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站上新加坡华艺节舞台 故事工厂让国际看见台湾的《小儿子》

《小儿子》演职人员大合照。 (故事工厂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今年,故事工厂《小儿子》再度登上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舞台。谈起参与华艺节演出的机缘,执行长林佳锋说:「对於故事工厂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它代表著故事工厂获得了走向国际的入场券。」

新加坡华艺节

2020/2

滨海艺术中心

继《庄子兵法》受邀至新加坡华艺节演出,今年故事工厂《小儿子》再度登上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舞台。谈起参与华艺节演出的机缘,执行长林佳锋说:「对於故事工厂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它代表著故事工厂获得了走向国际的入场券。」

二?一九年二月,故事工厂带著《庄子兵法》站上滨海艺术中心剧院,原先预期受到语言、文化隔阂的影响,新加坡观众约莫仅会对剧中的七成内容产生共鸣,没想到新加坡观众反应比台湾观众还热烈,剧中大量使用「台语(福建话)」,直白、通俗的台词,让新加坡的观众感到相当亲切。因为《庄子兵法》的热烈回响,让故事工厂今年再度带著《小儿子》这个作品,参与2020的华艺节。

谈起前往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演出,编导黄致凯表示:「滨海艺术中心是一个非常严谨、友善的高水准团队,软硬体设备皆非常完善,工作人员接待团体非常亲切,演出中更是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们,他们的专业,让团队可以非常安心地全神投入演出。」

连续两年站上华艺节舞台,黄致凯也开始思考:什么样的作品可以被放到国际的规格演出?他认为,好的作品,是需要具备普及性与永久性,不应受到时间与地域的改变而有所影响。黄致凯也谦虚表示,参与华艺节的演出,是一趟学习之旅,让他能不断反思自己的创作。

《庄子兵法》是一出结合惊悚、悬疑的黑色幽默喜剧,今年则带来风格迥异、探讨人性关怀的温暖作品《小儿子》。黄致凯表示,新加坡与台湾都是高度社会化、高度发展的国家,这个世代的年轻人,相当重视自我实现,然而在追求理想抱负的同时,却也面对著父母的衰老,如同剧中男主角罗仲宁在冲刺事业时,面对失智父亲照护问题时的心声:「我没有办法一面往前冲,又一直回头看。」罗仲宁一角即是现代社会某部分的缩影,透过这个故事,黄致凯想告诉观众:「不要害怕父母的衰老。」台上的角色,将与观众一起勇敢面对,希望透过此戏带来一些温暖的力量。

滨海艺术中心每年约有三千五百场大大小小小的演出,其中约七成是免费观赏,即使收费,票价也不会太高,为的就是鼓励民众参与。滨海艺术中心节目监制李国铭表示,新加坡有三大族群:华人、马来人与印度人,滨海艺术中心选择在各族群重要节庆期间举办艺术节。华人的华艺节就选在华人「农历新年」期间举办,至今已举办了十八个年头。故事工厂《小儿子》演出期间正逢元宵节,滨海艺术中心更贴心准备「汤圆」,让团队在国外演出仍能感受到满满年味。

至於为何选择故事工厂的《小儿子》呢?监制李国铭说,华艺节包含舞台剧、音乐、舞蹈等多种演出,希望可以带给观众更多元的艺术文化,所以特别讲究「创作」这件事。从去年的《庄子兵法》到今年的《小儿子》,故事题材、导演手法等,都非常吸引人,再加上去年《庄子兵法》於华艺节演出后获得热烈回响,今年便再度邀请故事工厂前来演出温馨、动人的《小儿子》,期待用艺术的角度与观众一起关注、了解失智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