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 交換編舞家同台演出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編舞家鄭宗龍(左至右)、林懷民、陶冶合影。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雲門舞集創辦人暨藝術總監林懷民今年底退休前策畫的最後一檔節目「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將於十月起在國表藝三館登場,還未上演,已引發好奇與討論。

雲門舞集  陶身体劇場林懷民 陶冶 鄭宗龍

10/11-13  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10/17-20  臺北國家兩廳院國家戲劇院

10/26-27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2-33939888

雲門舞集創辦人暨藝術總監林懷民今年底退休前策畫的最後一檔節目「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將於十月起在國表藝三館登場,還未上演,已引發好奇與討論。

多年來,雲門舞集主要演出林懷民舞作,罕有其他編舞家作品。這回,他安排了鄭宗龍為陶身体劇場舞者編作《乘法》,陶冶為雲門舞者編《12》,他自己為雲門創作了《秋水》。兩個超級舞團交換舞者創作,三位活躍國際的編舞家發表新作,同台演出。林懷民打破慣性,拓廣平台,展開新局,引人遐想。林懷民說:「今天起迎接新雲門。」新的開始一定要「破」,從「破」中長出新的力量。

這套節目十月十一至十三日由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首發,十月十七至廿日於台北國家兩廳院登場,十月二十六至二十七日巡迴至臺中國家歌劇院。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說,這是他「最期待也最不期待的一場演出」,希望永遠都能在劇場聽見林懷民中氣十足的吼聲,並笑稱這是一場鄭宗龍與陶冶「互相陷害」的演出。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說:「沒有雲門就不會有兩廳院今天的精采與厚實。期待陶身体劇場與生猛鄭宗龍在台上與林老師尬台。」並以台北開票四天已經賣掉一場的驚人速度呼籲觀眾快快搶票。臺中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邱瑗以「雲門是一顆磁石」形容雲門對台中觀眾的吸引力,期待攜手雲門與陶身体劇場,與年輕學子有更多對話,挖出中部地區更多表演藝術觀眾。

林懷民透露,這個構想完全來自一次Men's Talk。前年,陶冶率團到雲門劇場演出,跟鄭宗龍抽菸聊得開心,問宗龍:「你來帶陶身体舞者做點不一樣的事好嗎?」鄭宗龍立刻答應:「當然好,但你也要來雲門編個舞。」林懷民知道這段談話後,問他們是否當真。兩人點頭說,是。林懷民決定促成這項合作,同時加入他自己的舞作,三齣新作同台公演。

為什麼找陶冶?林懷民以「敏銳的狗鼻子」形容自己嗅出陶冶驚人的編舞天分,並以「兩邊的舞者肌肉痛處都不同」形容兩團非常不一樣的身體使用方法。陶冶第一次為自已以外的舞團編舞,他特別提出傳承的意義,是不同世代舞蹈工作者對於他們的專業與信念的堅持與傳遞,他形容這次跟雲門的合作對於他有著非常重大的意義。鄭宗龍表示,自己一直非常喜歡陶冶作品的「從一而終」,但在這樣的純粹外,他更想像:「這次交換編舞,我可不可能加入花花綠綠、加入我的情感與情緒,帶來相加乘的效果?」

陶身体近年紅遍全球,訪演四十多個國家,走過一百多個藝術節。藝術總監陶冶以極端獨特的身體語言,簡約潔淨的形式,被譽為「國際舞壇一顆傑出的新星」。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約聘他為「新浪潮藝術家」,委託他創作新舞。首次為雲門舞者編舞,陶冶表示,他將以十二位舞者編作。舞作靈感來自他在瑞典山頭看見的快速流動彩雲。他以變化多端的動作挑戰雲門舞者的身體,呼喚北歐流雲的記憶。

明年一月接掌雲門舞集的鄭宗龍,今年初以《毛月亮》締造全台票房佳績,明後年將率團巡演歐美澳,演出數十場的《十三聲》和《毛月亮》。舞評家讚譽他是「國際舞蹈界新鮮而獨特的聲音」。鄭宗龍將新作命名為《乘法》,要在陶身体舞者純粹凝鍊的身體架構下,帶入他自己對肢體炙烈的風格用法,期待兩相碰撞,激盪出舞者內在倍數相乘,如魔術方塊般百變無窮的生猛繽紛。

相對於兩位中生代編舞家雲彩奔流、倍數相乘的眩目舞姿,林懷民的《秋水》,清澈見底,宛若冥想般定靜安寧。他說:「有一年到京都去,在郊外看到一條河流,秋天的水很安靜的流,上面浮著紅色的葉子。既然頭髮都已經白了,我的舞就叫《秋水》吧。」這將是資深舞者周章佞、黃珮華、黃媺雅、楊儀君、蘇依屏與林懷民一起合作的最後作品。年底演完《秋水》,她們便離開雲門舞集。

同時,雲門宣布因應林懷民的退休,雲門2將暫停。兩團合併的雲門舞集,一共廿五位舞者,八月後將以新的組合展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