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一) Focus | 消逝中的台灣味╱型態轉變級

金鐘歌王楊烈 新生代歌手蔡昌憲 熱情互動草根味 秀場就是台灣人的生活場

金鐘歌王楊烈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說起「秀場」,大家馬上想起的就是「豬哥亮」、「藍寶石」等往年歌廳秀的知名人物與重要表演場地,曾在民國八十年代前盛極一時的秀場,可說是許多觀眾的重要記憶,葷素不忌的生猛語言、歌唱演劇大鍋炒的豐富演出,讓觀眾在苦悶壓抑的生活中,藉此鬆開身心、暢笑開懷。且聽曾是秀場老將的金鐘歌王楊烈,與出身選秀節目、現在歌曲、影視、主持三棲的蔡昌憲,熱絡地分享他們的秀場回憶……

近年有許多的劇場作品皆關注到「台灣味」這個主題,這些作品不單由劇場演員擔綱主演,更連接了深植於台灣的電視文化,邀請歌手、影視演員、偶像明星擔綱演出。今年,國家兩廳院藝術出走計畫的《十二碗菜歌》即邀請到金鐘歌王楊烈,與歌曲、影視、主持三棲的蔡昌憲擔任主演,從電視走上劇場舞台,在劇中飾演一對父子,沉浸在台灣的文化氛圍裡,讓「台灣印象」能夠藉由深植於台灣的電視文化進入劇場,找到(或找回)新的觀眾群。

影視活字典 說講秀場燦爛時光

提起楊烈,我們總會想起那首百聽不厭、千唱不膩的〈如果能夠〉:「如果能夠/把自己放在你左右/讓我擁有/讓我擁有/一點真實的感受……」;想到蔡昌憲,我們總忘不了他在電是選秀節目《超級偶像》裡唱的一首首經典台語歌,和曾經主演的電影《艋舺》那句經典台詞:「意義是三小?我只聽過義氣,沒聽過意義!」

現在,我們可以在電視頻道上收看各類綜藝節目,甚至在Youtube、臉書等網路媒體與社群軟體上充滿許多個人頻道,不受播出時間限制,隨點隨選,選擇愈趨多元。不過,約莫在民國六○年代左右的台灣,只有老三台頻道(台視、中視與華視)能夠選擇,而當時發展得最好的娛樂即是「秀場文化」。楊烈就這麼正好,經歷了秀場文化最顛峰的時代。

方談起秀場文化,楊烈的眼睛便馬上綻放出光芒,如同昨日站才在舞台上演唱那一首首經典歌曲。楊烈說,秀場文化在鼎盛時期,有所謂的「北張菲、中邢峰、南豬哥」的說法,秀場文化更在當時影響了許多西餐廳,出現了許多「餐廳秀」,光是中山北路上國賓飯店旁的大樓,總共就開了大概五間左右的歌廳、西餐廳,「比方說台灣小調、宇宙城、帝王西餐廳、天王餐廳等等。」更不用說在當時每天晚上幾乎是人潮爆滿、票票難求。

「原始」的舞台劇 表現台灣的生活面

才卅歲出頭的蔡昌憲當然不是生在秀場文化鼎盛的時代,但他聽著楊烈說,總是點頭如搗蒜,並歷歷在目地分享了自己觀賞豬哥亮秀場的經驗。楊烈笑著說,「秀場可以說是原始的舞台劇。一場秀裡有短劇、歌舞、唱歌、鬥嘴串場。」雖是表演形式是個別分開的,但包羅萬象、令人咋舌。楊烈更說:「秀場展開台灣生活文化的一面!」

著重於「日常生活」的描繪,秀場文化的影響深刻不只在北部,中南部也曾風風火火。楊烈說:「秀場表演是誇張、放大、貫穿的。」濃厚的「表演性」中又具有「引導力」。當時,主持人、來賓在秀場上所說出的話,幾乎是「當時人們在生活上不敢講出來的話。」楊烈也強調,「這都確實是生活上有的,而且在秀場中都講得很徹底。」

秀場文化更重要的一層是互信與凝聚力。當楊烈說起過去的餐廳秀《再見阿郎》發生的故事,只是一場設計好的槍擊現場,就把觀眾嚇得瞬間逃竄,甚至走到場內沒半個。楊烈笑說,「你看那個時代有多單純,儘管都是假的,但你可以看見秀場凝聚氣氛的手段有多厲害!」(這根本是最沉浸的參與式劇場!)

 

(楊烈 提供)

台灣人內心的壓抑 透過「秀場」全盤傾瀉

台灣秀場文化帶動了台灣的娛樂風潮,更展現當時的經濟力。雖然滿是黃色笑話,或是粗俗語言。我們觀賞過去的節目重播,或者視錄影帶內容,豬哥亮總喜歡在他的歌廳秀裡說「恁老母卡好」這種聽來粗俗又諧趣的問候。又或是,秀場裡常常演出短劇,劇情如父親臨終時要交代後事,父親受到孩子的忤逆而說出:「恁爸卡早死死,大家都歡喜。」

楊烈也不諱言地說,「豬哥亮講話很粗。」但是,秀場中的語言經營,事實上碰撞了早期風氣較為保守的台灣,「以前的人在家庭裡有很多壓抑,但大多數都被掩蓋掉。當孩子要表述自己,父母親反倒會責備孩子說,什麼不能亂講、不能亂說。但這些都是真的啊,孩子對嚴父施予的壓力其實也會想要反叛、想要抒發,這些說中很多人的心聲啊!很大快人心!」楊烈說得深切,也因為如此他認為,「秀場能夠讓台灣人更文明、更樂觀、更開放,那種坦承、情感流動卻是很難得的。」蔡昌憲不斷點頭,並說,「台語其實是埋藏很多深刻、有層次的情感的。」他更說,「正是因為秀場沒有太多禁忌,直接的反應與感受是打中觀眾的重要原因。」

秀場文化漸衰落  卻在電視節目中再現

因為秀場的蓬勃發展,許多觀眾幾乎瘋魔似地跟著明星南北奔波。不過,好景不常,秀場文化在民國八○年代後,因為種種因素而逐漸消聲匿跡。楊烈說,「秀場文化會消失,有很重要的因素是『錄影帶­』的出現。」當租一片錄影帶只要卅元,那麼觀眾要選擇到現場買票看?還是租回家看就好?「當時也沒有什麼版權的觀念,人家要來錄影,包個紅包就給他錄了,誰知道最後會這樣。」感到可惜的楊烈表示。

從北張菲,談到中邢峰,又從中邢峰,說到豬哥亮。張菲的落落大方、邢峰像是連珠炮、豬哥亮生猛的笑料,從楊烈的口中被生動地說出後,有如往日重現。雖然歌廳秀、餐廳秀已經逐漸消失,甚至難再見到,但我們仍能於現在的許多節目中,看見藝人們想把「秀場模式」找回來的企圖。

蔡昌憲也分享了七、八年前曾經出外景訪問黃西田、康弘兩位資深前輩。「他們因為想把早期秀場文化帶回來,在台中后里做了像定目劇般的演出。」因為訪問與實地觀賞兩位前輩的「秀」,看著台上台下的互動,他連接到了以前看錄影帶的經驗,「真的和我在電視上看到一樣,忽然夠對藍寶石歌廳時代的繁華感同身受了。」蔡昌憲也說,「雖然那些哏都好像聽過,但因為現場互動的影響,就會覺得很好笑。」

新生代歌手蔡昌憲 (張震洲 攝)

道地的台灣語言  真摯的在地情感

綜藝文化不斷發展、進步的過程中,屬於台灣氣味的東西卻愈來愈少了。楊烈對此有深切的感受,他說「語言的影響相當大,現在的語彙已經和以前不同。以前在秀場中,演出是很有生命感、很容易打動心坎的。」針對語言的意義,楊烈侃侃而談,「現在的用語大多比較簡單、跳躍。」在資訊進步的同時,我們發現很多語言、技能逐漸被取代。「現在好像沒有必要用精緻的語言就可以成就表演了。」蔡昌憲也認為:「過去秀場在語言的安排有很深的意義,現在的選擇似乎沒有很清楚的方向。」

蔡昌憲分享了前一陣子與楊烈一同演出的《苦力》,與我們談起劇中的語言經營,「都是非常道地、到位的台語使用。」他更說,「可以用戲來記錄台灣真的是很爽!」作為一位從小到大都講台語的演員,蔡昌憲很感謝自己的生長背景。無論是主持,又或是唱台語歌,他總會被台語能表達的情感觸動。

楊烈也說:「台語有太多故事了。以前舞台劇幾乎很少以台語演出,所演的主題也大多是大陸故事,我真的很佩服現在有這麼多創作者在台語創作上努力。」他回憶起戒嚴時期不能使用台語的過往,讚許了當代許多以台語創作的作品,並說道:「有些主題雖看似政治,但無論如何,讓大家知道台灣是如何走到當代是很重要的。」

以《十二碗菜歌》出走 為台灣帶來滿滿溫情

在《十二碗菜歌》中飾演總鋪師父子的楊烈與蔡昌憲,一談到這齣戲,兩位演員都非常興奮。楊烈認為《十二碗菜歌》不是只有展現台灣的辦桌文化而已,最重要的是「附帶在辦桌文化後面的仁義道德、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互動,如何傳輸彼此的情感,這才是最重要。」蔡昌憲也說,這是一部「又好笑、又感動的作品。」兩人一搭一唱,眼神互動儼然是一對父子。

《十二碗菜歌》的開場,安排兩位演員用個人身分,問候大家「呷飽沒?」楊烈對此感到非常的親切,並直說,「這就是台灣人的特色,大概沒有別的國家的人會這麼問。這是很親切的關心,簡單一句話裡頭藏有豐富的情感流動!」楊烈說,「我們要把台灣秀場文化帶進現在的舞台劇,讓舞台劇延伸更多台灣的文化。」蔡昌憲也表示,「秀場的每個細節安排都是很值得尊重的。」今年,藝術出走一樣在戶外,兩位演員都希望,在戲台下的大家,能夠自在的感受舞台上的情緒波動,感受溫情的台灣味。(林立雄)

《十二碗菜歌》中將呈現豐富趣味的歌舞。 (張震洲 攝)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3期 / 2019年1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3期 / 2019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