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上海

一笑值千金! 「脫口秀」是門好生意

新天地上演的「噗哧脫口秀」。 (新天地笑果工廠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九月底十月初。魔都落英繽紛。「票子有嗎?票子有嗎?」「我花八百從黃牛手裡買的,聽說票價兩百多的已經炒到一兩千了。」演出館外年輕人絡繹不絕,互相探詢。這一幕發生在號稱時尚生活銷金窟的新天地。這裡沒有名家大牌,也沒有名團名劇;有的僅僅只是一場場簡簡單單的脫口秀而已!

秋天的九月十月,對於演出市場來說,向來有「金九銀十」之說,正是掙大錢的好日子。

儘管目前大陸文旅部門已經允許劇院上座率可以達到75%,但誰也沒有想到,真正賺得盆滿缽滿的既不是輝煌的交響樂、歌舞劇,也不是經典的傳統戲曲或舞臺劇,而是以往只能在犄角旮旯說說笑笑小段子的脫口秀。

素人開講  笑點戳中生活痛點

自中秋以來,上海新天地的笑果脫口秀演出票價定為三百八十至四百八十元人民幣,這意味著去現場聽脫口秀的成本已跟去上海大劇院觀摩演出看齊。知名脫口秀藝人呼蘭在百城巡演的哈爾濱站,主辦方開出的最高票價居然達到了六百八十元人民幣,相當於看了一場「五月天演唱會」。

而在北京,知名的脫口秀廠牌「單立人喜劇」中秋檔的十一場演出更是早早就掛上了「已售罄」的紅牌;湖南笑嘛脫口秀俱樂部主理人則對外透露「過去是無人問津,如今是出票不到廿分鐘就售罄了。」

其實除京滬外,今年中秋假期間的脫口秀演出市場已呈全面爆棚,分布在廣州、深圳、西安、鄭州、長沙、南京、寧波、長沙等地的上百家脫口秀廠牌的票房生意都迎來了其他演出團體羡慕不已的小高峰,真可謂是一笑值千金,脫口秀成了一門好生意!

說來也奇怪,沒有舞台設計,沒有音樂,沒有服裝化妝道具;只有燈光,只有段子,只有一支麥克風的脫口秀何以能在中國演藝市場異軍突起,搶了各家明星大牌的風頭呢?

從表面來看,是脫口秀藝人頻頻現身中國大陸興旺的電視和網路綜藝節目,從而帶紅了脫口秀演出;但它的底層邏輯上,實際卻是體現了當下中國社會文化心裡結構的一種異動和潮流趨向。首先伴隨著網路的興盛,以網路社交和生活方式的年輕一代文化受眾,正逐漸成長為今天文化消費的主力人群。當他們所熟悉和習慣的網路碎片式社交文化日益成為當下社會時尚和主流時,碎片式的段子和笑話便開始成為大眾生活文化消費很重要的一部分。

其次,目前的脫口秀俱樂部演員都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基本都是非職業化的藝人,是生活中的素人。他們的段子能迅速觸及當下年輕人所特有的生活方式,他們的笑點,更是當代年輕人生活中的痛點,比如奮鬥的艱辛、職場的困擾、情感和金錢的難以捉摸等等。業界專家指出,他們往往從個人的經歷出發,通過自嘲、調侃、吐槽等方式將生活中的尷尬、難堪、痛苦化為一個個段子,給觀眾帶來「爽感」。一些在演出過程中脫口而出的金句往往能戳中大眾心理,更能引發情感共鳴。而年輕的觀眾們則在觀看別人自黑、自嘲的過程中,尋找到了發洩和慰藉,獲得了認同和治癒。

發展空間巨大  但能走多遠仍屬未知

所謂得青年者得天下,一支麥克風、一張嘴的脫口秀踩准了當下年輕人的脈點、熱點、痛點和笑點,它之所以能夠崛起並成為市場的寵兒,可謂恰逢其時,它的一枝獨秀,只有必然,沒有偶然。這也是非常值得中國大陸一些體制內演藝人員們思考的,因為你離生活有多遠,離市場就會有多遠!

不過,話也說回來。脫口秀在中國的發展畢竟不過十年左右,還遠沒有形成更廣泛的大眾基礎和社會氛圍,以及專業的表演藝術和市場化的發展管道、平台。大量重複的段子和過度消費相同話題的現象已經時有所見。曾在白宮表演脫口秀、調侃美國副總統拜登的著名脫口秀演員黃西警告說:「中國的脫口秀的發展空間是巨大的,但要警惕發展得過快,畢竟作品是需要時間來積累沉澱的。」因此脫口秀在中國之路究竟能走多遠,還是未知數!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1/01 至 11/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5期 / 2020年1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5期 / 2020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