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上海

「一雞三吃」暗箱操作 劇壇黑幕撕開一角?

桂劇「《七步吟》海報。 (楊朋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近期一篇在微博、微信公眾號發布的爆料文章引爆了京滬劇壇乃至整個戲劇界,文中寫出主管大陸戲劇藝術工作的某文化官員熱中創作戲曲劇本,並向各地戲曲院團推薦排演,作品上演後再申報代表專業舞台藝術政府最高獎的「文華獎」,甚至一劇三團演,一本三稿酬,號稱「一雞三吃」……雖然目前的爆料尚不足構成內幕交易的證據,但黑幕揭開一角後,接下來呢?

中國大陸政壇的反腐倡廉、掃黑除惡之風,迄今為止成就顯著而頗得民心。長期生存在象牙塔內的戲劇界也未能置身事外,有跡象表明,潔白無瑕的象牙塔並非是一塊乾淨之地,或許黑幕的一角已被撕裂。

盛夏的江南,颱風雷雨頻現,而風起於青萍之末;草蛇灰線或在數年前已時隱時現。

爆料文章揭發官員「一雞三吃」

一篇來自於互聯網新媒體微博、微信公眾號上的〈一專多能的裁判員與運動員〉的爆料文章,一發布即引起輿情譁然,霎時驚動了京滬劇壇乃至整個戲劇界的關注。據爆料者稱,在大陸戲劇界,無論是創作、排戲,還是宣傳、評獎及製作經費使用等方面,都存在著涉嫌黑箱操作和利益輸送等敏感問題,而且不是個別現象。文章披露說,主管大陸戲劇藝術工作的某文化官員熱中於自己創作戲曲劇本,並向各地戲曲院團推薦排演,作品上演後再申報代表專業舞台藝術政府最高獎的「文華獎」,而微妙的是,「文華獎」委會和負責日常工作的評獎辦公室,恰恰就設在該官員擔任主管領導職位的部門內。這就好比在賽場上又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該官員的作品在劇壇能屢屢獲得各種獎項也就不奇怪了。據披露,這位官員的作品曾獲得文華獎優秀劇碼獎、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重點資助劇碼、中國京劇藝術節劇碼一等獎等多種獎項,其中最為得意的當屬廣西的新編歷史桂劇《七步吟》。

據悉,新編桂劇《七步吟》曾於二○一四年獲得大陸「五個一」工程獎。按照官員自己的說法,早在廿年前,他就開始醞釀創作《七步吟》劇本,一次機遇讓他發現了桂劇的長處,終於使《七步吟》成功牽手廣西桂劇團。但詭異的是,《七步吟》獲獎的主演並非是桂劇演員,而是由來自上海的京劇演員傅希如、高紅梅和崑劇演員吳雙取代的混合陣容。饒有意味的是,幾乎就在《七步吟》排演的同時,這部戲也開始交由國家京劇院排演,作為參加二○一三年國家藝術院團優秀劇碼展演的劇碼,只不過劇名改成了《洛水伊人》。

而更令人驚詫的是,這部神奇的作品在桂劇版獲獎之後,又神奇地出現在了上海崑劇團的排練場上,領銜主演的是吳雙等上崑演員,劇名則搖身一變成了新編歷史崑劇《川上吟》。

爆料者稱,編劇如此赤裸裸地一稿三投,目的就在於以此遮人耳目,名正言順地牟取三部戲的稿酬,而這樣的稿酬則要比普通編劇的高出數倍。於是,這位名利雙收的官員也就獲得了「一雞三吃XXX」的「雅號」。

有異議者認為,三家劇團競相爭演同一部戲,或許該劇藝術水準極高,以致紛紛移植上演。但事實是否如此呢?除了某些專家非理性的溢美之辭外,觀眾的直接反應是:「剛看完《川上吟》,只想對編劇先生誠實說下最簡單的感想:可怕、可笑、可惱!」即便是力捧吳雙的觀眾也無奈地表示:「《七步吟》故事淡薄、人物無新意,一部曹丕曹植甄妃的三角戀,連鴛鴦蝴蝶都不如。」「《川上吟》充其量就是一部不成熟的瓊瑤愛情劇。」等等。

官員獲利院團獲名,何樂而不為?

爆料者還稱,這位嘗到甜頭的官員對「一雞三吃」樂此不彼,此後又創作了《屈原》,他左手將劇本交給了北京京劇院創排,右手又把它交給了浙江紹興小百花越劇團。於是,一個劇本兩部稿酬又穩穩落入囊中。

從爆料者目前發布的資訊來看,雖然還不足以構成內幕交易、權錢交易的法律證據,但個中的脈絡、蹤跡也未必是捕風捉影;況且這一現象也並非是個案,對地方戲曲院團來說,排演類似「一雞三吃」官員的劇本,其誘惑力是巨大的,官員可以獲得不菲的稿酬,院團贏得獲獎的名聲,雙方互惠互利,各取所需,何樂而不為呢?

眼下,爆料者撕開了劇壇黑幕中的一角,但暴風雨會來嗎?!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16 至 09/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1期 / 2019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1期 / 2019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