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搶先看 World Stage

在跨界融合中 與當代共鳴 2020第四十八屆香港藝術節預覽

阿姆斯特丹劇團《排演之後》 (Jan Versweyveld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第四十八屆的香港藝術節,將自二月十三日登場,展開為期一個半月的豐盛表演饗宴,將呈現包含音樂、舞蹈、戲劇、歌劇共計四十七檔、一百廿三場的演出。今年藝術節以「共鳴」為主題,除了一貫的經典作品展演,也邀請了不少融合多種形式的跨界製作,揮灑異聲共鳴的主題。本刊分別從戲劇、音樂、舞蹈三類切入,為讀者介紹這回不可錯過的精采演出。

2020第四十八屆香港藝術節

2020/2/132020/3/14

INFO  www.hk.artsfestival.org

戲劇

影像與劇場  競合之中打開新視界

在動態圖像滿溢於日常與社群平台,成為溝通一大主流的今日,影像與劇場既競爭又互相吸納的亦敵亦友生態關係,也逐漸發展出屬於當下這一世代的劇場新形式。「跨界」、「即時影像」不再等同「新穎」,性別互換與裸露也不再被視為「前衛」,經典的故事骨幹們依舊透過文化與時代轉譯,在與時遞進的媒材詮釋下,愈見新生命。

舞台劇與電影的動態互涉

名導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重現《排演之後》╱《假面》(2012),一如劇名所示,為結合兩部瑞典電影大師英格瑪.柏格曼(Ingmar Bergman)極具代表性的同名影像作品《排演之後》After the Rehearsal(1984)與《假面》Persona(1966)的動態文本,梳理「真實」與「虛擬」的扮/演關係。

凡.霍夫與柏格曼同有影像與舞台劇導演背景,凡.霍夫擷取電影裡的概念,以其簡潔冷冽的舞台美學,讓上半場《排演之後》發生在困窘狹小的密室感空間中;下半場《假面》舞台趨向開闊,加入大量水的元素,水不只漫流在舞台上,也從高處灑落於演員身上,製造擬真的自然環境效果。並安排《排演之後》扮演母女的演員同時飾演《假面》裡的護士與被照顧者,三人在水中拉扯、爭吵與擁抱。電影以舞台劇為背景,討論演員職業裡的「擬真」與人生投射;舞台劇則以電影為背景,透過演員肉身在觀眾的呼吸下大能量的情感展現,直擊觀賞者對於日常真實與想像界線的掙扎。

影壇女神證明年齡不是限制

《首演之夜》Opening Night由影像與視覺藝術出身的法國導演西里爾.泰斯特(Cyril Teste)改編,並找來法國影壇女神伊莎貝.艾珍妮(Isabelle Adjani)擔綱女主角,以「失去青春的女性演員」為題,向觀眾證明年齡不該是女性演員的限制。

伊莎貝.艾珍妮的頭銜無可計數:五度獲得法國凱撒獎最佳女主角,兩座坎城影展最佳女主角獎,並獲奧斯卡獎兩度提名最佳女主角。本劇為艾珍妮少有的舞台劇作品,據傳也是其言志之作。故事以事業巔峰卻年華老去的女明星,內心混淆於戲裡戲外的角色與真實,人生與劇情交錯映照,層層疊疊讓幻想與現實的分野逐漸模糊。出身視覺藝術與影像的導演泰斯特,善用艾珍妮熟稔影像表演的優勢,於舞台中央懸掛巨幅螢幕,全劇以黑白影像即時投影,攝影鏡頭穿梭舞台前景與後台,影像以全知者與編劇視角,觀察周遭一切事物對主角自我價值判定的影響,觀眾同時可看見演員充滿情緒的肢體表情,也不會錯過細緻的臉部情緒。而艾珍妮輕鬆遊走影像與劇場能量的演技與詮釋,也讓此劇在首演後,獲得國外劇評一片盛讚。

回歸莎劇時代的全男版《馬克白》

二○一七年義大利戲劇最高榮譽的烏布獎(Ubu Awards),將戲劇大賞頒給帶有濃厚自然儀式感的亞歷山德羅.塞那(Alessandro Serra)執導的《馬克白》。劇中,說著義大利薩丁尼亞島上的方言,在乾淨如畫布的極簡舞台上,透過石塊、鐵製桌椅搬移的詭譎刺耳聲響、互相撞擊的厚重悶聲,結合島上的原始古老傳統祭典感走位,留下脫去色彩與性別後的人類慾望原型。舞台上從道具至服裝,呈現一片神秘黑白色調,演員以肢體、言語的聲響與張力,聚焦表現主角馬克白將軍掙扎於道德與權利慾望,最終導致毀滅的進程。

劇評多以「忠實回歸莎劇時代全男版演出」與自然質樸、回歸劇本底蘊的的表現形式讚譽此一製作,塞那在訪問時卻表示,馬克白的腦海裡不斷想著明日與未來之事,造就他急欲想往前進,無法活在當下的生活狀態,終致發瘋。塞那認為,馬克白的角色特質即是現代社會的縮影,「今日的社會節奏匆忙急促,我們尚未準備好接受科技帶來的永恆可能,以及靈魂因此耗弱的現實。但也因為這種無能活在現狀的焦慮感,使馬克白這個角色變得非常活現與貼近現實。」(Tempi Moderni,2017.10)(註)

在影像創作與逐漸透過網際網路成為全球主要娛樂與訊息集散地的此刻,「劇場」此一需要觀眾參與的藝術與休閒形式,究竟存在的獨有身分是什麼呢?當影像不再成為劇場裡的奇觀,劇場面對大眾日常的各種新科技,會在舞台上開啟什麼樣的創意?正在「香港藝術節」裡展現。

註:www.nextfestival.eu/en/event/macbettu ,節譯自www.tempi-moderni.net/2017/10/11/macbettu-e-il-teatro-di-alessandro-serra/?fbclid=IwAR2Or-NfNFfLm1UFQGq5QhS7AlGynJMRGo-3dgCQNvqGbxfNimws5nNjR-U。

阿姆斯特丹劇團《假面》 (Jan Versweyveld 攝)

音樂

經典樂聲、跨界豐彩  火花四射的共鳴風景

二○二○年香港藝術節已來到第四十八屆,在表演藝術日漸多元發展下,音樂類的節目也隨之從純粹的古典、爵士跨出界線,與偶戲、影像、親子等類型相互結合。從幾場精選節目中,就能深刻體會藝術節主題「Resonance 共鳴」的實踐。

名家到訪  揮灑經典樂章

首度訪港的指揮尼爾森斯(Andris Nelsons)率領波士頓交響樂團(BSO),將為藝術節揭開序幕。作為全球最著名的管絃樂團之一,BSO以高質量的絃樂聲響聞名。擔任樂團第六個樂季音樂總監的尼爾森斯,去年被古典音樂雜誌權威Musical America選為「年度傑出藝術家」,二○二○年更將擔任全球矚目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指揮,聲望如日中天。兩場音樂會帶來的曲目有膾炙人口的德弗札克《新世界》、拉威爾《達芙妮與克羅埃》第二組曲等。莫札特與貝多芬兩首協奏曲則由各大音樂節爭相邀約的之名鋼琴家耶菲姆.布朗夫曼(Yefim Bronfman)所擔綱。曾在受訪中表示:「我想我與人合作的秘訣是『不要太禮貌』,要敢於表達意見和想法,才能擦出火花。」屆時樂團、指揮與鋼琴家將有什麼樣的互動,將是節目最為可看之處。

曾被指揮家祖賓.梅塔(Zubin Mehta)比喻為「新世代的海飛茲」,宓多里無疑是同世代首屈一指的小提琴家之一。從幼年時期一鳴驚人,持續至今四十餘年仍維持著頂尖的水準,非常人能及。原因不僅在超凡的技巧,擁有「東方珍珠」美譽的她,更源於音符中的哲學意涵。此次合作的琉森音樂節絃樂團來自瑞士,至今六十多年的歷史、義大利名琴的加持及團員們高度的能力,讓《華盛頓郵報》形容為「黃金般優美的音色」。此次合作貝多芬三首最重要的小提琴及管絃樂作品,將讓觀眾在一個晚上,盡享樂聖的絃樂經典。

影、偶加持  音樂演出也好「看」

《大地之歌》可說是馬勒經過一連串重大打擊之後,沉澱再出發的作品。取材自唐詩,但經過翻譯轉化之後,意義卻超越了原詩。對於馬勒,樂曲透露出一種獨特的心境;但對於真正懂得中文的我們,則多層既遠又近的美。多媒體版的《大地之歌》由洛杉磯愛樂音樂總監杜達美委約,去年首演距創作恰為一百一十年。此次在香港管絃樂團的現場演奏下,智利影畫劇場運用光影交疊高科技後,兩位聲樂家與影像幻境融合一體。絢爛與立體的色彩衝擊觀眾視聽經驗,也彷彿將作曲家對於人生無常的喟嘆,娓娓道來。

《費黛里奧》是貝多芬唯一一齣歌劇作品,劇中主角為了含冤的丈夫,不顧安危女扮男裝潛入獄中搭救。看似簡單的故事,卻透露貝多芬期待的多種面向——忠貞的英雄形象、理想女性的特質,以及對自由的歌頌。歌劇在舞台上已有各種詮釋,然而以木偶作為演員則是此節目絕妙之處。薩爾斯堡木偶劇院創立於一九一三年,早在一九三七年即於巴黎世界博覽會中榮獲金獎。多年來在歌劇、芭蕾及童話表演中,以細緻刻畫的木偶成功地營造出特殊的景致。二○二○為慶祝貝多芬兩百五十周年誕辰,波恩貝多芬藝術節委約劇院創作新版《費黛里奧》,並由著名德國導演托馬斯.賴克特(Thomas Reichert)及舞台設計師米高.西蒙(Michael Simon)掌舵。此次演出,將讓貝多芬磅礡的音樂、崇高的精神及偶戲的工藝之美,傳遞到香港這片土地。

《首演之夜》 (Simon Gosselin 攝)

舞蹈

國際大團vs.在地年輕創意  大師身影瀟灑再現

舞蹈方面,依舊維持歷屆以來的國際芭蕾大團與香港實驗性年輕創作者平台的取向,除了有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以《舞過界》、《在不明確的世界中尋找意義》和《眾聲起舞》三檔節目展示優秀的香港舞蹈創作者外,大眾取向的節目也不含糊,堪稱老中青的舞壇明星齊聚,有老牌的俄羅斯莫伊謝耶夫舞團帶來兩套節目《舞藝翱翔》、《世紀傳奇》,澎湃地表現編舞家長年研究歐陸各國民俗舞的精華,也有以〈Take Me To Church〉MV滿身刺青的精湛舞技迷倒大眾市場的「芭蕾壞男孩」普隆尼(Sergei Poluin)《拉斯普京》等。

回顧舞蹈大師身影

歐陸當代舞蹈大師也不缺席,今年度除了有威廉.佛塞的《靜夜之舞》(此作在香港演出後,當週週末即移師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節目名為《寧靜舞夜》,詳細介紹參見本期第60頁),還有與瑪莎.葛蘭姆、鄧肯並列當代五大編舞家的莫里斯.貝嘉(Maurice Jean de Berger)的洛桑貝嘉芭蕾舞團《貝嘉如是說》Dixit(2017)。

該作為舞團在貝嘉逝世十周年時,邀請導演馬克.侯勒堅(Marc Hollogne)創作,巧妙結合電影、舞蹈及戲劇,透過貝嘉珍貴的錄像片段、作品精華及現任藝術總監吉爾.羅曼(Gil Roman)的新編作品與舞團的現場演出,記錄也演繹一代舞蹈大師的「話語」——文字的、身體的、心靈的——如何與當下現場再次對話。

「這個作品使我們更接近靈感的來源:它從何而來? 我們如何創新而不重複自己? 我們如何將捕捉到的靈感轉化為舞蹈語言? 」侯勒堅表示,此作最核心的是在把握創造性過程中,也要「深入到貝嘉和羅曼的獨創的心靈中。」

激昂探索當下的女子獨舞

值得一提的還有曾獲西班牙國家舞蹈大獎的佛朗明哥女皇羅西兒.莫琳娜(Rocio Molina)的獨舞作品《從天而降—佛蘭明高女子》Caída del Cielo

莫琳娜於一九八四年生於西班牙馬拉加,三歲開始跳舞,七歲編舞,舞蹈神童如今被譽為廿一世紀最出色的佛朗明哥舞者之一,她以無可挑剔的技巧,狂放不羈地糅合了傳統與當代的跨界思維征服舞壇,英國《衛報》舞評人Luke Jennings給予《從天而降—佛蘭明高女子》五顆星評價,從此作西班牙文標題來看,是墜落(Caída)與天堂(Cielo)並存,他指出:「她的舞蹈描繪了一個女人,因為期望自己同時扮演這兩個角色而被撕毀。」

《從天而降—佛蘭明高女子》是這位優異的舞蹈家現階段對性別、身體、自我認同的階段性總結,具備了佛朗明哥舞蹈的一切元素,但在演出過程中不斷被這位優異的舞蹈家翻轉,也正如她自己對此舞種的定義:「重其本質,但擁護前衛」。

亞歷山德羅.塞那《馬克白》
智利影畫劇場—馬勒《大地之歌》
洛桑貝嘉芭蕾舞團《貝嘉如是說》 (BBL Gregory Batardon 攝)
羅西兒.莫琳娜《從天而降—佛蘭明高女子》 (Simone Fratini 攝)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5期 / 2020年0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5期 / 2020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