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當代舞團《荒塚的繁花》 探戈與京劇交織穿越時空情愛

編舞家陳維寧與莫天昀帶領觀眾穿梭於彷若電影三〇年的動盪時代,傳達混亂中以愛情逃離現實的寄託。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專精探戈的編舞家陳維寧,首次與出身京劇世家、擅長街舞的編舞家莫天昀共同創作《荒塚的繁花》,並聯手入圍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樂手巫康裘及台灣京劇演員張化緯(張雲崴),傾心交織穿越時空的情愛,在日月星辰中,期盼繁華璀璨的雋永。

世紀當代舞團2020《荒塚的繁花》

6/27-28  14:30  6/27  19:30

台北  華山1914文創園區東3館烏梅劇院

INFO  02-25566687

專精探戈的編舞家陳維寧,首次與出身京劇世家、擅長街舞的編舞家莫天昀共同創作《荒塚的繁花》,並聯手入圍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樂手巫康裘及台灣京劇演員張化緯(張雲崴),傾心交織穿越時空的情愛,在日月星辰中,期盼繁華璀璨的雋永。

巨大宏偉的黑布如銀河般流瀉在舞台上,六位演出者在這黑色的無垠宇宙間,追求著超越生死的幸福真理,在兩位編舞家的巧妙融合之下,色彩鮮明的男女舞者用當代肢體語彙,品嘗探戈的熱情奔放及京劇的低沉悲壯,一同笑鬧著自我鍥而不捨的至死不渝。京劇演員張化緯用經典京劇《罷宴》、《雙面吳起─齧臂別母》蒼勁渾厚的唱腔,將舞者們穿梭古今東西的情愛糾纏,昇華為母親的永世無私。在這之外的是不存在於輪迴的巫康裘,以京劇的音符譜寫出探戈曲風的全新創作,現場彈奏著柔美古樸的吉他旋律,引領觀眾一同凝望舞台上穿梭過往與當下,渴求愛的靈魂。

陳維寧擅長用心理學角度剖當代議題,與深耕街舞多年的莫天昀,於二〇一五年世紀當代舞團《狂放的野蝶》舞台上相會,兩人多年來持續在創作的道路上披荊斬棘並端出佳績;二〇一九年,陳維寧獨挑大梁之作《禮物之靈》獲第十八屆台新藝術獎提名,提名人林育世讚譽:「運用舞蹈語彙與心理處境及現象間之轉譯精準而言之有物」。而擅長將京劇神韻融入當代舞蹈的莫天昀,以二〇一七年作品《兮》,在去年上百位參賽者的西班牙布爾戈斯暨紐約國際編舞大賽中,成為入選前十名的亞洲唯一編舞家。二〇一九年,藝術總監姚淑芬對兩位編舞家說:「你們何不一起做些什麼?做些你們熱愛並擅長的事。」這句話促成了這齣結合探戈及京劇兩種歷史悠久表演形式的舞作,展現世紀當代舞團跨文化表演藝術的新風貌。

法國文豪紀德曾在《地糧》中寫道:「幸福好似死亡上的花朵。」陳維寧與莫天昀以截然不同的生命閱歷,彼此用盡氣力的交纏對望,共同穿梭情與愛之間的虛實,在權力與結構的關係上,一同開出東西方並陳的當代繁花。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6月號「即將上場」〈當探戈碰上京劇…… 《荒塚的繁花》 懷想至死不渝的古老年代〉;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