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劇場導演、戲劇製作人黃毓棠 導演是掌舵者,也是修行者

黃毓棠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跟著恩師李國修十四年,原本以為一輩子就只會在劇場工作的黃毓棠,因恩師辭世,生命卻開拓出不同的道路。踏入影視圈培植新生代演員有成後,又重拾起難捨的劇場因緣,將恩師的經典之作重新搬上舞台。敏於觀察、情感纖細的她,強調導演工作要「確定」,「導演是整艘船的掌舵者,所有判斷與指引會決定演員的方向。」導演也要能夠被信任,要承擔演員對你的信任感,「帶人要帶心,說穿了,導演其實是一名修行者。」

2020李國修紀念作品《莎姆雷特》

8/2122  1930   8/2223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10/10  1930 臺中市中山堂

11/7  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11/14  19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12/19  1930   12/20  14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12/26  1930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演藝廳

INFO  www.facebook.com/LTspirit/

卅三分鐘後,黃毓棠第三度噙著淚哽咽。行前我打定主意,盡量不提及她的恩師李國修,但每每她聊起如何離開劇場、踏足影視,又再度堅持回歸劇場的心路時,還是不免流露對恩師教誨的深深感懷。

恩師病逝 人生有了曲折

「我高中是影視科班,其後進入北藝大學表演,大三時在屏風表演班擔任服裝管理,自那時起跟著國修老師十四年,原本以為這輩子都要在劇場,專心做好導演工作。直到二○一三年國修老師病逝,瞬間暫停了我的劇場生涯。」黃毓棠回憶道。其時正逢卅七歲的她,身懷第二胎,原立志一輩子當導演,卻因無常驟臨,人生有了曲折,也陷入迷惘,所幸貴人牽引,二○一四年因緣際會跨足影視圈,開辦台灣新生代演員培訓課程「華流之星」,得以將在劇場習得多時的養分,轉個方向延續,培育出的新生代演員陸續獲得肯定。

在電視台高壓的工作環境下,她始終心繫劇場,也無法忘卻恩師教誨,於二○一七年同老公亮哲創辦「亮棠文創」,再度接枝劇場導演身分,回到劇場深耕。而影音串流時代來臨,黃毓棠帶著跨足影視的視野,擴充劇場表演養成功底,站上左右逢源的位子,企圖雙向打通,而無論居止哪個領域,「傳承」一直是她視為精神信仰的責任感,「我想把劇場和影視規模打開,其實也是一種雙向傳承了。」她說。

「現在雖身處高壓,但我卻很自在。」黃毓棠笑道。「劇場是讓我元神歸位的地方,自在的狀態遠遠超越高壓狀態,我現在很是滿足。國修老師曾說創劇團一求溫飽、二求安定、三求傳承。現在溫飽沒問題了,我也有讓我信任的團隊,接下來就是如何把它做大。」

導演,是一名修行者

身為導演,觀人識事的能力,要比敏銳再多一些,黃毓棠不諱言她的敏銳是貼著生命經驗而來。自小家裡經商,隨父母生意往來,黃毓棠見識許多人的樣態,加上她從小是個喜歡觀察人的孩子,甚至會以文字素描人的特性,因而對於細節的探勘與分析,自有她一套內在演繹邏輯,「家裡的環境也從很好到普通,人來人去看過很多高處與卑下,正面與負面。」看盡人生起落,擴展生命眼界,對於生老病死與人間事,黃毓棠有深一層的理解與體悟,無形加持導演時的功力與功能。

對於演員的每一舉手投足,她都仔細從旁觀察,尤其是專注力,「只要專注,沒有不好的演員。因為唯有專注,才有相信,相信才會進入角色。你若無法進入角色,呈現出來的身體線條、說話時是否心虛,觀眾都看得出來,只是要不要戳破你。」黃毓棠時時站在觀眾角度審視自己,據此拿捏導戲分寸,因此導演也需要揣摩觀眾心理,思考戲劇與觀眾與時代之間的各種關係。

這些其實都是在李國修老師身旁紮實學到的,她堅定地說:「必須從『確定』兩字出發。導演是整艘船的掌舵者,所有判斷與指引會決定演員的方向。當演員相信導演,我就要比演員做更多的功課、更確定他所扮演的角色在某一部分所要呈現出來的感覺,也要從觀眾的感受出發,了解觀眾從踏進劇場開始的所見所聞與感受。一切事情,導演必須給出確定指令,也才能讓演員確定怎樣演出。」

心理素質更是她看重的要件之一,「導演非常需要EQ。我是一個從來沒有因為排練而對演員發過飆的導演。演員是個有機體,當他認為自己做不到、或逃避做到時,再給他更多個人情緒反而會讓他退步。導演也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是要能夠被信任,並且要承擔演員對你的信任感。帶人要帶心,說穿了,導演其實是一名修行者。」

喜劇最大忌諱 存有笑的期待

將再度推出的《莎姆雷特》從一九九二年首演至今已廿八年,中間黃毓棠曾參與二○○六年與一三年的改版,讓劇本與時俱進,「因應時事,會處理用字語彙,與當下實際的生活語言扣合,同時依照觀眾心理來調整節奏跟情緒。」即便如此,要在原劇已是經典的框架下,尋求突破,確實不易,除與影視圈演員合作,如藍鈞天、鬼鬼吳映潔、阿喜、陳大天、大文等人,接演劇中李修國角色(最初由李國修詮釋)的林子恆,更在幾年的劇場經驗裡重新賦予可能性,彼此擦撞出火花。

而亮棠文創前後推出的兩檔作品,俱為喜劇,令人不免好奇敏於事而纖於情的黃毓棠是否對於悲劇有其他意見?「悲劇是將困境讓觀眾有帶入感,讓他們跟悲劇同步;喜劇讓你看見我的困境,但是我很努力想擺脫那個困境,本身演的是困境,但一直重複想突破,觀眾就會覺得很療癒。我個人喜歡看悲劇,但卻喜歡做喜劇。」導戲時,黃毓棠從不刻意預設觀眾笑點,反而認為喜劇演員/導演最大的忌諱便是於存有笑的期待,「在排演《莎姆雷特》時,我總跟演員說:『我們不會搞笑喔,沒有搞笑成分,你們一定要理解什麼是困境。』角色力擺脫人生慘況,愈想要不慘反而愈顯得蠢,努力的過程,觀眾自然會心一笑。」

回顧自己的前半生,是否也能用導演喜劇的態度看待過往的不順遂呢?黃毓棠笑說自己是轉念王,上一秒焦慮,下一秒樂觀,檢討從來是面向自己,而榮耀歸功團隊。「我有一個團隊,有挺我的演員,我很幸福呀!人生其實沒有那麼困難,很多人是把自己的人生活難了。」黃毓棠顯得大度,坦言是從李國修身上習染而來的生活態度,但依然心有感慨,「國修老師是一個很大方付出、很幽默的人。我人生最難的部分就是失去國修老師吧,從此,沒有人可以問,得自己找答案了。」講著講著,眼淚又差點忍不住了。

人物小檔案

◎ 畢業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

◎ 現為亮棠文創藝術總監、怡佳娛樂副總經理,並曾任屏風表演班助理藝術總監,為李國修弟子之一,於2017年與亮哲創立亮棠文創。

◎ 導演作品有《北極之光》、《三人行不行》、《徵婚啟事》、《婚外信行為》、《女兒紅》、《西出陽關》、《莎姆雷特》等,並任戲劇表演指導、戲劇製作人、「華流之星」戲劇培育總導師等職務。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8/10 至 08/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2期 / 2020年08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2期 / 2020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