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開箱創作者的「未竟之室」

史蒂芬.凱吉的五個物件

手搖音樂箱 (Rosemarie Elbe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你想過死亡嗎?你想過當你離世之後,你留下的各種物件,將如何訴說你這個人的一生?繼《遙感城市—台北》之後,里米尼紀錄劇團導演史蒂芬.凱吉將再訪台北,帶來《未竟之室》,打造八個房間,透過八個人物的人生物件,讓觀眾聆聽他們對死亡的想法,同時思索「死亡」這件事。我們也邀請了史蒂芬.凱吉參與這次的開箱企畫,與讀者分享那些可用來敘述他生命點滴的私密物件。

 

手搖音樂箱

這是一位俄國人專門為我製作的,裡面安裝了mp3播放器,它超棒的地方在於完全不需要電池與電源,手搖轉得快,音樂就變大聲,反之,就變小。它啟動的能量來自於人,就像我們諸多創作一樣,若沒有觀眾與之互動,甚至自己參與扮演角色,作品就無法成立。

筆記兼日記本

一提到遺物,通常,人們最先想到是筆記本、日記,這是最典型的遺產了。像布萊希特留下最多的,就是他手寫的筆記本。這樣的本子,我前前後後有四十多本,時而描寫當下的世局、記錄下個創作的想法,有時也寫入我的傷感,也有只因無聊而寫的東西。實話說,近期我手寫的太少,大多還是鍵入電腦,以便儲存與傳輸檔案。但我認為,寫在紙上,是個相當好的方法。

筆記兼日記本 (Rosemarie Elbe 攝)

望遠鏡

對我而言,戲劇是個互動的過程,然而,有一系列里米尼紀錄劇團的作品,是讓觀眾從高樓上,用望遠鏡,遠眺城市風景。因為,有時,人們想不受干擾地觀看。當然不是藉此去偷看私人住所,而是以旁觀者的腳色,看現有的體系,如公共場所,或像《蝗蟲》Locusts(2009)一劇,在玻璃飼育箱裡的蝗蟲很小,非得用放大鏡才看得清。我們有時會運用望遠鏡或顯微鏡等設備,無形中使戲劇更加跟科學靠攏。

甩炮

這是甩炮,用力往地上一丟,就爆了,一個大聲響後就沒了。我有時會把它當作生日禮物送人,它象徵著事物的短暫性。在我們這個訴諸永續性的時代,不禁得問,戲劇的永續性何在?戲劇發生的當下雖美,但它演過了,就過去了,並不能作為遺產延續下去。如我們廿年前的處女作《填字遊戲進站》Kreuzworträtsel Boxenstopp(2000),演員是一群八十歲的老太太,他們現在都已經仙逝了,這齣戲自然就不可能重演了,一如此甩炮,僅有曇花一現的美麗。

望遠鏡 (Rosemarie Elbe 攝)

鐵皮發條機器人

它跟手搖音樂箱不同之處在於,只要上了發條,它自己就會動,你不需要在場。一如我曾製作的一部作品《恐怖谷理論》(內容是關於人類對機器人的感覺的假設),二○二○年將到亞洲巡迴演出。舞台上只有一個演獨腳戲的人形機器人,它是仿真人德國當代知名作家托馬斯.梅勒 (Thomas Melle)而製的。他寫了一本超厚的書,關於他的躁鬱症,在此劇中他則提出個論點,人最好還是利用科技的可能性,讓機器取代人們,去處理他們不擅長的事物,因此,他讓這個幾乎以假亂真的人形機器人取代他,進行一場講座展演(lecture Performance)。

甩炮 (Rosemarie Elbe 攝)
鐵皮發條機器人 (Rosemarie Elbe 攝)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5期 / 2020年0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5期 / 2020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