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劇團《閻羅夢─天地一秀才》 東方哲思詮釋生死輪迴

李後主與小周后對手戲,由國光劇團新生代李家德(左)與凌嘉臨(右)擔綱演出。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國光劇團《閻羅夢─天地一秀才》以東方特有的哲思邏輯、莫比烏斯環般的精密敘事結構探討類似命題,十八年前首演便獲第一屆台新藝術獎十大表演節目,如今將四度登台國家戲劇院,同時安排高雄衛武營演出場次,將帶給觀眾全新感動。

國光劇團《閻羅夢─天地一秀才》

12/11-12  19:30  12/12-13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12/19-20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INFO  02-88669600*1687

熱門電影《天能》以「回到過去是否真能改變未來」重新定義「時間」與「歷史」,獲得廣大討論。而在十八年前,國光劇團《閻羅夢─天地一秀才》就以東方特有的哲思邏輯、莫比烏斯環般的精密敘事結構探討類似命題,當年首演便獲二〇〇二年第一屆台新藝術獎十大表演節目,如今將四度登台國家戲劇院,同時安排高雄衛武營演出場次,將帶給觀眾全新感動。

《閻羅夢─天地一秀才》故事內容描述漢代書生司馬貌怨天地不公,寫怨詞發豪語 :「閻羅若能歸我做,天地從此一片清。」驚動玉帝,給他六個時辰重審陰間冤案。於是,趙匡胤、曹操、項羽、關公、李後主、韓信等各代歷史人物一起登台,書生志得意滿攤開生死簿,改寫歷史。然而,歷史真被修改了嗎?抑或是這一切本是定局?本劇藉由書生的逐夢、入夢、夢醒、再逐夢,「三世輪迴」的圓形結構,突顯塵世紛雜,人唯有「活在當下」的反思,充滿活潑思維的現代感,是國光劇團開啟「台灣京劇新美學」濫觴之作。

曾有觀眾反應,看戲時為台上角色可笑行徑發笑著的時候,卻發現觸頰冰涼,淚早已滿腮,「原來笑的不只是舞台上,更是自己。」劇中可見原創編劇陳亞先以幽默筆法笑看知識分子的局限,劇本再經創排導演李小平和王安祈、沈惠如修改,更見細膩,探索靈魂的靈魂深處。此劇首演時,劇評人黃寤蘭指出此劇「突顯人在面對天地浩渺、命運無常等傳統命題時的侷促、突梯甚至可笑」、「不企圖為不可解的命題強作解人,這些都是京劇舞台上新鮮又成熟的難得思維」。學者林谷芳也給予「文化原型與當代觀照的得兼」的評價。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十八年後再度搬演,觀眾結構跟當年的狀態不同,審美傾向也不一樣,但戲的源頭起於歷史名人,對年輕人而言,即使課本沒讀到,戲劇或動漫或許都接觸過,如果他們越不熟,我們更是要演這齣戲,讓觀眾透過這齣戲,對陌生的曾經有更多認識。這次,年輕演員李家德挑起主角重擔,我怕他不大懂角色內心的流轉且他是武生,如果他在戲裡面只有內心戲,我覺得比較難發揮他的特長,所以,我就加上了一匹馬,由它的三世輪迴轉世,伴隨著人一起轉世,有了馬,台上就有馬童,可以和李家德搭配翻滾動作。藉著台上的人跟馬之間的拉鋸及對話,實際上表達的是內心的掙扎。戲場的增加不是無端讓舞台有動態感而已,是有一個內在的心理拉鋸在裡面。」

戲劇指導唐文華表示:「今年是國光劇團的廿五周年,也是自己六十歲的開始,此次擔任戲劇指導對自己而言挑戰更大,把自己人生的歷練分享給中生代與新生代演員,包含李家德、歐陽霆等人,讓國光劇團能繼續往前邁進。」先前離開國光劇團十年,近一年受王安祈的感召,重回國光劇團擔任此次主角的盛鑑則說:「終於回到最熱愛的京劇了,明年國光有很多事情,敬請期待。」

團長張育華表示:「國光在京劇藝術的傳承上,考量是全面的,培育青年人才,也嘗試創造經典劇目的傳承,當好戲在不同世代演員的詮釋中延續生命,其風華流轉就有可能讓京劇藝術的傳承有更多的可能。」本次演出,主角司馬貌由創造出角色經典的當家老生唐文華與新生代躍起的盛鑑擔綱,各主演兩場,配置兩組氣勢格局相當的主演團隊,新舊交錯、分庭抗禮,劉海苑、朱勝麗、王耀星帶領青年演員李家德、歐陽霆、林庭瑜、凌嘉臨、黃詩雅等飾演滿台靈魂,復排導演王冠強也針對演員特色增添武戲表現,觀眾可在不同場次中比較不同演員的詮釋,領略經典劇目的異趣風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