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 ARTalks

不用照片,我們如何思念一個人,也關於我們為何作劇場

余彥芳在大紙上以自己為本,畫出父親的身形。 (陳藝堂 攝 黑眼睛跨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消失三》優秀之處,在於能「從比喻中再生比喻,從畫面再生畫面」,白布加上(站立的)靜止人物,有了蠟像隱喻之後,接下來,彥芳鑽入白布裡頭,觀眾慢慢下台回座。隔著白布,隱約只見彥芳身形,白布加上(躺臥的)靜止人物,有了死亡的隱喻,而後,白布底下灌入風,一人拉住白布一角上下甩動,整片白布化作波浪,一波、一波、一波,又是一個時間與消逝的比喻。

《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

11/22~24  新北板橋 驫舞劇場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5期 / 2020年0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5期 / 2020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