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PAR Choice | 戲曲

發夢、創造與實踐 讓戲曲不只是戲曲 2019戲曲夢工場

《奪嫡》排練現場。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來到第二屆的「戲曲夢工場」以「銜接當代創意、探索未來趨勢」為目標,以「四加二」的方式展現策展企圖,除了臺灣戲曲學院臺灣京崑劇團的《奪嫡》及李季紋與正在動映有限公司的《丑王子》,另有徵集節目許亞芬歌子戲劇坊《夫人夜未眠》和興傳奇青年劇場《少年三岔口》,並邀請EX-亞洲劇團與臺北海鷗劇場分別以《假戲真作2.0》與《女子安麗》,呈現植基於傳統戲曲美學的創發實驗。

2019戲曲夢工場

EX-亞洲劇團《假戲真作2.0》

11/23  19:30   11/24  14:30

臺北海鷗劇場《女子安麗》

11/30~12/1  14:30

臺灣戲曲學院臺灣京崑劇團《奪嫡》

12/7  19:30 12/8  14:3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3102多功能廳

 

許亞芬歌子戲劇坊《夫人夜未眠》

12/7~8 14:30

李季紋x正在動映有限公司《丑王子》

12/14~15  14:30

當代傳奇劇場/興傳奇青年劇場《少年三岔口》

12/21~22  14:3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3201多功能廳

INFO  02-88669702

戲曲,有時會被「傳統」限制了想像——不只有詞彙本身的刻板印象,再加上相對嚴謹規範的形式、功法與美學。但,「傳統」畢竟是一個「相對」於「現代/在」、「創新」的語彙,並無「絕對」定義;同樣地,戲曲長時間吸納不同時空的養分,早突破我們對單一藝術型態的制約。像是在戰後台灣,戲曲開始引入現代劇場技術,舉凡舞台、音樂、燈光、服裝、投影等設計,也牽涉編劇意識的抬頭、導演制度的介入與表演方法的質變;於是,戲曲的風格美學也逐漸轉變。

於是,在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以「開枝散葉」為計畫名稱的系列規劃裡,不只有對傳統藝術的「保存」,如看家戲傳承與製作、重塑外台演出的民間劇場型態等,亦有「創新」,去展現戲曲不同樣貌、開發更多觀眾來源與面向,「戲曲夢工場」便是其中一例。

在策展人張啟豐的規劃下,「戲曲夢工場」以「銜接當代創意、探索未來趨勢」為目標,進行創新實驗,開放我們對於戲曲想像的邊界。其以「小」進行發生/聲,不只於「小劇場」實驗創發,延續台灣戲曲小劇場的脈動,演出長度也以六十分鐘為原則,著重整體性呈現,而非完整的劇情與故事。同時,也設置「戲劇顧問」,使團隊在創意構思、劇本編創、劇場演出等階段皆能穩定發展,進而有效掌握演出之藝術品管。

寂冷皇權與凶險家庭  《奪嫡》十年方現身

其中,由臺灣戲曲學院臺灣京崑劇團演出的《奪嫡》,取材自隋代歷史。編劇吳明倫與創作團隊試圖收尾這段歷史的方法是,讓原為次子的楊廣在謀取繼承權時,獨自走上位於高處的皇位,孤寂、淒冷於焉體現。這樣便符合編劇策略:將風起雲湧、高潮迭起的政治權謀與歷史事件,以「冷調」的方式處理、將「無情」化作中心;同時,也讓一場攸關皇權延續的政治謀略,層架於家庭的凶險關係。

《奪嫡》其實是吳明倫十年前的創作。她謙虛地說,那幾年寫下的戲曲劇本多半還在學習,如何在戲曲的規範下找尋題材,開啟編劇的第一步。而在那幾年非受委託、自主寫作的經驗累積裡完成的《奪嫡》(收錄於劇本集《鬼唱:戲曲劇本六種》),並不打算顛覆歷史、強硬置入現代觀點,而是回歸到人物及其心境的「素描」。

十年後,《奪嫡》終於在舞台上呈現,則企圖簡化舞台結構,以空台打造一場類擂臺對決。最後,在創作理念與呈現的交換間,也有部分修訂與發揮,包含更均衡地分配其他角色的描寫、唱詞刪減、加入物件的運用來具象化心理狀態、武打的場面增加、現代觀點與用語(例如:控制慾、情感勒索等)適時的加入等。

《丑王子》排練現場。 (林韶安 攝)

裁切、黏合與對照 《丑王子》連結莎劇與戲曲

相較於《奪嫡》的十年一現,近期創作不輟的李季紋則帶來她以莎劇《理查三世》與傳統戲《金龜記》結合的《丑王子》(同月登場的還有揉合王驥德雜劇《男王后》與莎劇《第十二夜》的《男后夜行》,被視為姊妹作),藉此於表演形式與劇本結構裡,找尋中西文化的對應。

李季紋認為,莎劇與傳統戲曲在結構與表現方式上是有共通的。於是,面對演出時間的限制,除裁剪在莎劇中數一數二長的《理查三世》,以劇中寡婦安夫人接受求婚等橋段為主;再將《金龜記》作為開啟閱讀與重新詮釋《理查三世》的方法,擷取母子吵架等劇情,穿插、黏合形成對照。

兩齣戲的男角一為惡角、一為丑角,但都天生條件不良,而備受冷落、虐待——理查畸形陋相、張義不得關愛。同時,也因應演出場域、演員編制等限制,借取「參軍戲」兩人演出形式,拉出安夫人與張母兩個角色,透過已有多次合作經驗的演員江亭瑩、劉冠良,於表演切換間詮釋鏡射狀態。李季紋認為,這次演出和過去演員擅於表現的方式不同,意圖將預設給排除。

首次讀劇時,兩位演員將原先劇本設定好的角色互換,喜感與丑味充盈,導致排練場笑聲不斷。於是,身兼編導的李季紋仍在斟酌最後呈現的眾多可能。不過,當她講著主角臉譜的龍紋、投影的有機性、音樂設計擺脫傳統曲牌的意圖,可見《丑王子》已有明確的方向。

「四加二」的策展規劃  創作優先的實踐過程

邁入第二屆的「戲曲夢工場」以「四加二」的方式展現策展企圖。除前述的《奪嫡》與《丑王子》,另有兩檔徵集節目:許亞芬歌子戲劇坊《夫人夜未眠》、興傳奇青年劇場《少年三岔口》,分別開啟女性議題與跨文化改編;同時,在策展思維下,邀請EX-亞洲劇團與臺北海鷗劇場分別以《假戲真作2.0》與《女子安麗》,呈現植基於傳統戲曲美學的創發實驗。

因此,戲曲夢工場的六部作品雖從「小」(劇場形制、演出時間)出發,卻能在實踐過程裡尊重創作者發揮創造力的位置,讓夢不只是夢,而戲曲也將不會只是戲曲。

戲曲夢工場的前世今生

對於「台灣戲曲小劇場」的創發最遠可追溯到二○○四年,包含京劇小劇場《王有道休妻》、崑劇小劇場《柳.夢.梅》與豫劇實驗劇《試妻!弒妻!》;而「戲曲夢工場」策展理念的前身則來自國光劇團於二○一三年策畫的「小劇場.大夢想」,共有三屆,與三缺一劇團、EX-亞洲劇團、栢優座等劇團合作,並在二○一七年的第四屆改由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辦理。此時,由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策畫的「創意競演」也於二○一六年至二○一八年間舉辦。共辦理兩屆的「創意競演」分為大表演廳組、小表演廳組,並於第二屆時設立策展人(策展人為張啟豐);其中,第一屆優勝作品《孟婆.湯》(真快樂掌中劇團)不僅入圍台新藝術獎,更屢獲國際邀演。

「戲曲夢工場」自二○一八年開始,既承接台灣戲曲小劇場的發展脈絡,也奠基、融合「小劇場.大夢想」與「創意競演」的理念與作法,嘗試突破傳統框架,創作具戲曲元素的實驗性小劇場作品,也回應臺灣戲曲中心的營運定位。(吳岳霖)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3期 / 2019年1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3期 / 2019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