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我生活的所有,即是我的傳統 「Pulima表演新藝站—奔放」

Aulu Tjibulangan(高旻辰)《粉紅色》 (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去年在「2018Pulima藝術獎表演創作徵件競賽」中脫穎而出的得主,今年將在首屆的「Pulima表演新藝站」專案中升級擴充自己的創作,並在台北、高雄兩地演出包含Aulu Tjibulangan的舞作《粉紅色》、Ising Suaiyung的舞作《semupu數》及電子音樂團體「幽法」的跨界音樂作品《aynuko》,這些作品皆由最貼近自身的生命故事出發,並連結創作者背後的族群文化與養分,將其轉化在作品中。

Pulima表演新藝站—奔放

11/9  19:30   11/10  14:30

台北 華山1914文創園區東3烏梅劇院

11/23  19:30   11/24  14:30

高雄 駁二藝術特區正港小劇場

INFO  www.pulima.com.tw

在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於去年年底舉辦「2018Pulima藝術獎表演創作徵件競賽」,為諸多原住民族優秀的藝術家及作品增添能見度後,今年又乘勝追擊,創立了首屆的「Pulima表演新藝站」專案,讓去年於競賽中獲得優選獎的得主們,有機會升級擴充自己的創作,也更加徹底執行自身的想法與堅持,並且帶著作品到台北、高雄兩地巡演,與更多不同的表演藝術觀眾群見面。

本次將於「Pulima表演新藝站」專案中持續發展的作品,包含Aulu Tjibulangan(高旻辰)的舞作《粉紅色》、Ising Suaiyung(朱克遠)的舞作《semupu數》,以及電子音樂團體「幽法」的跨界音樂作品《aynuko》。

由這些新創中可見到,相較於之前從傳統出發的創作方式,創作者皆改由貼近自身的生命故事出發,並且連結創作者背後的族群文化與養分,將其轉化在作品中:如《粉紅色》對於部落婚禮的觀察;在經歷兩場親人的喪禮後,所沉澱出來的《semupu數》;揉合當代台東生活與阿美族神話世界觀的《aynuko》。更難能可貴的是,這些作品以傳統作為養分,但並不囿於傳統,它更彰顯出的是每位創作者生命特質的殊異與閃閃發光處,不是標籤式的挪用原住民族的既定印象,因此更能召喚出觀者心中更深一層的共鳴。

Aulu Tjibulangan《粉紅色》  從婚禮而來的終極幻想

Aulu Tjibulangan(高旻辰)的舞作《粉紅色》,一切的根源可上溯至愛美愛燙大捲髮的母親,和曾在部落擔任婚禮攝影師的父親,他們開放的教養觀念,為Aulu擦亮一雙能看見美麗事物的眼睛。也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無論是跟著父親到婚禮現場,或是在電視上看著正在過帶的錄影帶畫面,部落婚禮的種種細節,儀式流程、新娘閃閃發亮的禮服,以及伴著電子琴一首又一首經典老歌,全都深深烙印在Aulu心中,為他營造出對於粉紅色的終極幻想。

他想像自己就住在粉紅色芭比娃娃屋裡,期待著一場夢幻婚禮的到來,粉紅色的力量是如此飽滿而強大,雖然時常令人感到幸福,但有時候也會變成過度飽和的壓力。在本次的作品中,同在布拉瑞揚舞團合作多年的夥伴曾志浩,將為Aulu的獨舞擔任現場電子琴樂手,隨著Aulu於舞台上的角色變換,同步彈奏新人進場樂,或唱出新人親戚於婚禮上的獻唱,甚或是製造出即興的聲響,以呼應粉紅色那不可名狀的壓迫。

雖然舞作使人想起幸福與歡樂的背後,總有惘惘的威脅揮之不去,但創作者仍希望能觸動觀者最粉紅色的嚮往或回憶,並且重新去看見這一整片粉紅泡泡所帶給生命的意義。

Ising Suaiyung(朱克遠)《semupu數》 (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 提供)

Ising Suaiyung《semupu數》  紀念逝者也探問信仰

「semupu」在排灣族語中有數數字,也有唸誦經文之意,Ising Suaiyung(朱克遠)的舞作《semupu數》亦同時兼取兩者的涵義,以此深入死亡與哀悼的幽谷中。整個創作的起點源於生命中重要的兩位親人,阿嬤與父親在這一兩年相繼離世。在虔誠天主教家庭長大的Ising,目睹喪禮過程中,家族的親友都會聚集到家裡進行家庭禱告,也會唸誦許多翻譯成排灣族語的天主教經文,雖然並不全然理解經文的涵義,但那迴旋反覆的聲音節奏與專注唸誦經文時的身體姿態,都持續不斷碰撞著創作者的靈魂。

也因此,在舞作排練的初期,創作者便由家族禱告中最常被唸誦的《聖母經》入手,他要舞者們背起此經文的排灣族語版本,在開始排練前,也讓他們持續唸誦《聖母經》,並藉此探索韻律節奏與身體動作間的關係。除此之外,由於唸誦經文需要記得某段需唸幾遍,某段需重複,或接上另個段落,因此也與「semupu」數數字的涵義不謀而合,而這個創作者的發現,屆時也會轉化入作品之中。

創作者藉由編排舞作,來紀念自己逝去的家人,也紀念自己當下的狀態,雖然借用了一些宗教儀式的內容,但其實更想談的是關於信仰這件事。宗教儀式是外在的框架,而信仰則更關乎在自身的每個重要階段,如何能夠隨之流動出不一樣的生命景致。

「幽法」《aynuko》 (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 提供)

「幽法」的《aynuko》  結合族群傳說與當下生活

由成文與Mic Usay(章素琳)所組成的電子音樂團體「幽法」,以電音結合阿美族語人聲吟唱的表現方式,是這次「Pulima表演新藝站」唯一一組以音樂為創作主體的作品,而原住民族文化與電子音樂的結合,也是目前較少見的表演形式。

「aynuko」在阿美族語中,有混血之意,會想到以此作為作品名稱,源自於擁有阿美族、洪雅族和閩南人三種血統的Mic,常常會被長輩們喚作是「aynuko」,這使她要從自身經驗出發創作《aynuko》時,很直覺的便聯想起這個字,同時也映照著Mic從對於自我文化認同的矛盾,及至開始理解所謂混血或融合為生命常態的過程。而「混血」與「融合」,亦正是要進入幽法本次作品的關鍵字鎖鑰,也是目前幽法所念茲在茲的議題。

《aynuko》將以阿美族的神話作為起點,包含大洪水、十個太陽,以及傳說中能操弄時間的巨人alikakay(阿里嘎該),以這些神話傳說作為啟動作品的動能,將其接引至成文與Mic現今在台東的生活經驗,使過去與現在連線,並思索著混種當代對於未來的諸般影響。對幽法而言,時間並未總是直線抵達,它也有量子糾纏的特性,而作品《aynuko》的神奇之處,便是能構築出一個令時空混淆的迷幻場域,在那裡面「ma’orip no mita moradiw kita」(我們生活 我們唱歌)。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2期 / 2019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