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舞蹈秋天 以身体能量启动思考对话

加拿大葛拉威舞团《还是有点希望的啊!混帐》演出片段。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2019舞蹈秋天」自十月十日至十一月廿四日将带来九档精采作品及一档「舞秋粉丝」专属闭幕派对,近两个月的舞蹈盛事集结国内优秀创作者们及加拿大、英国、比利时、丹麦与中国的艺术家,以各式议题关照当代社会样貌。

2019舞蹈秋天

10/10-11/24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新北  云门剧场

INFO  02-33939888

「2019舞蹈秋天」自十月十日至十一月廿四日将带来九档精采作品及一档「舞秋粉丝」专属闭幕派对,近两个月的舞蹈盛事集结国内优秀创作者们及加拿大、英国、比利时、丹麦与中国的艺术家,以各式议题关照当代社会样貌,包含气候变迁、战争、性、权力、身体样态、资讯时代的焦虑等,而今年也是林怀民担任云门舞集艺术总监的最后一年,以及阿喀郎.汗舞者生涯的最后一支作品《陌生人》,纷纷献给舞蹈秋天,别具意义。

国家两厅院艺术总监刘怡汝表示:「今年『舞蹈秋天』以议题切入,我们相信艺术家与剧场工作人员是希望走向这条路,讨论资讯泛滥、战争、气候变迁这些随时都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我们如果用艺术的方式唤起大家对它们的意识,同时试图改变它,这是剧场重要的功能,同时也是大家一直希望达到的状态。非常感谢艺术家们的支持,让这样的梦想往前踏一步。近年,我们一直在推的『共融剧场』,在『舞蹈秋天』里,阿喀郎.汗的《陌生人》有口述影像,每场演前导聆皆有『雅婷逐字稿』的协助;另外,我们在做这样的策画时,希望可以成为艺术跟文化工作者的聚会,因此在第一场演出后,办了一场开幕派对,而最后一场演出后,邀请今年艺术基地计画的Gap Year年轻艺术家为我们策画派对。派对是一个形式,但最重要的是希望邀请跟我们一样关心这个环境、关心这个社会、关心发展的人都来两厅院,我们就会知道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

「舞蹈秋天」启售至今佳绩不断,云门舞集与陶身体剧场的《秋水》、《12》、《乘法》及比利时编舞家戴米恩.雅勒与名和晃平合作的作品《器》和丹麦编舞家麦特.英格瓦森的《高∞潮》已近售磬。开幕作品由加拿大的葛拉威舞团以舞蹈反映社会深重的无力感,而在同时间「微舞作」三位青年编舞家――郑皓、田孝慈、苏品文身上则看见创作者自身的反思与未来;闭幕作品则是何晓玫Meimage舞团的《极相林》,以生物的消弭作为结尾,中间六档节目各有不同议题,提供观众相异的思考观点与对话。

从社会现状的无力到观照自我的历程

《还是有点希望的啊!混帐》与「微舞作」揭开舞蹈秋天序幕

「我们全都是混帐东西,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改变。」菲德希克.葛拉威说。被誉为近几年魁北克地区崛起最受注目的艺术家,葛拉威首次来台,於国庆连假带来与欢庆气氛背道而驰却极度反应社会现状的「2019舞蹈秋天」开幕演出《还是有点希望的啊!混帐》。葛拉威认为,当人们面对想要改变却无力改变的各种议题,比如价值观、经济、环境、人与人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无能为力的自己就像是个混帐,而这样的无力感成了这支舞作的主要创作精神,九位舞者宛如在舞台上进行一场九十分钟不停歇的暗黑派对,葛拉威则亲自上阵,与乐手们带来融合巴洛克、电子、摇滚等风格的现场音乐演出。演出於十月十日至十二日在国家戏剧院上演,而首演场后,将在戏剧院大厅举办演后舞会,邀请观众用身体共同抵抗生活厌世感。

同一周於实验剧场上演的「微舞作」,三个编舞家的短篇呈现他们关心的议题。田孝慈的《清醒梦》认为每一次创作都像是在作梦,但是个相当清醒的梦,她回顾自己的创作历程,重新感受当时的自己,再接续著作下一个梦。《嗯哼》是苏品文近期内较完整的的女性主义研究型编舞作品,她认为在舞台上裸体演出是需要接受训练的,但其实很少人在做这件事;所以,从工作坊中探索裸体表演技法、个人与公众观看关系,在工作坊最后选出三位舞者呈现,透过轻松幽默的方式讨论性别议题。编舞家郑皓创作《触底的形色》时,是他正跟人生中最猛烈、最长久的低潮奋战中,他从量子力学看待世界的观点转换了自己的观点,将黑板化作舞台,以粉笔画出他身体的轨迹,当身体於低处时,需要花更多心力放缓、放低,让他思考如何艰难地琢磨著如何再起,如何重生。

《三之律》&《尝试》 回应资讯时代的社会和个人现象

《极相林》自生物多样性 窥见生活中的不凡

当今舞坛备受瞩目的比利时编舞家杨.马腾斯首次来台,上半场带来2018荷兰舞蹈最高奖项――天鹅奖「最惊艳舞蹈制作」提名,席卷欧陆各地的《三之律》。藉由两男一女三位舞者加上一人乐团鼓手,以无限反覆的动作及节奏,具现化现代人的思绪状态,回应当代资讯量爆炸的疯狂。下半场则带来编舞家亲自担纲的讽刺、幽默小品《尝试》在卅分钟内,观众将在一个又一个看似无厘头的意图里抽丝剥茧,随著编舞家一起起舞,拆解又重组他脑袋里的创作核心,十月廿四日至廿七日在实验剧场上演。

何晓玫Meimage Dance舞团《极相林》於十一月廿三日至廿四日在国家戏剧院演出,其脱胎於北艺大关渡艺术节实验计画,从生物学专有名词取材,舞作宛如一场生命的旅程,舞者将以各种姿态表现人生「痛」的历程,这次完整版将呈现生命的时间感,舞者开场将从观众席越过观众进入舞台上,表现出生活某些不寻常片段,是人、是神、还是鬼?游走在三界之间的舞者们,帮观众开启了想像之门,编舞家杂揉运用各种非比寻常的仪式呈现强烈的舞台视觉效果,让舞者用身体呈现生物消长的生态系,以最直接的姿态面向观众,并传达强烈的生命能量。何晓玫说:「我认为『痛』是很正向的存在,因为痛过,所以更深刻,甚至『痛是生命的一种礼赞』。」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19年10月号封面故事「新云门时代前哨:破!」、特别企画「四组关键字 探看当代舞蹈」、即将上场〈田孝慈、郑皓、苏品文的《微舞作》 「神话」为题 掘探生命当下〉;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