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有無「出脫」,青春說了算 2020影響.新劇場「青少年扮戲計畫」《出脫》

《出脫》 (影響.新劇場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今年「十六歲正青春」藝術節的「青少年扮戲計畫」,由影響.新劇場與參與學員共同呈現了作品《出脫》。台語「出脫」的意思是指出息、出頭或成就。對青少年來說,長大後有沒有「出脫」,是對自己的期許,是家人的期待,更多是來自社會上的認同。演出以學員的生命經驗或田野調查資料,利用劇場美學轉化成每段演出的主題,最後孩子們以現實狀態說出「青春宣言」,劇場在此時成為他們心靈的歸屬,來自社會的歧視、壓迫與不被理解,通通被拋諸腦後。

自二○一五年起,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與影響新劇場的呂毅新導演合作,於每年的夏天舉辦「十六歲正青春」藝術節(註),藉由府城特有的「做十六歲」成年禮俗為發想,以生命教育結合戲劇美學,讓青少年在舞台上以「扮戲」述說自己的生命經驗和故事,在劇場裡完成現代意義上的成年禮。在每年計畫裡,令人備受矚目的「青少年劇場」,由影響新劇場每年招收五十位的青少年(第一年招收卅五位),經過三個月的培訓課程、徵選和密集地演出排練三個階段,青少年在進劇場的過程中認識自己、發現自己,從劇場素人到完成一齣專業製作,用戲劇演出記錄屬於十六歲的青春時光。

藉由主題尋找生命經驗的共鳴

從《少年蒙太奇》(2015)、《在路上》(2016)、《萬花筒》(2017)、《發角Huat Kak》(2018)到《共振Resonance》(2019),每年的主題發想,來自導演呂毅新與青少年工作的過程中,試著找到能夠引起青少年想像與共鳴的主題概念;例如《少年蒙太奇》是以非線性的方式串聯青少年日常生活的議題,借用拼貼手法,表現青少年的生活片段與幻想世界;《萬花筒》含有希臘文KALOS(美麗)、EIDOS(形狀)、SCOPE(觀看)的意思,透過光與折射呈現變化萬千的景色,藉以表現青少年豐富多彩的青春樣貌,而今年的主題是以「出脫」(tshut-thuat)為名。

「出脫」在台語裡的意思,是指出息、出頭或成就。對十六歲的青少年來說,長大後有沒有「出脫」,是對自己的期許,是家人給予的期待,更多是來自社會上的認同。在有「出脫」之前,十六歲的靈魂充滿脆弱、徬徨與自卑,在這些期許和認同的背後,看不見的是青少年的自我懷疑與迷惘。

《出脫》 (影響.新劇場 提供)

青少年的日常《出脫》

《出脫》是以個別學員的生命經驗或透過田野調查所得的資料,利用劇場美學轉化成每段演出的主題,每段主題都會有主要的敘事者,而其他演員則隨著事件的發生,演繹或烘托當下所需的戲劇情境與氛圍,全劇則由數十個片段所組成。由於大部分同學皆非戲劇科班背景,舞台上的表演難免夾雜著緊張與青澀,但年輕靈魂的真摯與坦然,在舞台上仍然化作最美的事物。

如在早產兒的片段裡,提早三個月來到世上的女孩,因先天不足,凡事都要比別人更努力,但她對生命沒有任何怨言,而是認命接受:「我沒有輸在起跑點,卻要比別人更努力」的事實;父親是清潔隊員的女孩,除了遭受社會上歧視的眼光,在學校同儕相處的過程中,也不敢向人提起自己父親的職業。從收垃圾的職業到社會歧視的眼光,從青少年對未來的美好想像卻成為大人眼中的垃圾,女孩最後自我意識的覺醒,以一個單純的擁抱迎向身上散發惡臭的父親。

最令人印象深刻,是關於一個住在海邊的男孩所講述的故事。一個住在灣裡的男孩,分享他和妹妹住在阿嬤家的日常生活,像是抓田螺、抓死貓、喝蛇湯,參加全村的「大健走」活動,有個當乩童的小叔,以及三不五時發生的溺水悲劇。看著青少年扮演著各式各樣不同年齡、職業的村民,揮灑青少年特有的想像與創意,看似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在他們生動的演繹下,觀眾仿佛也站在海風前,聞到了充滿鹹濕苦澀的人生滋味。

留在「圈圈」裡的故事

長年從事青少年劇場的呂毅新,在劇場裡鼓勵青少年說出自己的故事,透過參與式(扮演、發展文本)和口述歷史劇場(田野調查)的方式,讓進來的每一個青少年,學會「去欣賞每一個人的美,去欣賞自己的美」,更重要的是,藉此開啟內心的秘密與真正的想法。「會來參加這個計畫的青少年,一定都有想要什麼,想要尋找什麼」,呂毅新提及曾有個參加計畫的青少年,來到這裡急著想要控訴與抱怨,在進一步的引導與追問下,才坦言在憤怒的背後,其實是想要得到媽媽的愛,希望媽媽能夠多看他一眼。

面對每屆來自不同世代的青少年,呂毅新認為他們不該只有一種樣子,她會要求自己去認識最新的流行文化,學習青少年的日常用語與思維方式;她坦言要跟上他們的腳步很辛苦,但她也提醒,「在成長的過程中,他(青少年)先是一個人,而不是即將成為人,他們從一出生就是一個人,所以絕對不能小看他們。」因此在工作時,她盡量克制自己用看待孩子的眼光,而是以工作夥伴互相稱呼。

在長時間的培訓與排練過程中,導演盡可能地透過轉化與象徵手法,讓青少年願意且順利地說出自己的故事,她強調:「這種劇場美學對孩子是有幫助的,它不是只有一種真實的呈現,要讓孩子去學習用其他方式說出自己的故事。」但有時也會遇到某些孩子因害怕自己情緒崩潰,而無法在舞台上順利地講出自己的故事。在故事與故事之間,身為導演的呂毅新始終要面臨取捨的問題,關於那些無法被講出的故事,「就讓它留在圈圈裡吧!」

《出脫》 (影響.新劇場 提供)

令人動容的「青春宣言」

全劇的高潮,非最後的「青春宣言」莫屬。在舞台上扮演各式角色的青少年輪流上場,以回到現實的狀態說出自己心中的一句話,有人選擇用淚水,摻雜著嘶吼與吶喊說出:「十六歲的我想要消失,十八歲的我站在舞台上發光」、「我以為演戲可以隱藏自己,但後來發現表現自己很快樂」、「出不出脫自己決定」、「請你們好好看看我們,裡面都有我們想要告訴你們的事情」。

劇場在此時成為他們心靈的歸屬,來自社會的歧視、壓迫與不被理解,通通被拋諸腦後;此時此刻,他們在劇場裡找到了認同,找到了友善與包容,劇場成就他們青澀生命中的那道光,照亮了青春,也讓虛偽的大人世界無所遁形。在成長的過程中,青春本就不該被遺忘,「出脫」也不該只有一種定義,這群青少年用《出脫》完成了自己的成年禮讚。

註:自2019年的第5屆起,活動由「十六歲小戲節」改名為「十六歲正青春」藝術節,在台南市文化局和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共同支持下,擴大增設青春市集、藝術講座、校園戲劇講座、藝術工作坊等活動。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3期 / 2020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