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現象4:各地場館、藝術節,跨地域連線搶搶滾? 縱橫串連「打群架」 成敗關鍵皆在「人」

國家兩廳院2019藝術出走製作《十二碗菜歌》 (李文揚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這兩年來,不僅可看到地方文化局串聯所舉辦、數量爆棚的藝術節,也可看到場館之間日益緊密的合作網絡,現今台灣表演藝術的運作機制,團體戰不僅是現在進行式,也是未來的趨勢。場館之間的合作,不僅在節目的共製,也在空間的分享運用;而縣市文化局的連線合作,更是造就地方藝術節的蓬勃關鍵。但在藝文資源串聯的過程裡,「人」是其中最大的關鍵,需有願意投注心力的承辦者與主事者,成果才能延續……

二○一七年,文化部開始推動前瞻計畫「文化生活圈」,規劃讓各縣市的地方文化局與文化中心,成為驅動藝文資源串聯的主要能量,同時,文化部也協助各地藝文場館設備升級,導入藝術總監制和專業劇場營運模式,預計讓全台的地方場館,成為培育與推廣的重要基地。文化部所擘畫的藍圖,是希望藉由政策資源的挹注,培養各地藝文觀眾的人口,建構各縣市文化生活圈,以帶動城鄉發展。

於是,這兩年來,不僅可看到地方文化局串聯所舉辦、數量爆棚的藝術節,也可看到場館之間日益緊密的合作網絡。表演藝術聯盟理事長林佳鋒受訪時,便以「打群架」形容現今台灣表演藝術的運作機制:無論是場館的共製夥伴系統,或是地方藝術節所引動的觀賞人口與能見度,團體戰不僅是現在進行式,也是未來的趨勢。

場館合作  共製節目也分享空間

在場館的合作方面,除了為人所熟知的國家兩廳院、臺中國家歌劇院、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三館共製」,地方場館彼此的串聯與合作,也日益頻繁且緊密。兩廳院節目部經理施馨媛便表示,部分縣市政府的文化局,相當積極地在籌辦地方藝術節,於是,今年兩廳院便主動串聯,以推薦優質節目為開頭,尋求與地方場館的合作:例如找到節目的共製夥伴,彼此分攤製作經費,讓優質但需高額經費的節目,不會因資源拮据而腰斬;或是與各縣市的場館成為姐妹館,健全全台巡演的夥伴系統,讓演出可以走得更長久、更永續。無論是二○一八年台灣國際劇場藝術節的《在棉花田裡的孤寂》,或是今年藝術出走的《十二碗菜歌》,便是在此規劃下運作。

空間也是場館之間共享的資源之一。施馨媛表示,由於兩廳院缺乏中型劇場,因此勢必要與其他場館結盟,例如今年舞蹈秋天的《器》,便是與雲門劇場合作演出。此外,若駐館藝術家需要技術測試或彩排,但恰逢兩廳院檔期皆滿,便會導入其他場館的空間,例如駐館藝術家蘇文琪在廣藝劇場、紀柏豪在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的聲響實驗室、林怡芳在臺北市客家音樂戲劇中心劇場,以多個展演空間的串聯,補足單一劇院空間上的不足。

除了場館共製、空間共享之外,另一種更複雜的「群架」,則是由地方文化局所發動的藝術節。例如近年表現亮眼「雲嘉嘉營劇場連線」(台南市新營區、雲林縣、嘉義縣、嘉義市)所開辦的「夏至藝術節」,便統合了四縣市的行政合作、藝文資源與在地藝文團隊,在幅員廣大的南台灣,用縱貫鐵路作為串聯主線,以「藝文輕旅行」和「一日生活圈」的概念,讓演出地點皆落腳於車站附近。於是,民眾不只可搭乘火車抵達場館欣賞演出,也可在鐵路沿線的咖啡廳、餐廳、史蹟資料館、圖書館、旅遊景點,遇見藝術節的節目。

2019夏至藝術節演出之一的大開劇團《花魁駕到》。 (大開劇團 提供)

合縱連橫一起做  「人」是最大的關鍵

在藝文資源串聯的過程裡,「人」是其中最大的關鍵;林佳鋒數度強調,地方文化局的負責人與承辦團隊,是造就地方藝文生態是否健康與蓬勃的關鍵人物,畢竟引進節目不難,難的是如何培養藝文風氣。林佳鋒便舉例,「雲嘉嘉營」的關鍵人物,也就是現任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專門委員陳修程,在新營文化中心擔任主任期間,為了替演出團隊找金主、找觀眾,到處拜會地方頭人,如當地學校、里長、商會、建商,同時,也針對當地民眾的生活習慣與場館空間特性,設計演出節目與行銷策略,例如舉辦戶外演出聚集人潮,或把腦筋動到全國電子、家樂福的賣場,在電視展區上播放演出廣告,想盡辦法吸引平常不進劇場的觀眾。

換言之,要透過藝術節來活絡當地藝文風氣,文化局主事者的態度,是最重要的動能來源:積極的縣市文化局如台東、屏東、高雄、台南、彰化、新北、基隆、馬祖,公務員們不僅會透過培訓,相互分享與交流經驗,也會到處看節目、邀請藝術家駐地創作、到外縣市場館參訪、跟不同經營者對話,於是在串聯的過程中,文化局之間也會產生引動,例如「新雙東藝術節」(新竹縣、台東縣、屏東縣),便是受到「雲嘉嘉營劇場連線」的啟發而產生。

然而,關鍵是「人」,變因也是「人」:林佳峰坦言,若遇上不重視文化治理的縣市首長,再用心、再完善、耕耘再久的規劃,都可能因為預算或決策機制變更而毀於一旦。此外,地方藝術節的串聯複雜且機動,需要實戰經驗的長期累積,有意識的主事者雖會培養子弟兵,但大多的縣市政府,皆習慣以最小編制籌辦藝術節,且時常遇缺不補;當無新血加入,除了造成現有人員常態性的過勞,若再遇上人事調動,人才的培育便難以為繼。

北台八縣市連線合作製作之一的慾望劇團《鐵路邊的紅花》。 (慾望劇團 提供)

觀眾開發、排擠獨立製作  都是隱憂

另外,施馨媛與林佳鋒皆不約而同提及,場館與地方藝術節所面臨的共同問題,皆是如何與觀眾接軌,無論是票房,還是觀眾接受度,目前都「還有很大的路要走」。「如何找到觀眾」對受邀至藝術節演出的團隊而言,常是切身之痛:若地方文化局無心培養在地觀眾,行銷宣傳也不積極,團隊等於要從零開始陌生開發,在票房上無疑是相當吃力的負荷。另一個隱而不言的問題是,當場館合作與地方藝術節興起,帶來爆炸性的節目數量,卻也相當程度排擠了獨立製作的生存空間,當「群架」成為不得不的必然,「獨立」也就愈發困難。

「人」的確是串聯的關鍵,但當場館升級、巡演與共製夥伴網絡健全、各方資源到位後,藝術家與觀眾之間如何遇見、如何理解、如何成為社群,或許仍是更待解的未竟之業。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2/01 至 12/15。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4期 / 2019年1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4期 / 2019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