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柏林

疫情升溫藝術工作者首當其衝 德國援「藝」方案紛紛出爐

柏林的國家歌劇院因取消所有節目而關閉,但自3月17日起於官方網站提供線上免費劇目供民眾觀看。 (Marcus Ebener 攝 Staatsoper Berlin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劇場、音樂廳及博物館的全面閉關措施,影響所及甚廣,而無常態性收入的非契約型工作者更是備受打擊。除了聯邦將投入十億歐元位數的金額來進行各種援助工作,柏林市也預計推出一筆達三千萬歐元額度的急難基金援助獨立的創意工作者。另外還有降低藝術家保險費、提供問題應對指南等。而各大型音樂廳或劇院也紛紛推出線上內容、搖滾音樂家自行開設頻道轉播表演……疫情影響所及,也勢必改變原有的表演藝術生態。

隨著疫情在歐洲的擴散,最為首當其衝的即是藝文領域。這項需要大量與人群接觸、並同時聚集大量人群的活動,早在商業及交通未被中止之前,業已作為首個防疫措施率先關閉。以文化觀光作為城市經濟發動機的柏林市,雖然藝文工作者一直都是促進這裡繁榮誘人的要素,他們的工作卻也總在不安穩的浪潮漲落間擺盪。此次劇場、音樂廳及博物館的全面閉關措施,不僅直接影響創作者,許多周邊的工作人員也避不過。其中,無常態性收入的非契約型工作者,更是難以承受經濟衝擊。

降保費、數位發表  讓藝術家活下去

據德國老年照護研究中心(Deutsches Institut für Altersvorsorge)的資料,首都柏林僅有30%的藝術家以藝術方面的收入過活,其餘有55%是仰賴非藝術的收入、15%則靠補助或獎助金。雪上加霜的是,隨商店、酒吧全面關閉及餐廳限時開放,他們連兼職收入都一併失去。當前的緊急狀況下,別說撐過幾個月,甚至幾週都有困難。

在德國文化參議會(Deutscher Kulturrat)的呼籲下,聯邦文化與媒體委任代表格呂特斯(Monika Grütters)與各邦文化聯席會議已許諾,聯邦將投入十億歐元位數的金額來進行各種援助工作,包括發放短期工資、減免或延緩藝文工作者的稅款徵收、補助項目的中止但不追回款項等等。相關的細節將陸續公布。至截稿前,柏林市則預計推出一筆達三千萬歐元額度的急難基金援助獨立的創意工作者,實際的細則仍然在市議會及政府中研擬。

執行保險業務的藝術家社會基金則提出了臨時應變方案。藝文工作者的保險費用一般是以該年預估的收入額計算,然而當收入因為疫情減少時,恐怕就無法負擔原先的保費級距,故開放更改先前登記的預估收入,重新計算保費。針對緊急繳不出保費者,也可以依個別狀況降低費用。藝文產業業主須繳納的藝術社會捐(類似稅收,從藝文產業收益中徵收,用以補貼藝文工作者的保費),若因表演或展覽等取消的狀況而遭逢經濟損失,其徵收額度亦得重新計算並降低。

服務行業工會(Ver.di)則籲請各級藝術家協會、工會等組織,除了減免會費以外,協助評估成員的收入狀況和工作條件,幫忙尋找數位化發表的可能性,並且幫助他們進行災損記錄(例如:取消場次的數量、損失的票款收入),以利後續提出各種補償申請;非成員的部分也應在這時邀請他們加入,給予必要的諮詢。工會亦呼籲各種版權管理組織,以其常設的社會基金,給予會員短期的款項支付或者是急難救助。柏林視覺藝術家職業工會(BBK Berlin)則呼籲當局成立由藝術家組成的臨時諮詢委員會,專門處理應對新冠肺炎的對策,確保能從藝文工作者的角度來制定相關措施,同時應盡可能省去繁瑣的文書作業,以免緩不濟急。

場館提供線上內容  表演生態勢必轉變

表演藝術的評論平台「夜間評論」(nachtkritik)則提供了表演藝術工作者各種常見問題的指南,諸如劇院停擺是否還可以領到工資、固定契約和客座製作間補償的差異等等;提醒因患病或防疫要求需要隔離者,有權請求最高六週的工資;獨立的劇場工作者還能依傳染病防治法,向衛生主管機關提出以前一年的收入為基準計算的損失補償申請。

藝文作品的產出需要累積,即便這一波疫情能夠幸運地很快結束,復元之日也暫且不會馬上到來。疫情造成的隔離狀況,更讓整個表演藝術生態大轉變:德國各個大型音樂廳或劇院紛紛推出線上內容,搖滾音樂家自行開設頻道轉播表演;掌握大量影視甚至圖文產業內容的商業線上平台,則或將掠去好大一塊閱聽群眾的注意力,藉此獲利。中小型的、偏向手工產出的、個體的藝文工作者如何在疫情過去後夾縫求生,文化政策的制定者又怎樣勉力維持多元性,是眼前已要做好準備的課題。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4/01 至 06/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8期 / 2020年04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8期 / 2020年0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