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上海

十五億人民幣的豪賭 「太陽」要在東方再起?

太陽馬戲團在中國的專屬駐場劇院「杭州新天地太陽劇場」。 (芮卿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加拿大的「太陽馬戲團」因高達九億美金的嚴重債務問題,必須面對破產的申請,但肺炎疫情讓票房收入驟減,只得解雇近95%的員工。但其大股東上海復星國際集團表示,因中國疫情得到控制,因此太陽馬戲團在中國的業務正在恢復,杭州駐演也正在準備演出。但耗時五年、耗資十五億人民幣的杭州大秀《X綺幻之境》是否能成功讓中國觀眾買單,讓「太陽」重新在中國升起呢?

江南四月,漸漸草長鶯飛;環球彼岸,卻進入了至暗時刻。

曾經享譽全球的加拿大國寶「太陽馬戲團」因高達九億美金的嚴重債務問題,此刻不得不面對破產的申請。它連續三週在其官方網站上放出六十分鐘特別節目,並發布文字表示:我們永遠為觀眾留一盞燈。面對這「最後一小時的表演」和照亮漆黑舞台的燈盞,無數網友和粉絲留下了悲悵的熱淚!

誰也沒有想到,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的肆虐,似乎成了壓垮這個巨人的最後一根稻草。太陽馬戲集團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丹尼爾.拉馬爾無奈地表示,目前票房顆粒無收,已解雇4,679名員工,占太陽馬戲團員工總數的95%。雪上加霜的是,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則直接將太陽馬戲團的企業家族評級降為垃圾級,前景極為黯淡。

高投入低產出  註定悲劇的經營模式

此情此景,讓所有曾經為太陽馬戲團那句「一生必須看一次」的口號而感動過的粉絲們,都犯起了疑問:世界第一的戲劇製作公司到底怎麼了,「太陽」明天還會不會照常升起?

作為太陽馬戲團的大股東,上海復星國際集團迅即對外回應:儘管受疫情影響,太陽馬戲團在全球的業務停擺。但中國的疫情得到了控制,因此,太陽馬戲團在中國的業務正在恢復,杭州駐演也正在準備演出。復星國際還表示:疫情之下,所有股東和加拿大當地政府都在積極提供各種支持,復星對其長遠發展仍有信心。

儘管備受外界期待,但曾經輝煌如日的太陽馬戲團,沉淪到如今這般境地,也是事出有因。其核心的問題就出在太陽馬戲團的營運歷年來仰仗的是「高投入、低產出、高票價、高票房」模式,它的盈利收入85%依賴於單一的票房。為了獲取更多的票房,就必須擁有持續的新劇目創新力,因此,它將每年演出利潤的10%分配給全體員工,而將其他所有收益都用於新節目研發中。但每一部新劇目都是耗時漫長、耗資巨大的研發製作過程,只不過開頭幾年,因為它橫空出世所帶來的成功,掩蓋了這個營運方式的缺陷。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網路的興起、市場的飽和、目標人群的小眾化,低產出、高投入模式的嚴重弊端便顯現出來了。在過去的幾年間,新劇目已失去了早年的神秘和驚豔,再沒能給太陽馬戲團帶來更多的票房收入,東京、澳門、拉斯維加斯和洛杉磯等大型駐場演出紛紛關閉,也絕非偶然。因此,高昂的成本投入,單一的盈利模式,就成了太陽馬戲團跨不過去的一道鴻溝。

進入中國市場  能讓太陽再起?

對於進入中國市場,不失為是太陽馬戲團的一次豪賭。五年前讓上海復星的併購,一方面是出於對資本的渴求,一方面則是急於進入新興市場來挽救票房。他們把寶押在了中國正在崛起的中產階級消費群體上。拉馬爾說,他相信經過未來二至三年的發展,中國的消費者將會願意為欣賞一場夢幻演出而支付高昂的門票。於是,耗時五年、耗資十五億人民幣的大秀《X綺幻之境》在杭州誕生了;這是太陽馬戲團在全球第十部駐場秀,也是中國唯一的駐場秀。它從一出生起,就要面對兩個挑戰:一是投資十五億,多久才能收回成本和盈利?二是太陽馬戲團如何將內容本土化?據業內人士告知,《X綺幻之境》給人印象深刻的是兩個旋轉觀眾席和三面包圍的舞台,製造出絢麗而光怪陸離的時空體驗;但是人們更欣賞的是太陽馬戲團早期那些充滿人文意味、歌頌生命的作品,它們能讓人感受到濃烈的情感和價值觀,而不是這些劇情很淡薄、感受低齡化的視覺刺激。

說到底,「太陽」明天一定會照常升起,但有可能是一個我們不再熟悉的「人造太陽」。倘若它明天轟然倒下,也不必驚訝,在資本橫行的商場上,那也算不得是什麼稀罕事!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5/05 至 05/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9期 / 2020年05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9期 / 2020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