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評論 Review | 戲劇

「愛情」難題該如何新解?

《分手快樂》歌曲表現不俗,充滿巧思,多以幽默輕鬆的調性、層次分明的歌詞來切入愛情主題。 (林育全 攝 PROJECT ZERO Performing Arts Management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愛情,不僅是音樂劇中時常出現的主題,也是汪鈞翌、王絲涵兩位創作者歷來作品的主軸,或創作慣性,或創作偏好,或創作賣點。就歌曲敘事上而言,已可見兩人表現不凡的創作潛力,但音樂劇畢竟不是單單只有歌曲而已,歌曲與歌曲之間的種種戲段都是音樂劇不可輕忽的一環——也許是最難發展的一環。

《分手快樂》原創音樂劇

3/7~3/22 台北 水源劇場

音樂劇有歌有舞,易渲染氣氛,常能吸引一般觀眾的注意,進而成為賣點,因此成為諸多劇團和製作爭相挑戰的戲劇類型,但光鮮亮麗的外表底下,需要的是劇本與詞曲的精密融合,往往要耗上許多發展階段的磨合與修整。由W Production的編劇暨作詞汪鈞翌、作曲王絲涵所創作的《分手快樂》,於二○一八年獲得廣藝基金會獎助創作作品的首獎,爾後歷經了不同階段的試演,此次於水源劇場的正式演出,不僅展現了音樂劇小品之作的精巧敘事與獨特魅力,亦足以見得兩人的創作潛力。

三組愛情關係卻同質性高

劇情直接把音樂劇常見的「愛情」主題推到前景,從一家「分手快樂事務所」的介紹開始,以一件情侶分手案例為起點,延伸出Kevin和Lily、陳俊和Helen、韋翰和Grace等三組人物對愛情不同的歷程、體驗和見解。就構作的角度來看,大部分浪漫愛情喜劇(romantic comedy)中的愛侶,是由於現實父權力量的壓迫,致使其情愛關係受到挑戰,種種關卡克服過後,方能成為眷屬;因此,這樣的喜劇走出了諸多層次,不只是愛情的,也是階級的、社會的。不過,此劇並未依循這樣的古典原型走去,而是幾乎全然聚焦於情愛,而且是多組情愛。如此敘事策略在以往作品中也並非罕見,如《奧克拉赫馬》Oklahoma!、《夥伴們》Company等,皆涵括了兩組或多組人物的不同立場,在愛情的主題上有了辯證,連帶地可在音樂的主題上產生變奏。

然而,《分手快樂》一劇雖延伸出了三組關係、三條軸線,兩兩交錯,看似藉由六位角色有了六部聲道,但各部立場差異並不大,再加上篇幅均重,致使這三對關係相互之間難以形成對照、對話,反而顯得整體劇情漫散、主客不分。情節發散並不必然是缺點,甚有可能形塑出某種充滿破碎跳躍的、呼應當代的後現代思維,只不過在這三段劇情同質性高,重情感而少角色,在各場景與各首歌曲中難以看見個別角色的獨特性,使此劇一方面看來未有主線貫穿、定錨,缺乏累疊的戲劇能量,另一方面,有了後現代散亂無章的表面,卻沒有後現代多焦點、多視角的本質。如此一來,最後的大合唱雖音場豐富、氛圍濃厚,也顯得乏力。

歌曲表現不俗充滿巧思

可貴的是,雖然劇情構作上少了力道,但歌曲表現不俗,充滿巧思,多以幽默輕鬆的調性、層次分明的歌詞來切入愛情主題。例如,〈一件小事〉以一件日常生活小事為起點,藉由歌曲流動的過程,將小事延伸出不同層次的意涵,呈現出情人爭吵的殘酷趣味。〈第四排左邊走道第二位〉交代了Kevin和Lily過去的種種回憶,藉由多種巧合,串連起角色關係的改變,從初次見面互看不順眼、發現對方與自己處境相當而產生默契,進而相知相惜,爾後此歌曲的再現(reprise)則由Lily一人唱出,藉由兩曲類似的旋律,映襯出情境今非昔比的感傷與無奈,以及角色的情緒反差。除了小巧的情歌之外,全劇亦不乏音場豐富、效果華麗的大歌曲。〈打開你的交友軟體〉以精采而多層的文本和音樂,引介了網路世界的多采多姿,給予整體曲目安排上令人耳目一新的視聽刺激。〈完美的約會〉由一樁灰姑娘計畫所開啟,韋翰和Grace在歌中模擬了一場四十八小時戀愛的理想內容,串接了多個時空段落,充滿流動,堆疊出紛陳多元且富饒節奏感的視聽場面——即便歌曲中也偶有資訊不明的時候,例如愛情演練為何是四十八小時?

愛情,不僅是音樂劇中時常出現的主題,也是汪鈞翌、王絲涵兩位創作者歷來作品的主軸,或創作慣性,或創作偏好,或創作賣點。就歌曲敘事上而言,已可見兩人表現不凡的創作潛力,但音樂劇畢竟不是單單只有歌曲而已,歌曲與歌曲之間的種種戲段都是音樂劇不可輕忽的一環——也許是最難發展的一環。整體來看,《分手快樂》有了良好的故事發想和充滿巧思的歌曲,然唯有在文本建構完整的基礎之上,方可走出愛情的、音樂劇的、也是兩人創作的新局。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5/05 至 05/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9期 / 2020年05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9期 / 2020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