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當代舞團《噤聲.近身》 姚淑芬與舞者以身獻祭

《噤聲.近身》展演回到編舞家的自我質問,回到所有舞蹈創作者所追尋的美的當下性。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世紀當代舞團廿周年之際,編舞家姚淑芬受鳳甲美術館邀請策展,重返美術館場域,以《噤聲.近身》回返編舞家的自我質問,再探舞蹈創作者追尋的「美的當下性」及空間藝術靜態性質中的本質差異。

世紀當代舞團2019《噤聲.近身》首演

11/3-23  10:30-17:30(免費入場)

台北  鳳甲美術館(每週一休館,11/16因其他活動進行,不對外開放)

特別演出:11月7、8、9、14、15、21、22、23日,19:00開演

INFO  02-25566687

二〇一四年,編舞家姚淑芬以《誓.逝》於北師美術館開啟一場黑盒子與白盒子間的對話,藉由兩者日趨模糊的分野及不同場域中迴異的表現形式,提供觀賞者沉浸創作的更多可能。時隔五年,世紀當代舞團廿周年之際,姚淑芬受鳳甲美術館邀請策展,重返美術館場域,以《噤聲.近身》回返編舞家的自我質問,再探舞蹈創作者追尋的「美的當下性」及空間藝術靜態性質中的本質差異。

《噤聲.近身》以獲得第九屆台新藝術首獎、舞團十周年經典作品《春之祭》為原型,潛藏舞者肢體的外顯特徵之下,堆砌著神聖與世俗、無常與日常等眾多元素,解構並重塑舞作架構、意象和元素。姚淑芬與七位藝術家共同創作,結合美術館的「觀賞」特點,轉換為空間中的裝置與展品。李明學《流逝》、朱駿騰《疲倦的沸騰》、何采柔《半透明的風景》、李立中《我只想要回家》、高昌湧《空氣中的痕跡》及姚淑芬與呂柏勳、呂坤彧共同製作《失重的舞台》,在展示空間重新拼組一場繪畫/裝置/影像記錄/舞蹈的合縱連橫。

《噤聲.近身》以視覺、觸覺、聽覺、嗅覺、味覺等五感交融,引導觀眾進入《春之祭》的野性與狂喜。平日是七位藝術家靜態展覽,與一名舞者的現場行為和演出;特別演出則由七位舞者再現《春之祭》的原形與變形,以現場行為和演出邀請觀眾參與互動。一場觀看與被觀看的野性狩獵,在呼吸鼻息中覺知動靜,在挑逗膚觸間拋擲情感,欣喜期待包覆恐懼猜疑,出手無悔摸索活路。舞者與觀者在每個直觀的當下啟動決定,共同成就一場結局耐人尋味,無人置身事外的生命祭儀。

如文學家Bakhtin所言:「美學活動的開始,在於我們回到自己,回到他以外的位置。」世紀當代舞團《噤聲.近身》再度從「我」出發。垂首,併攏腳尖,蓄勢待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