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疫扰大地,「艺」勇前行

瘟疫关上剧场之门 继续生存的大哉问 表演艺术产业,疫情下如何度难关?(下)

遵循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导原则,两厅院的观众席采取间隔座。 (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十七年前的SARS,重创过台湾的表演艺术产业,但表演团队挺了过来,而当下正热烧蔓延的武汉肺炎,在时空条件变换之下,为表演艺术带来的是更严峻的寒冬,我们又将如何应对?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现实中,虽有文化部与各场馆的纾困方案与协助,与除了有与其他行业面临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艺术产业更有其本质性的脆弱体质,如何活下来,继续让人们可以享有艺术的动人力量,是所有从业者必须面对与思考的严肃课题。

网路直播取代现场  数位之路可行吗?

随著时代技术演进,网路直播演出的替代方案,很快地就被国外演出所采用。如原本就长期经营数位音乐厅的柏林爱乐,和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皆释出免费收看的节目。对民众来说,即使隔离在家,精神还可无限遨游。

在疫情产生的宅经济下,若能在订阅平台上播放,让观众付费收看,既让艺术家的创作心血有了呈现机会,也提供另一种收入来源,看似不失为灾情下可能的替代方案。谢念祖也认为,直播在台湾的状况下很难执行,其一是直播演出需要一个摄影班,器材费用高昂,对观众的收费难以打平支出。其二是若创作的起心动念就不是为了转播,而是在剧场,动机相当不同,萤幕也造成了舞台与观众间的第四面墙。同时,原本不是训练对著镜头说话的剧场演员,不是设计来直播的脚本,临时要更换演出方式,确有困难。况且,若都是看著电视,观众为何不去看韩剧?张宝慧也说,剧场表演在形式上比较缓慢,不像电视电影上比较快速的效果。

李孟融提出网路直播的功能之一,是避免让现在无法进剧场的观众,未来再也不进剧场。同时,也看剧团的对网路媒介的定位是什么?如果演出的目的是推广或扩散,那直播可行,但萤幕取代剧场这件事情不会存在。尽管线上资源在这波疫情中纷纷涌现,也不能忽略观众从「线上」走到「现场」的距离很远。而在数位化的尝试中,表演艺术联盟会采取陪伴策略,整合工具跟平台,相关法令跟问答,法律问题等。

因与NSO合作演出音乐家确诊,国家音乐厅封馆一天消毒,也开启了后续的节目取消潮。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振兴方案和未来因应  如何增加产业「抵抗力」?

文化部喊出「防疫为重,纾困并行,振兴在后」的原则,现下看来,防疫尚未完成,国民仍须努力。很快地在三月中下旬,文化部便已召开说明会,并开始受理纾困补助的申请,在说明会上,文化部艺术发展司张书豹司长说明,纾困补助并非竞争型补助,不比企划优秀与否,尽量提供。期待在超高效率之下,纾困补助能成为表演艺术界的及时雨。

为了减少艺文工作者在填表时的困难,张宝慧呼吁剧场相关的各中介组织,可开放办公室时段、提供公版文件、相关谘询及填表协助,会比各自面对表格来得有效率。同时,也可协助剧团及个人工作者,视个人适用状况选择最有利的申请方式,藉此也了解各剧团所面对的困难,和解决方式,是了解剧场生态的好方式。

而在振兴层面,仿照实施过的「夜市券」而提出的「振兴券」,是否能够帮助疑问产业?李孟融认为,艺文消费已有既定的通路如售票系统等行销方式,印券成本很高,有点难想像真能对艺文有所帮助。

就张宝慧的观察,表演艺术票券票价较高,也许对於本来就喜欢剧场的观众可以少付钱,不见得能因此开发新的观众。比较有可能开发新观众的,倒是在儿童艺术节等票价较低的亲子节目。但整体艺文产业的振兴,仍需要等到大众心理上准备好了,不再需要为了疫情担忧,才会有看戏的心情。

剧场也向来有「先百业而衰,后百业而兴」的特性,在可预见的未来,全球将再度面临经济衰退,艺文产业得花多久的时间复苏,也尚难推论。表演艺术界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变,考验的是整体产业的体质,也许此时尚未有时间沉淀思考,但不可不记取教训的是:未来的面对同样的突发事件,有没有能力去因应,增加「抵抗力」?

值此之时,风险管理便更加重要。例如面对每年夏天的台风季,剧场界亦曾讨论过「节目中断险」是否能给予更多保障。全民大剧团和人力飞行剧团都曾经评估过,但最终没有投保。除了财务上的评估之外,剧场的运作方式和思维跟保险业者的想像也有很大差异,必须仔细对焦才能理解保险是否适用。

而政府在提供急难补助及纾困方案外,或许还可思考:比照农委会推动的农作物保险,以政策方式鼓励艺文团体投保相关保险,若以劳保为劳方和资方分摊的概念看来,团队跟政府各自负担部分风险,团队固定提拨保费等,提供团体未来在急难时可以申请理赔的管道。

桃园高中舞蹈班舞者。 (刘振祥 摄)

参考国际案例  激荡不同做法

同样面对剧场关闭的取消潮,以英国为例,一些具有受捐助资格的团体,面对大量需要处理退票的订单,也请观众考虑将票款转为捐款,协助剧场度过难关。亦有团体如英格兰国家芭蕾,则提供观众将票款转为储值券,日后再用来订购别的节目。除此之外,国外案例亦有转为会员年费、转为线上收看节目的付费点数等做法,尽量减少因退票产生的损失。

灾变来袭,对个别团体来说,考验的是运作核心的行政能力,能否立即反应各种状态;对个别国家来说,则足以显现各国艺术与文化政策生态、法令规定的不同做法。从香港、台湾、新加坡到英国,各国从中央到地方纷纷提出不同的纾困和补助方案。国际性组织如国际艺术协会与文化机构网络(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rts Councils and Culture Agencies,IFACCA)或是欧盟的 On the Move,皆不断地协助汇整艺术家在这段期间所需要的资讯和资源,研究者、自由工作者、工会组织等,藉此得以跨越国界整合起来,互通讯息,而拜远端通讯工具之便,已有研究组织发起线上国际研讨会,为未来检视相关政策做准备。

集众人之力成就的艺术  集众人之力挺过难关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不得不待在家的日子里,剧场、歌剧院、音乐家纷纷用不同的方式,提供各式各样的解忧之道。如果要问文化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值得用这么多预算纾困,或许重点不在产值,也不在它所带动的经济活动,而是艺术提醒人们,天空中仍有星星存在。剧场是集众人之力成就的艺术,而集众人之力,最后也能挺过难关。

参考网址:

文化部协助受疫情影响之文化艺术事业防疫及纾困振兴专区 www.moc.gov.tw/content_434.html

艺文团队疫情纾困资讯整理共笔 hackmd.io/@b3ss/arts_rescue_2020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4/01 至 06/30。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8期 / 2020年0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