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透過溝通與信念 讓藝術與現實找到平衡 阿喀郎.汗舞團製作人法魯克.喬迪里講座側記

講座現場,法魯克.喬迪里與本地的藝術行政工作者分享經驗與思考。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知名編舞家阿喀郎.汗在今年的「舞蹈秋天」系列中演出其獨舞封箱之作《陌生人》,也因此機緣,兩廳院邀請其舞團製作人法魯克.喬迪里舉辦講座,分享其入行經過,及與阿喀郎.汗共事多年的生涯與思考。喬迪里在藝術家、政府資源、協同製作、場地、贊助商之間,學習不同的語言,轉譯給不同的人,用溝通讓所有部門一起前進。他認為,一個好的製作人必須要有堅強的信念,將做的事,跟自己內在深層的核心價值連結,他說:「因為你必須相信,你才有可能做到。」

十一月初,阿喀郎.汗舞團製作人法魯克.喬迪里(Farooq Chaudhry)在國家兩廳院辦了場講座,分享他跟編舞家阿喀郎.汗的工作經驗與對當前國際藝術市場的觀察。從短短的兩小時講座分享的過程中,法魯克談起過去廿年的製作生涯,對舞蹈依舊充滿熱情,他對製作人這個角色在實踐中不斷反思,而能夠逐步實踐在起初看似不可能,而如今的確屹立在我們眼前的這些成果。

這位出生於巴基斯坦,三歲才到英國的國際製作人,以作為外來者艱困的成長背景,體悟到製作人的必備能力,就是要有能夠跨越空間,進到別人的領域去理解他們,同時把兩種空間結合在一起。

遇見潛力人才,讓自己可走到尚未抵達之處

故事得從阿喀郎.汗與喬迪里這兩個不同「空間」,是如何開始產生連結說起。喬迪里十七歲對舞蹈產生興趣,大學時期創立了自己的舞蹈聯盟,畢業後,他在英國的舞團當過短暫的舞團經理,但旋即認識到自己更想成為一名舞者,因此在努力了三年後,他考進比利時羅莎舞團。數年後,因膝蓋受傷,舞者生涯也隨之終止,但他採取了一種積極的態度轉換自己的職涯,卅八歲時,他進入倫敦城市大學攻讀管理碩士學位。

碩士畢業後,他加入了一個訓練藝術經紀人的公司,喬迪里與他們簽訂了兩年的合約,公司說他必須去找可以跟他合作的藝術家。一九九九年七月,一位英國的編舞者打電話給他,告訴他有位非常有天分的舞者,希望喬迪里去看看他的演出,所以他到了劇場,看到這位廿四歲的舞者,他立刻打從心底愛上這位舞者——那就是當時還沒有什麼人認識的阿喀郎.汗。

喬迪里立刻就對阿喀郎表明他的欣賞,並且希望多看一些他的其他作品。四、五個月後,他們決定一起工作,喬迪里知道,他自己也可以走到過去尚未抵達的地方。

當時,阿喀郎沒有能力支付喬迪里工作費,而當喬迪里發現,他原來的公司無法看到阿喀郎在藝術上的潛質時,他就辭職與阿喀郎獨立工作。半年後,阿喀郎提出了一個新製作的計畫,但是當時並沒有任何的經費,於是喬迪里將他自己的房子賣出,以換取新作的製作經費。這個看似非常冒險的舉動,對喬迪里來說並非如此,因為他從心底堅信這是對的事情,他希望讓全世界看到阿喀郎的潛力。

法魯克.喬迪里 (張震洲 攝)

成功的團隊,應該是所有人都熱愛著的團隊

在推出首作並吸引國際注意後,阿喀郎的第二個作品並未達到之前的成功,為此阿喀郎非常沮喪,認為這個作品失敗了。但喬迪里認為,有時候失敗不是因為做不到,而是因為面對期待,我們往往太過緊張。所以當這件事情發生後,應該重新面對這個作品並解決它。因此六週後,喬迪里與阿喀郎又重新投入了這個作品的工作,之後重製的作品,讓阿喀郎再次向上躍昇。他們學習到一個重要的經驗,就是如何去面對失敗,以及如何去面對他人對自我的期待。當時喬迪里也意識到一個問題,就是他們其實沒有什麼工作的組織架構。

於是,他們正式成立了舞團,並思考商業模式。六個月後,顧問建議喬迪里應該成立基金會避稅,但喬迪里拒絕了,他認為他們應該走向一個更接近企業模式的操作,所以他選擇了成立股份有限公司,發展出三個團隊必須接受的底線:藝術的成功、財務的成功與快樂。

成功的團隊,應該是所有人都熱愛著的團隊。五年之後,喬迪里成立了基金會來支持年輕的舞者在創作上的發展。又經過了十年後,阿喀郎已經蜚聲國際,愈來愈多商演或巡演的邀約,為了區隔原來阿喀郎舞團的路線,他們又成立了另外一個公司,專門處理商業及巡演的邀約,透過上述三種不同的系統,他們建立了一種透過這三種系統的平衡,來完成不同目的演出區隔,並且有穩定的獲利,也更有餘裕經費進入基金會,促成回饋與人才培育的任務。

製作人推動事情前進,必要時需要冒險

回過頭來說,對喬迪里而言,「製作人」的定義是什麼?

他坦言,在廿年的製作生涯中,他也不斷問自己這個問題。剛開始跟阿喀郎工作的時候,他並未稱自己為製作人,而大部分人稱他「經理」。爾後,他開始覺得自己真正的工作定位,比較接近製作人,因為他並非只是單純處理行政事務,或管理舞團的經營。他想得比較遠,並且有敏銳的嗅覺,讓他可以發掘許多機會與可能性。

製作人需要有企業家的精神:由自己制定規則,隨時翻轉規則,碰到情況愈困難的時候愈要去爭鬥。製作人也要有創意,並且像個海綿,理性、務實、充滿情感、正向、熱情。經理的目標是讓整個運作安全而穩定,而製作人的角色是推動事情前進,必要的時候需要冒些險。

製作人必須具有兩套不同的眼光:一個在藝術層面,另一個則聚焦在經費,確保這兩者能夠達到良性的平衡。製作人也需要到處去連結關係,尋找美麗的意外,同時也需要協助不同藝術創作者去最大化自己的能量,架構出一種讓所有藝術領域的創作者,在其中都能達到最好發揮的狀態。

喬迪里說:「因為你必須相信,你才有可能做到。如果想達到的目的,與自己的內在價值觀沒有這樣的連結,那要找到堅持下去的力量就會變得非常困 (張震洲 攝)

具備五種腦袋,用溝通讓所有部門能一起前進

就像他在阿喀郎.汗舞團裡扮演的角色。他先是必須參與許多關於作品概念的討論,把整個製作團隊拉在一起,協助不同成員間的溝通,扮演所有部門之間的協調者,去探尋各種可能性。在藝術家、政府資源、協同製作、場地、贊助商之間,製作人必須學習不同的語言,轉譯給不同的人,用溝通讓所有相關部門都能一起前進。他認為製作人同時必須具備五種腦袋,第一個是「機會腦」,必須要能看到機會在哪裡;第二個是「設計腦」;第三個是「風險管理腦」;第四個是「抗壓腦」;第五個是「成效腦」。

喬迪里認為,一個好的製作人必須要有堅強的信念,將正在做的事,跟自己內在深層的核心價值有所連結,他說:「因為你必須相信,你才有可能做到。如果想達到的目的,與自己的內在價值觀沒有這樣的連結,那要找到堅持下去的力量就會變得非常困難。」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2/01 至 12/15。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4期 / 2019年1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4期 / 2019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