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臺交樂季開季鉅獻《浮士德的天譴》 紀念白遼士逝世150周年

男高音王典擔任男主角「浮士德」。 (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適逢法國作曲家白遼士逝世一百五十周年,國立臺灣交響樂團推出曠世巨作《浮士德的天譴》做紀念,同時為樂團揭開二〇一九/二〇樂季序幕。

NTSO 2019/20 開季音樂會「浮士德」

9/19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9/20  19:30

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中興堂

INFO  04-23391141

適逢法國作曲家白遼士逝世一百五十周年,國立臺灣交響樂團推出曠世巨作《浮士德的天譴》做紀念,同時為樂團揭開二〇一九/二〇樂季序幕。《浮士德的天譴》是一部包含管弦樂、合唱團與人聲的作品,是作曲家取材自德國文豪歌德《浮士德》所寫成。以四個部分加上尾聲,描述浮士德與魔鬼的交易,故事中充滿人性的渴望、脆弱及誘惑,有著濃厚的文學氣息。

國人歌手挑大梁 肩負艱鉅角色

國臺交團長劉玄詠認為:「只要研究音樂配器法與管弦樂的人,都不能夠忽略白遼士的作品。這次樂團選擇以音樂會形式演出,並搭配歌手法文歌詞演唱,都是相當的挑戰。」這場演出同時也是首席客席指揮水藍規畫樂團「文學經典」主軸的第一場音樂會,除邀請活躍於歐洲的荷蘭次女高音克里斯蒂安.史托汀(Christianne Stotijn)擔任瑪格麗特、英國低男中音安德魯.福斯特-威廉斯(Andrew Foster-Williams)擔任梅菲斯特,特別重要的是由台灣優秀的男高音王典擔任男主角「浮士德」。

王典曾獲義大利Santa Margarita國際聲樂大賽首獎,於德國法蘭克福歌劇院任職十餘年,其遼闊明亮的音色及充滿生命力的演唱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他表示,這部歌劇難度之高,堪稱「男高音殺手」。王典說:「這個角色要求的聲音技巧非常嚴苛,作曲家將音域寫得非常高,例如在跟瑪格麗特二重唱時,必須唱到兩次的high升c,也就是比high c還要高半音。此外,演唱法語作品聲音必須富有彈性、收放自如,加上浮士德本身特性,必須富有涵養、內外兼具,不能只是賣弄聲音,因此是非常難駕馭的一個角色。」在國外現場演出,許多男高音皆將本作品視為畏途,但樂團將本土男高音推上舞台,一來展現歌手個人魅力,二來更大膽將國人歌手推介觀眾作為肯定。

音樂會形式  展現難得的門道 

記者會特別邀請音樂學者陳漢金前來深度剖析此作,自稱是「台灣白遼士頭號粉絲」的他說:「《浮士德的天譴》是完成於十九世紀前半的作品,卻充滿前瞻性與現代感。」他解釋,目前演出有兩種傾向,也就是歌劇或音樂會的形式。以歌劇方式演出的好處,能夠看到舞台的大場景;而音樂會演出的好處,就是能夠將樂團從隱藏的樂池還原至舞台上,讓觀眾一目瞭然地看到樂器使用的細節,這正是這次國臺交演出的優點。除了男女主角之外,管弦樂也是一個重要角色,能夠充分擴充歌詞中做不到的情感。陳漢金說:「以往的音樂多是以音樂伴奏聲樂,但自白遼士開始,將管弦樂與聲樂的位置倒反,這開創影響了音樂史,後世的華格納、馬勒等都承接著他的作法。」

音樂會形式正巧可以表現內行人想看的門道,陳漢金透露:「這部作品的譜寫很像電影『蒙太奇』鏡頭推移的手法,重心在樂器中轉換。鏡頭特寫有時是浮士德、有時又是魔鬼,但忽而又拉開成為背景,音樂的銜接非常自由,即使看不到場景,但觀眾腦海的想像卻能天馬行空。」

總和了作曲家交響曲與歌劇的創作經驗,又是他最成熟時期珍視的一部作品,在今日充斥著耳熟能詳的音樂會曲目中,《浮士德的天譴》是難得上演並且令人耳目一新的精采節目。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7月號特別企畫「2019-2020新樂季搶先報」〈國立臺灣交響樂團文學底蘊經典交響細膩處更見深度〉;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