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漫步地方,作為行動代號╱觀看的方式╱觀演關係

以移動的身體記憶地方,改寫日常 走出黑盒子 重新「認識」世界

《日月潭是一個水泥盒》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當觀者從黑盒子劇場走入現實空間中的「地方」,原本對於黑盒子空間可透過不同展演重新塑造單一空間的想像,替換成一座城市、一個街道社區、一棟特定建物、一段交通樞紐與運輸系統,有時候打開的是人與人之間溝通的可能性,有時候則是透過身體感覺城市的流動,有時候是傾聽一個地方——從觀者主體身體的漫步移動、感官對周遭環境訊息的接受與交換,都讓原本制式的展演關係,發生一定程度上的變化。

「空間」(space)與「地方」(place)最主要的差別是特殊性的添加——後者多了情感、記憶、認同與關係的連結,就可能讓原本中性的「空間」有了「地方」日常生活的溫度。以《地方:記憶、想像與認同》作者克瑞斯威爾(Tim Cresswell)的說法就是:「地方不僅是世間事物,還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式。」

從人文地理學對地方與空間認識,轉換到表演藝術的領域,當觀者從黑盒子劇場走入現實空間中的「地方」,原本對於黑盒子空間可透過不同展演重新塑造單一空間的想像,替換成一座城市、一個街道社區、一棟特定建物、一段交通樞紐與運輸系統,都可以是展演發生的現場。從觀者主體身體的漫步移動、感官對周遭環境訊息的接受與交換,都讓原本制式的展演關係,發生一定程度上的變化。

機遇 體驗當下的環境變因

移動與特定場域的加入,讓漫步劇場(Promenade Theatre)的觀演關係(Spectatorship),除了增添變動不居的現實背景,也多了幾分當下不確定的環境變因。機遇有時候甚至成為左右參與體驗至關重要的核心。將展演地點設置在大眾交通運輸樞紐「台北車站」的作品,除了近期「參零柒」的《Blablabla城市漫遊版》,還有二○一八年「黃/瑞/漢」《過站不下的心理時間》。

前者希望編排(choreograph)觀眾,期望觀眾在一連串字卡指示與提問中,重新觀看與體會一個城市。事實上,《Blablabla城市漫遊版》在沒有演員、沒有故事、沒有劇本的結構下,開啟更多的反而是人與人之間相遇、對話的機遇。觀眾作為演員與故事的提供者,如何透過《Blablabla城市漫遊版》與身邊的夥伴進行短暫卻彌足珍貴的親密溝通,從而拉近與陌生個體的距離。後者《過站不下的心理時間》則是透過演員、耳機聲音聆聽、魔術與心理測驗,創造一段與旅程有關的故事。置身在不停運轉的城市過渡性空間,如法國人類學家馬克.歐傑(Marc Augé)所謂的非地方(non-place),觀眾暫居曖昧的位置——一位過客、旅客或是旁觀者?兩個展演共同提問了台北車站、捷運站、桃園機場作為大眾交通運輸樞紐的中性空間與個體記憶的關係。

山東野表演坊《富世漫步─有火的地方就有故事》 (高穆凡 攝 山東野表演坊 提供)

特定地方 與日常裡的議題連結

也有與特定議題、特定地方有關的漫步劇場。山東野表演坊《富世漫步─有火的地方就有故事》把演出場景拉到花蓮縣秀林鄉富世村,是演出與導覽共構的應用劇場。以當地居民和他們的故事作為展演主體,觀眾跟隨演員遊走漫步在該區民宅與街道內外,與同場觀眾圍桌共食太魯閣族傳統美食:香蕉飯、竹筒飯、山豬肉燒烤,共飲飲料啤酒……此刻身體彷彿還殘留山的氣息與立霧溪水流淙淙的聲景,迴盪家園故土與土地正義的隱隱殘響。

又或是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消逝之島》,從團隊長駐的台北市社子島拆遷與都市開發為議題,二○一九、二○二○連續兩年以當代馬戲、物件裝置、樂器聲響,與觀眾一起製造噪音,以廟埕作為結界,在巷弄與堤防邊走走停停。(此作的發展更早於二○一九年)觀眾在間歇不斷路過的車流干擾下,除了佇立凝視表演,也同時透過行走記憶沿路的風景。這塊介於長期限地開發與地處都市邊緣,同時也是淡水河與基隆河河岸包圍之島的交界處。當觀眾隨著彷若踩高蹺的競選代表沿街廣播演說來到河堤邊,在河岸公園與高架橋下,樂手激昂的即興混雜著都市交通車流呼嘯而過發出的噪音,表演者揮舞著燃燒的火球、鏤空的支架裝置似易碎的城市骨架,微幅擺盪著城市自己的身軀。《消逝之島》以當代馬戲、雜耍、戲謔、遊街的冷靜姿態,緩緩帶領觀眾行走過一個地方,名為社子島的地方,再現了都市開發議題與穿梭在日常間微妙擺盪著地平衡。

想像的縫隙 用身體記憶地方

漫步劇場有時候打開的是人與人之間溝通的可能性,如《Blablabla城市漫遊版》;有時候則是透過身體感覺城市的流動,如《消逝之島》、《過站不下的心理時間》;有時候是傾聽一個地方,如《富世漫步─有火的地方就有故事》。又或是透過氣味與空氣的濕度來記住與地方的記憶,比如林亭君、張欣和利安.摩根(Liam Morgan)的《日月潭是一個水泥盒》,就透過漫步在迪化污水處理廠由下而上,在下層至中層(初級沉澱池、深槽曝氣池、二級沉澱池)往上層地面層移動(休閒運動公園),穿越豔陽炙烤再行走至側邊室內展演空間(台北試演場),讓穿梭在自然林中的影像、現場即興聲響、盆栽植物與動力裝置洗滌觀眾的精神與心靈,以及從污水廠內部吸附在身上的臭味。演出最後結束在鳥瞰淡水河岸的景觀平台,原來都市建築內部的複雜管線如污水處理廠,與自然的河道景緻,就在一線之隔。

漫步劇場透過移動的路徑改變了原本認識世界的方式,如同《日月潭是一個水泥盒》讓觀眾移動迴返於淨化城市的機械設備與藝術展演之間,在日常的現實空間與藝術家創造的情境空間之間,不論原先是陌生還是熟悉的地方,那曖昧的想像性隙縫,正同步以移動的身體記憶地方,改寫日常。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0/05 至 10/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4期 / 2020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