2019舞蹈秋天 以身體能量啟動思考對話

加拿大葛拉威舞團《還是有點希望的啊!混帳》演出片段。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2019舞蹈秋天」自十月十日至十一月廿四日將帶來九檔精采作品及一檔「舞秋粉絲」專屬閉幕派對,近兩個月的舞蹈盛事集結國內優秀創作者們及加拿大、英國、比利時、丹麥與中國的藝術家,以各式議題關照當代社會樣貌。

2019舞蹈秋天

10/10-11/24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新北  雲門劇場

INFO  02-33939888

「2019舞蹈秋天」自十月十日至十一月廿四日將帶來九檔精采作品及一檔「舞秋粉絲」專屬閉幕派對,近兩個月的舞蹈盛事集結國內優秀創作者們及加拿大、英國、比利時、丹麥與中國的藝術家,以各式議題關照當代社會樣貌,包含氣候變遷、戰爭、性、權力、身體樣態、資訊時代的焦慮等,而今年也是林懷民擔任雲門舞集藝術總監的最後一年,以及阿喀郎.汗舞者生涯的最後一支作品《陌生人》,紛紛獻給舞蹈秋天,別具意義。

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表示:「今年『舞蹈秋天』以議題切入,我們相信藝術家與劇場工作人員是希望走向這條路,討論資訊氾濫、戰爭、氣候變遷這些隨時都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情。我們如果用藝術的方式喚起大家對它們的意識,同時試圖改變它,這是劇場重要的功能,同時也是大家一直希望達到的狀態。非常感謝藝術家們的支持,讓這樣的夢想往前踏一步。近年,我們一直在推的『共融劇場』,在『舞蹈秋天』裡,阿喀郎.汗的《陌生人》有口述影像,每場演前導聆皆有『雅婷逐字稿』的協助;另外,我們在做這樣的策畫時,希望可以成為藝術跟文化工作者的聚會,因此在第一場演出後,辦了一場開幕派對,而最後一場演出後,邀請今年藝術基地計畫的Gap Year年輕藝術家為我們策畫派對。派對是一個形式,但最重要的是希望邀請跟我們一樣關心這個環境、關心這個社會、關心發展的人都來兩廳院,我們就會知道這個世界還是有希望。」

「舞蹈秋天」啟售至今佳績不斷,雲門舞集與陶身体劇場的《秋水》、《12》、《乘法》及比利時編舞家戴米恩.雅勒與名和晃平合作的作品《器》和丹麥編舞家麥特.英格瓦森的《高∞潮》已近售磬。開幕作品由加拿大的葛拉威舞團以舞蹈反映社會深重的無力感,而在同時間「微舞作」三位青年編舞家──鄭皓、田孝慈、蘇品文身上則看見創作者自身的反思與未來;閉幕作品則是何曉玫Meimage舞團的《極相林》,以生物的消弭作為結尾,中間六檔節目各有不同議題,提供觀眾相異的思考觀點與對話。

從社會現狀的無力到觀照自我的歷程

《還是有點希望的啊!混帳》與「微舞作」揭開舞蹈秋天序幕

「我們全都是混帳東西,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改變。」菲德希克.葛拉威說。被譽為近幾年魁北克地區崛起最受注目的藝術家,葛拉威首次來台,於國慶連假帶來與歡慶氣氛背道而馳卻極度反應社會現狀的「2019舞蹈秋天」開幕演出《還是有點希望的啊!混帳》。葛拉威認為,當人們面對想要改變卻無力改變的各種議題,比如價值觀、經濟、環境、人與人之間若即若離的關係,無能為力的自己就像是個混帳,而這樣的無力感成了這支舞作的主要創作精神,九位舞者宛如在舞台上進行一場九十分鐘不停歇的暗黑派對,葛拉威則親自上陣,與樂手們帶來融合巴洛克、電子、搖滾等風格的現場音樂演出。演出於十月十日至十二日在國家戲劇院上演,而首演場後,將在戲劇院大廳舉辦演後舞會,邀請觀眾用身體共同抵抗生活厭世感。

同一週於實驗劇場上演的「微舞作」,三個編舞家的短篇呈現他們關心的議題。田孝慈的《清醒夢》認為每一次創作都像是在作夢,但是個相當清醒的夢,她回顧自己的創作歷程,重新感受當時的自己,再接續著作下一個夢。《嗯哼》是蘇品文近期內較完整的的女性主義研究型編舞作品,她認為在舞台上裸體演出是需要接受訓練的,但其實很少人在做這件事;所以,從工作坊中探索裸體表演技法、個人與公眾觀看關係,在工作坊最後選出三位舞者呈現,透過輕鬆幽默的方式討論性別議題。編舞家鄭皓創作《觸底的形色》時,是他正跟人生中最猛烈、最長久的低潮奮戰中,他從量子力學看待世界的觀點轉換了自己的觀點,將黑板化作舞台,以粉筆畫出他身體的軌跡,當身體於低處時,需要花更多心力放緩、放低,讓他思考如何艱難地琢磨著如何再起,如何重生。

《三之律》&《嘗試》 回應資訊時代的社會和個人現象

《極相林》自生物多樣性 窺見生活中的不凡

當今舞壇備受矚目的比利時編舞家楊.馬騰斯首次來台,上半場帶來2018荷蘭舞蹈最高獎項──天鵝獎「最驚豔舞蹈製作」提名,席捲歐陸各地的《三之律》。藉由兩男一女三位舞者加上一人樂團鼓手,以無限反覆的動作及節奏,具現化現代人的思緒狀態,回應當代資訊量爆炸的瘋狂。下半場則帶來編舞家親自擔綱的諷刺、幽默小品《嘗試》在卅分鐘內,觀眾將在一個又一個看似無厘頭的意圖裡抽絲剝繭,隨著編舞家一起起舞,拆解又重組他腦袋裡的創作核心,十月廿四日至廿七日在實驗劇場上演。

何曉玫Meimage Dance舞團《極相林》於十一月廿三日至廿四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其脫胎於北藝大關渡藝術節實驗計畫,從生物學專有名詞取材,舞作宛如一場生命的旅程,舞者將以各種姿態表現人生「痛」的歷程,這次完整版將呈現生命的時間感,舞者開場將從觀眾席越過觀眾進入舞台上,表現出生活某些不尋常片段,是人、是神、還是鬼?遊走在三界之間的舞者們,幫觀眾開啟了想像之門,編舞家雜揉運用各種非比尋常的儀式呈現強烈的舞台視覺效果,讓舞者用身體呈現生物消長的生態系,以最直接的姿態面向觀眾,並傳達強烈的生命能量。何曉玫說:「我認為『痛』是很正向的存在,因為痛過,所以更深刻,甚至『痛是生命的一種禮讚』。」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10月號封面故事「新雲門時代前哨:破!」、特別企畫「四組關鍵字 探看當代舞蹈」、即將上場〈田孝慈、鄭皓、蘇品文的《微舞作》 「神話」為題 掘探生命當下〉;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