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漫步地方,作為行動代號╱創作的行動╱漫步與找尋

選擇與被選擇 都是「交換」人生 斜槓青年創作體《香蘭男子電棒燙》

理容院風景 (古知典 攝 斜槓青年創作體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斜槓青年創作體」的確很斜槓,主創朱怡文、林謙信與周韋廷三人的專長橫跨導演、表演、音樂設計,也以「共創」為原則去回應創作媒材。他們的作品通常與地方緊密相關,透過駐地田調採集、發展創作,如在恆春的《半島風聲 相放伴》還有將在臺南藝術節演出的《香蘭男子電棒燙》。不管他們是「被地方選擇」或自己「選擇地方」,重點都在「交換」——用自身與他人的生命經驗,找到可以彼此溝通的當下。

2020臺南藝術節

斜槓青年創作體《香蘭男子電棒燙》

11/18~20  18:30、20:00、21:30

11/21~22  16:00、18:30、20:00

臺南市永樂市場2樓193

 

斜槓青年創作體《半島風聲 相放伴》

10/24  19:30

台北 花博舞蝶館 

INFO  www.facebook.com/slashwith3cats/ 

第一次見到他們,是在台南321巷藝術聚落還開放、321小戲節舉辦的最後兩年——先是以菜市場為素材發展肢體喜劇的《他媽的菜騎鴨》(2017),然後是隔年脫胎元雜劇《牆頭馬上》寫日治愛情故事的《牆頭鐵馬》(2018)。那時候,他們還在台南在地劇團「阿伯樂戲工場」參與製作。同年,他們也曾到大稻埕國際藝術節演出《舊情野綿綿》(2018);而此時,朱怡文、林謙信與周韋廷三人為主創的「斜槓青年創作體」已有雛型(那時還叫了更長的名字:斜槓青年創作體—達利武藏豬五花);三人各有不同專長,橫跨導演、表演、音樂設計等,以「共創」為原則去回應創作媒材——團名的「斜槓」不只暗示我們所身處的世代,同時也提示他們的身分與創作模式。

「斜槓」讓他們必須去面對必要的跨域轉換與跨地移動,像採訪前一天,他們還在屏東帶領地方素人進行工作坊;隔日,林謙信要前往台北參加紅鼻子醫生培訓。在遷徙間,他們卻用了更長的時間駐地,去發展作品——從屏東海口的駐地創作(2019、2020)、恆春的《半島風聲 相放伴》(2019)到即將在臺南藝術節演出的《香蘭男子電棒燙》——這到底是種「選擇」?還是,「選擇」並不是那麼必然的必然呢?

(古知典 攝 斜槓青年創作體 提供)

被「地方」選擇 然後選擇與「人」接觸

我們所想像的「現地創作」往往有「藝術介入地方」的成分存在,於是創作者的「選擇性」與「主體性」在這個當下被彰顯;而林謙信則說:「(這時候的我們)比較少有所謂的『選擇』。」更多的是因機緣而趨近「被地方所選擇」,去與這個地方的創作主題、居住群體工作。

這也反映於斜槓青年創作體目前作品的主要集中地——屏東與台南。屏東,是劇團的立案地,也是朱怡文的家鄉;而台南,則是他們一起就讀大學、學習劇場創作的地方,更是他們現在主要的活動區域。不諱言地,他們的創作模式來自於學校教育——以社區劇場、教習劇場為主要方向的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於是,也接續人脈、機緣而影響作品導向與劇團設定,較多從地方空間、生命敘事啟動,而非黑盒子內的形式實驗。

都還不到卅歲的他們有些謙虛、靦腆地用巧合、機緣來形容與地方的媒合與創作的發生,甚至從言談裡察覺到對現地創作的謹慎與超乎年齡的熟慮,如周韋廷說的「不想用藝術去綁架別人」,朱怡文也認為:「我們使用這些題材,是想好好說他們的故事。」在創作過程裡,他們始終在「很想做什麼」與「發現這個地方可以做什麼」間尋覓自身位置;其中,占據最多比例的是「與人接觸與對話」。

他們異口同聲地說,自己的創作方法很笨。像是兩年的海口駐村,發展出不同的成果展現,第一年做田野調查、採集故事,然後寫成劇本;第二年,則學習如何與平常近乎不接觸戲劇的民眾溝通,用聊天、肢體開發去跨越地方導覽與素人演出的界線。同樣地,《半島風聲 相放伴》則在前述過程後,到今年即將重演,仍持續回到恆春與傳藝師工作,建立更深厚的情感連結。斜槓青年創作體不再是把自己的作品塞入地方空間,而是在完全沒有取巧的可能下,讓地方開始「說故事」。

(古知典 攝 斜槓青年創作體 提供)

固執的創作 我們就是想回台南做戲

在移動與斜槓的必然間,他們共同的中心似乎是「回到台南」。皮膚已曬得黝黑的朱怡文說:「在演完《半島風聲 相放伴》後,我好想回台南做戲。」

在她「不想進場館」的堅持下(林謙信默默吐槽,跟她說要進場館吧?),騎著車在台南街區裡尋找題材,一開始想到的是「電影院」,而且是近年以手繪電影看板聞名的全美戲院,卻礙於經費等考量只得放棄。後來,三人的交集點浮現——「香蘭男子電棒燙」;不過交集「還是」回到了人身上,也就是設計出「香蘭男子電棒燙」商品的黃崇堯(阿草),甚至回溯到更早於321藝術聚落時。不管是他們當時所在的阿伯樂戲工場,與尚未搬至永樂市場二樓的「香蘭男子電棒燙」,都在那兒待了很長時間——林謙信說:「一直都有種鄰居的關係。」這次的作品是被阿草於時代記憶、青年創業的精神吸引而開始的。

決定好是理髮廳後,他們開始從這間理髮廳到那間理髮廳,在台南的中西區、安南區與安平區等地踏勘這項逐漸沒落的產業,也挖掘其中故事。像是顧客對某間理髮廳的堅持,甚至到離開人世前的最後一次理髮也要請理髮師到家裡;過去曾是八大行業,常被找麻煩而需黑道圍事;使用的工具有其順序,因而成為一種特殊技藝等。理髮師整理了一個人的門面,而他們也在這個過程裡梳理了自身,找尋身體質感,去塑造戲劇場景。

此次的演出空間是「香蘭男子電棒燙」所在的永樂市場二樓,這個只需要便宜租金、而讓攤販與居住空間共存的場域。周韋廷說:「都很奇怪的事情存在同一空間。」永樂市場的樓下,其實是台南最著名的小吃集散地國華街(像是金得春捲、富盛號碗粿、永樂燒肉飯等);爬上不大好找的樓梯後,永樂市場的二樓近年又加入咖啡廳、文創商店等,陽光從側邊倒入,光影流動,彷彿讓不同時間在此交錯,顯得魔幻。斜槓青年創作體在建構「移動」形式裡,要讓觀眾撇除觀光客的眼光,並嘗試不倚仗故事、多用肢體喜劇去引導,讓大家一起找到自己和空間的關係。

在「選擇地方」與「被地方選擇」間,與其說是「選擇」,不如說是「交換」——斜槓青年創作體正用自身與他人的生命經驗,找到可以彼此溝通的這個當下,也讓看似中性的空間,成為布滿情感紋理的「地方」。

地方藝術節裡的漫步策畫

文字 陳明緯

當「地方」成為表演藝術的主體,除了述說在地的故事,當地景觀也是渾然天成的舞台,近年來許多地區型藝術節也以「城市空間」、「特定場域」命題,現地、限地創作「地方」的故事。「漫遊」作為其中一種展演形式,透過移動的「路徑」來突顯今昔對比、生活軌跡,行走的「體感經驗」則讓演出更具在場性、刺激觀眾的感官覺察。

以今年來說,九月登場的「卦山力藝術祭」是由一群彰化的返鄉青年號召而舉辦的藝術節,他們關心自己的生活場域,透過藝術行動來發掘土地故事、凝聚社區意識,去年(第一屆)邀請盜火劇團辦理紀錄劇場工作坊,彰化在地居民創作《山中扮戲——行腳今昔卦山力》,將田野調查、閱讀、書寫工作坊得來的素材拼貼、重組,帶領觀眾遊走於彰化市區、演出不為人知的卦山故事,而今年由移動式改為定點,在八卦山下的銀橋演出參與創作的民眾對於彰化的未來想像。

接下來的十月,則分別有本專題提及的基隆第二屆城市劇場行動《走.光》,以及「臺南藝術節」。《走.光》將在金豆咖啡、委託行富順行、明德大樓穿堂展開,不是「走光」是「走.光」,演出將在走動和光影變幻之間進行,觀者身處在基隆獨有的現地場景觀演,步行、聆聽甚至主動參與在城市獨特的紋理、角落裡,在三個場域、三場演出的遊走中,觀者與被觀者「互相觀演」的行為就和日常一樣,發生在城市、你我之間。「臺南藝術節」自二○一二年啟動時推出「城市舞台」系列,集結台南在地團隊以「城市即舞台」的概念在古蹟、文化景點演出,二○一九年起進一步將範圍從府城舊市區擴大到山線、海線,挖掘大台南不同層次的人文地景。今年則以「為了在此相遇」為主題,延續去年重劃城市地圖的漫遊概念,讓場域、題材、社會、地方彼此相遇、展開創作對話,不只有「漫遊劇場」,當觀眾在觀賞不同演出的路途上,即與這些地方相遇、擁有共同記憶與經驗,而城市風貌不僅藉由展演本身的移動,也在參與者自身的移動過程中被看見。

以城市命名、以地方作為展演空間、讓觀眾漫遊其中的藝術節還有「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回桃看藝術節」、「魚池戲劇節」等,也有以公共藝術串聯地方的「東海岸大地藝術節」、「台北市公共藝術節」、「桃園地景藝術節」,觀眾在特定的範圍內欣賞不同的演出,在點到點、作品到作品的移動中,感受身在此地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創作團隊深入當地、田野調查與口述歷史訪談,乃至當地居民現身說法,都是為了讓「在地」更被看見,而漫遊/漫步作為劇場進入地方的方式,更需要突破導覽解說的單向灌輸,透過敘事手法讓真實(生命故事、地方軼聞)與虛構(未來想像、對話與批判)得以交疊,空間的感官經驗則在遊走的過程中讓觀眾親身經歷,如此一來,漫步對於地方和劇場的相遇才真正產生意義。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0/26 至 11/04。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4期 / 2020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