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音樂

NSO「不朽.命運」 凡斯卡領軍 演繹兩首交響經典

指揮家歐斯莫.凡斯卡 (Joel Larson 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NSO的「名家系列」在十一月下旬邀來芬蘭指揮家歐斯莫.凡斯卡,領軍演出「不朽。命運」音樂會,曲目就是貝多芬最為人所知的經典交響曲——第五號交響曲《命運》,以及同樣來自北歐的丹麥作曲家尼爾森之第四號交響曲《不朽》。前者以前四個音開創了音樂難以用筆墨形容的浪漫時代,後者則在一戰背景下以「活著」為創作核心,在重重混亂、衝突之後,宣告音樂與人類靈魂的不朽。

NSO名家系列「不朽。命運」

11/22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提起交響曲,就不能不提貝多芬的九大交響曲。幾乎窮盡交響曲的可能,雖然成為後代作曲家楷模及靈感泉源,卻也聳立出難以超越的高牆。其中,第五號交響曲又被稱為《命運》,這首兩百年前創作出的樂曲,卻能僅憑前四個音,超越時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命運」動機  四個跨時代的樂音

這四個音又被稱為「命運」動機,樂評家E. T. A. 霍夫曼在一八一○年於《音樂廣訊報》發表的樂評中,已清楚道出其精妙的創作手法:「整個快板樂章,建立在一個極為簡單的樂思上,我們會讚嘆地發現,大師如何將所有次要樂思和過渡句,透過節奏的關聯和那簡單的主題串接起來,使得這些材料的功能只是用來不斷發展該主題所能點出的整體個性。大家以為從這些元素中只能出現破碎的、難以理解的東西;但相反地,那些相互跟隨,持續反覆的短樂句和某些和弦,卻呈現出一種整體的建構,在一種無以言明的欲求中牢牢抓住我們的心靈……這部作品是天才性的發明,加上深度縝密構思的結果,它高度地說出了音樂的浪漫。」貝多芬憑藉這個動機,運用千變萬化的手法,串聯並架構整部第五號交響曲,留下古典音樂史最著名的樂音,並開創了音樂難以用筆墨形容的浪漫時代。

第五號交響曲的演奏技巧並不困難,但就如同霍夫曼所言:「只有極富自信、訓練有素並灌以同『一個』精神的樂團,才敢嘗試此曲。因為每個失誤都會無可彌補地損壞整體。不斷交替切換的絃樂與管樂聲部,休止符後個別出現的和弦,都須以最精準的方式來演奏……」這首樂曲現在已是所有樂團的基本曲目,卻也如同照妖鏡般考驗著樂團及指揮。已成立超過卅年的NSO,實力自然有目共睹,這次更邀請芬蘭指揮家歐斯莫.凡斯卡(Osmo Vänskä)相助,他對各時期曲目的詮釋都極具公信力,更是西貝流士的權威大師。

尼爾森的《不朽》  探討「活著」

雖然本次音樂會沒有西貝流士的樂曲,但同屬北歐的丹麥作曲家尼爾森(Carl Nielsen)絕對也是大師的拿手好戲。第四號交響曲《不朽》於一九一六年完成,創作期間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在這史無前例的浩劫下,反而促使作曲家以「活著」為創作核心:「表現出我們從生命中所理解的,萬物都動著,並希望活著……雖然繁雜多樣,但仍連結在一起……」這部作品雖然仍具調性,卻充斥著大量主題與調性的衝突,全曲從D小調出發,經過各式各樣的混亂、平靜、暗潮洶湧、破碎、爆發,不斷地動著,並層層堆疊出各種細緻及戲劇化的音響色澤,最後來到光輝的E大調做結,音樂終於解決一切的衝突,走向和平,宣告音樂與人類靈魂的不朽,成為當時戰火中的安慰,就如作曲家所言:「音樂即是生命,並如生命般不朽。」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3期 / 2019年1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3期 / 2019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