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音樂

「初秋浪漫情」、「希里瑪蒂 VS 克拉拉」 長榮交響樂團 以浪漫塗寫秋季詩情

長榮交響樂團 ( 長榮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時至九月,秋天的氛圍也漸漸瀰散開來,配合秋日的易感與浪漫氛圍,長榮交響樂團將演出「初秋浪漫情」、「希里瑪蒂VS克拉拉」兩場音樂會,皆以被稱為「浪漫時期」的十九世紀作品為主,由音樂總監葛諾.舒馬富斯指揮,分別邀請台灣鋼琴家胡瀞云與大提琴家簡碧青擔綱演出,從「序曲」、「協奏曲」到「交響曲」作結,邀請樂迷共享專屬於秋天的浪漫詩情。

長榮交響樂團

初秋浪漫情

9/18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希里瑪蒂 VS 克拉拉

10/11  14: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23516799

告別炎熱的酷夏,隨著秋天到來,長榮交響樂團將演出「初秋浪漫情」、「希里瑪蒂VS克拉拉」兩場音樂會。配合秋日的易感與浪漫氛圍,兩場音樂會皆以被稱為「浪漫時期」的十九世紀作品為主,並採用樂團音樂會最經典的曲目編排架構:從「序曲」出發;以「協奏曲」承繼,將獨奏家的個人色彩,在與樂團的合作中增添全新火花;最後結束在「交響曲」盛大熱鬧的氣氛,完全滿足聽眾對於樂團音樂會宏大且變化萬千的交響聲響之期待。

音樂會各有特色  也形成有趣的對照

十九世紀被稱為古典音樂的「浪漫時期」,最早源於當時文學界對音樂的期待與褒揚。對他們來說,音樂這種難以具象圖解、無法用筆墨描寫其根本的藝術,反而是一種「純粹的浪漫」,更符合文學家所追求的藝術之最高層次──「詩意」。事實上,十九世紀音樂的確在作曲家的努力下,特別在音樂語言及音響色澤上有了飛躍的提升,使這門藝術的表現力近乎無窮無盡,達到文學家對音樂藝術的崇高期待,超脫文字所能表達的領域,企及至無法言喻的至高浪漫境界。

鋼琴家胡瀞云 ( 長榮交響樂團 提供)

兩場音樂會的序曲雖然都帶有標題,卻形成非常有趣的對照。韋伯的《歐麗安特》Euryanthe序曲出自同名歌劇,如同一般歌劇序曲,充滿詩意並濃縮預告整部歌劇的精華,標誌著德語浪漫歌劇的早期風格,並影響隨後的歌劇巨擘華格納。舒伯特的《羅沙蒙》Rosamunde共有十首戲劇配樂及一首序曲,但作曲家首演時來不及完成序曲,先是以自己另一齣歌劇《阿方索與埃斯特蕾拉》Alfonso und Estrella的序曲代替,現在世人熟悉的《羅沙蒙》序曲,實際上是直接使用作曲家先前完成的另一齣歌劇《魔法豎琴》Die Zauberharfe之序曲,亦即是說,這首序曲的音樂內容與戲劇《羅沙蒙》本身並無關聯。有趣的是,《歐麗安特》及《羅沙蒙》的劇本皆來自德國女作家謝吉(Helmina von Chézy),首演後兩部劇本受到嚴厲的抨擊,完整的作品很快被淘汰於歌劇舞台及戲劇舞台,但兩首序曲仍通過時間的考驗,《歐麗安特》及《羅沙蒙》之名反而活躍於音樂舞台,成為今日常見的「音樂會序曲」。

兩場壓軸的交響曲,分別是西貝流士《第一號交響曲》及舒曼《第四號交響曲》。西貝流士的作品洋溢著濃烈的芬蘭民族色彩,卅歲時已成為芬蘭的頂尖作曲家,其《第一號交響曲》更讓他走向國際,在德國傳統的交響曲架構與動機發展中,融合其極具個人特色的民族色彩音樂語法,雖然在十九世紀末,這樣的作品並不前衛,但仍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呈現異於傳統古典音樂的另一風景。舒曼《第四號交響曲》又被稱為「克拉拉交響曲」,題獻給其妻子克拉拉。首演時回響不如預期,舒曼於十年後重新提筆大幅修改,終於獲得成功,全曲四個樂章一氣呵成,作曲家高超的動機發展技法,成就全曲樂思的緊密串連,塑造出統一的整體。

大提琴家簡碧青 ( 長榮交響樂團 提供)

兩位獨奏家  各演出拿手曲目

曾榮獲魯賓斯坦國際鋼琴大賽銀牌及紐約藝術家協會國際大賽鋼琴首獎的台灣鋼琴家胡瀞云,這次將與樂團合作舒曼《A小調鋼琴協奏曲》。在十九世紀前半,協奏曲以炫技當道,卻忽略音樂本身內涵,舒曼除了用文字強烈抨擊當時「炫技協奏曲」空洞的內涵外,也創作這首樂曲作為回應,強調樂器與樂團的對話關係、如同交響曲的聲響及動機運用,以追求更高的美學訴求,成為「交響協奏曲」的楷模。台灣大提琴家簡碧青曾被法國大提琴泰斗傅尼葉讚譽「天生拉大提琴的奇才」,這次除了演奏德弗札克《G小調輪旋曲》,更帶來其丈夫瑞士作曲家穆勒(Fabian Müller)的大提琴協奏曲《希里瑪蒂》Sirimadi之台灣首演。樂曲取材自泰國的古老傳說,描述皇后希里瑪蒂的故事。這首樂曲完成於二○一一年,雖然是廿一世紀的作品,作曲家運用了傳統泰國樂器,但整體聲響並不艱澀,除了傳說的神秘色彩,更呈現浪漫壯闊的史詩氛圍。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3期 / 2020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