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 藝@展覽

藍天之下,我們生存的新參數

張嘉穎《HA.HA》 (臺北市立美術館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新冠病毒蔓延之際,我們在這樣的藍天之下,如何「活著」?正在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的「藍天之下: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以「臨場性作品」(live work)為策展核心,試圖打破過往美術館以靜態作品展示與觀看的結構,十二組來自藝術、文學和科學領域的創作者/團隊的作品,除了與當前的疫情議題並進,也將表演者、參與者和觀眾的即時反應、回饋或詮釋,收納進來成為作品的一部分,透過藝術,我們分享著生存的當下樣貌……

藍天之下: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

即日起~10/18 臺北市立美術館

INFO 02-25957656

在臺北市立美術館的展覽裡,一座名為《新!王冠度假村》的新型態客房登場,這座因應肺炎防疫需求產生的住房,兼具旅館、集中管理、隔離所、數位娛樂等功能,符合當前防疫新生活的規範之際,也能享有個人化娛樂活動的尊榮體驗。

《新!王冠度假村》是「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導演Baboo,於「藍天之下: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聯展發表的新作。「藍天之下」由蕭淑文、耿一偉策展,開放性的命題,卻有多組作品不約而同回應當前全球最關切的肺炎疫情,《新!王冠度假村》是從「防疫旅館」的靈感而來,Baboo詮釋了這個新名詞的弔詭之處:「防疫需要集中管理,個人行動因此受到監控,旅館卻是因應人們自由流動產生的現代社會產物,防疫旅館兼具禁錮與自由的矛盾。」

這個度假村仿照旅館設有「接待櫃台」,五間房每次限一人入住,住房時間為兩個半小時,這段期間所有指令都會透過耳機傳送,包括何時噴消毒酒精、測量體溫並登記在牆上。一旦觀眾入住,便成為現場展演的一部分,任何舉動都可被場外的觀眾窺伺,或可說,每個房間都是一個單人劇場,也像實驗室的活體展示區。

Baboo《新!王冠度假村》 (臺北市立美術館 提供)

疫情之下  社會、世界改變了

疫情改變人們的生活樣態,社會產生新的秩序,「發條鼻子」的《howwwwwww》在展場拉起排隊線,觀眾依循指示並填寫問卷,這是現代人再熟悉不過的生活場景,差別是,現在排隊的人群會自然拉出防疫的安全距離。洗手、消毒、量溫等防疫「手勢」,都是為了「驅除瘟疫」,陳亮璇和致穎的《手勢II》以一九九○年代港台盛行的殭屍電影當中,道士驅邪的手勢及畫符等儀式對應防疫生活,現場有機器可自動完成符咒的書寫,觀眾可取之「驅瘟避邪」。疫情所致,人們的移動也受到限制,旅居比利時的舞者李貞葳因疫情無法返台,透過《14種承擔的練習》影像記錄在不同密閉空間裡的身體表現,也回應被禁制的身體狀態。

疫情之外,在工業與科技加速發展的「人類世」,生存處境並非良善,張致中的《海錯》為海洋生態診斷,針對至今仍普遍使用於造船工業的防污漆造成污染,其相關資訊卻被大眾忽視。余政達的《榴槤製藥廠》虛擬保健和預防疾病兩者功能兼具的「MST」藥丸實體店,傳達資本主義如何建構消費社會的邏輯,這項產品也由他自己客串的角色、網紅「FAMEME」擔任代言。李明學的《後─調味群島風情》則製造出奇觀化的視界,他以鹽、胡椒、丁香、肉豆蔻與肉桂等香料,和巨大的沙灘球搭建出充滿熱帶風情的沙灘櫥窗,召喚「香料戰爭」的歷史幽魂外,櫥窗外陳列來自不同國家生產的瓶裝水,不也是廿一世紀經濟戰爭的縮影?

李明學《後─調味群島風情》 (臺北市立美術館 提供)

圖像、文字  打造自我救贖的聖殿

無論是身在亂世或承平盛世,人們對信仰和理想世界的渴求未曾消失。張嘉穎創造一個新世界的「HA.HA」教派,透過繪畫、圖像建造一處聖殿,當末日到來、價值崩解之際,仍有「HA.HA」作為救贖。吳書原和耿寧的《異托邦─花園》是一處人造園林,行進其間體悟人與自然的關係。阮慶岳以自己的長篇小說為文本創作的《山徑躊躇—我的小說拯救計畫》,及許悔之的《字,療。》,分別對「文字力量」在當代社會的削弱做出闡釋:前者揀選小說片段朗讀,後者透過接力書寫的行動演出,展示文字作為沉思內省的通道憑藉。

「藍天之下」以「臨場性作品」(live work)為策展核心,試圖打破過往美術館以靜態作品展示與觀看的結構,這十二組來自藝術、文學和科學領域的創作者/團隊的作品,除了與當前的疫情議題並進,也將表演者、參與者和觀眾的即時反應、回饋或詮釋,收納進來成為作品的一部分,正如滯留島舞蹈劇場的作品《我在這裡》於展期間做定時的演出,透過各類藝術活性因子的臨場碰撞,讓作品的意義得以滾動、擴延並朝向有機的多向發展。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08 至 09/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3期 / 2020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