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戲劇

《新人類計劃:預告會後》 邀你共同在場 示範沒有預設終點的真實探索

《新人類計劃》期待「來賓」也都能夠在一路見證他們的探索、辯證,甚至失敗。 (新人類計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繼去年在臺北藝術節推出第一階段呈現,周瑞祥、陳煜典與王磑合作、從魔術出發進行探索的《新人類計劃》再度現身,推出《新人類計劃:預告會後》,以「回應」為命題軸心,對「預告會」之後所接收到的所有評論、回饋、聲音做出回應,他們將以發表會之名邀請「來賓」到場,誠實展現途中的他們如今身處的狀態。

周瑞祥X陳煜典X王磑《新人類計劃:預告會後》(現場直播)

4/11  1400160020002200

(每一場次的主題內容不同)

INFO  臉書搜尋「新人類計劃Transhumanism-周瑞祥」

《新人類計劃》是一場跳脫劇場和魔術框架的探索,內容涵蓋心理科學、催眠、身體和意識鍛鍊,探究唯物之眼、唯心之眼、苦行僧、技、查克拉、體術、自然力和雷門等八項能力潛質如何養成,由魔術工作者周瑞祥提出並以己身為實踐核心、搭檔導演陳煜典及魔術╱視覺藝術工作者王磑共同執行,共同探索在未來身而為人的可能。

這是一場暫訂為期三年的實驗,也是一趟不預設終點的旅程。在去年的臺北藝術節以「預告會」之姿問世後,除以每年一次的「發表會」為自己設下必須面世的期程,亦開放與各種場域、策展交會發生事件、共同在場的可能。在預計於今年八月發生的第二階段發表會前,《新人類計劃:預告會後》以「回應」為命題軸心,對「預告會」之後所接收到的所有評論、回饋、聲音做出回應,也將融入在這個時間點上對紛擾世界和自我處境的思索,誠實展現途中的他們如今身處的狀態。(目前因應肺炎疫情,演出改為線上直播)

得到超能力 讓魔術不會「只是魔術」

「一開始其實非常單純,就是他跟我說——我想要得到八種超能力,一起來做吧。」王磑這麼說。

《新人類計劃》的成形,也許可回溯到周瑞祥曾在樂悠悠之口做過的演出《中二病》,又或者是更早更早,對超能力的好奇與著迷。隨著他以「全台灣最有魅力的魔術師」之名逐漸被認識,他關注的焦點則一直都是一個更古老的命題:魔術該如何回應社會和人心。那是可以追溯到古老的史前,甚至未有魔術之名,當時的巫師和法師乃是為了「解決人的問題」而存在,因此施展奇術、祭儀,被奉為國師。那些對普通人來說的神奇力量,不僅引領人類解決當下的困境,也滿足了人心渴望超脫現狀的需求,提示了超脫的可能和途徑。然而隨著時間、文明的發展,許多「方法」漸漸分支而脫離了初始的廣大範疇(如催眠、占星術、心理學都漸漸獨立,煉金更是化學的起源),剩下的「魔術」則漸漸「只是魔術」,被歸為表演藝術的一種,日漸重視表演性、觀賞性及娛樂性後,「觀/演」的框架和觀眾對「被製造魔幻」的期待也無形中成為局限。

《新人類計劃》最直接來說,就是對框架的推翻,透過擴大定義,來「找回/找到」魔術的可能性。

周瑞祥關注的焦點則一直都是一個更古老的命題:魔術該如何回應社會和人心。 (新人類計劃 提供)

破除框架與定義 邀眾人創造「在場」機會

為了破除框架的預設,他們以一種「去定義」並且重新分配的方式來開展這一切。陳煜典說:「在告訴你新人類計劃是什麼之前,我想先告訴你我們『不是』什麼。」

他們拋開既有的演出團隊組成,而是讓陸續加入的夥伴以身體部位聯想,以對自身的理解決定自己要是哪個身體的部位,能夠為隸屬的整體貢獻怎麼樣的特長,而至此成為這個大整體中的一部分。例如發起行動的周瑞祥作為「神」(Anima,又或者在此可先理解為意識)而存在,但若無「左腦」陳煜典和「右腦」兼「視錐細胞」王磑,甚至「小腦」陳佾均(以劇場語彙的翻譯則為「戲劇構作」)的攜手建構,系譜則無從建立與細細釐清。

而呈現的形式上,則以發表會之名邀請「來賓」到場,即便仍須服膺約定俗成的售票、宣傳形式,但並不對來賓肩負演出完美的義務,而是讓一切嘗試於焉發生,藉由創造一個共同「在場」的機會,擴大行動的意義。也因為是真的在培養和開拓本身不具有的能力,在展現階段成果的同時,選擇不迴避失敗而讓真實暴露,也就形成了演出未必完美的不確定性。而這樣的誤差值,是因為更大的目標而願意讓他被發生和看見的。

以真實創造虛幻 見證沒預設終點的「探索」

「我們希望來賓能看見這些秘密,看見我們如何去找到這些能力,進而可以回去自己的世界中建立屬於自己的能力。但有趣且弔詭的是,當我們將這些東西攤開來,告訴大家這些都是真的,卻仍然被質疑,一切都是在故弄玄虛。」在數位虛幻卻又滿是框架的廿一世紀,他們選擇揭開表象,用真實來創造更大的虛幻性,來回應人心對真實和超脫的渴求。

重新爬梳《新人類計劃》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第一年聚焦於和現下的連結,第二年開發的能力將追溯回較古老的祭儀,第三年則偏向探討未來與賽博格(Cyborg,或稱生化人)的可能與想像。而這一切嘗試,也許都是在驗證或實踐他們在「宣言」中做出的宣告:「每個意識終將成為自己世界的神。」即便這個宣示最終也可能被推翻,他們仍然盡其所能地在踏出的每一步都保有清醒的自覺,並且以毫不設限的自覺與提醒,期待「來賓」也都能夠在一路見證他們的探索、辯證,甚至失敗,在「在場」親身見證後,終能展開自己的行動,找到自己的答案。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4/07 至 06/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8期 / 2020年04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8期 / 2020年0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