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 纽约

当SHOW不能 Go on 表演艺术圈哀鸿遍野

向来车水马龙的百老汇,为配合疫情全面停业,以至门可罗雀。 (谢朝宗 摄 )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面对愈趋严重的肺炎疫情,美国当局与民间终於采取了严厉手段来防止扩散,包括大都会歌剧院和卡内基音乐厅暂停一个月,百老汇剧场立即停演,这对表演艺术界可说是一记重击,如多是自由业的从业人员当下没了工作收入、团队剧组没了票房收入、非营利表演界无法募款等等,而笃守“The show must go on”的百老汇无法推新戏,无戏可角逐的东尼奖是否也得延期举办?

美国生态学家卡森(Rachel Carson)一甲子前预言的鸟不语虫不鸣的《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似乎在今年春天的美国应验了,只不过寂静的不是因污染而消失的自然生态,而是因为武汉肺炎而中止的公众活动,尤其是都市居民的夜生活,像是表演和体育活动。

美国的防疫行动,犹豫迟疑了两个月后,在三月中急转直下,一周内从「一切如常」到「国家紧急状态」,为贯彻「社交疏离」,许多地方政府都限制集会人数,这使得需要观众的活动,从体育到表演(包括非营利和商业表演)到电视节目录影都取消。在纽约,一年只休四天的大都会博物馆在三月十二日(周四)率先宣布无限期休馆,大都会歌剧院和卡内基音乐厅随即暂停节目一个月,当天下午百老汇剧场开会决定立即停止演出,到周末前,几乎所有大小博物馆、剧场、音乐厅、非营利电影院都休业(周日晚市长宣布连餐厅和酒吧都禁止内用,只可做外卖)。

剧场不演了  表演艺术界备受打击

美国和欧洲为什么会以大部分亚洲国家都没有采行的严厉手段来防堵疫情扩散,是病理专家可以讨论的话题;这些手段对经济、社会、政治带来的长期后果,自有不同领域的专家要去研究。但就短期来说,美国的表演艺术界会承受极大的打击,是无可置疑的。

表演艺术从业者有许多是自由业者,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不管是演员、歌手、音乐家、舞者、后台人员、带位员等,无一例外。他们的健康保险,很多也是跟著工作而来,在任何人随时都可能生病的时候,没有保险肯定会让人睡不安稳。而在纽约和洛杉矶,餐饮业是他们在表演外最大的收入来源,现在连餐馆也停业,经济状况就更如雪上加霜。

而就表演场地和团队来说,一个月(到目前来说)歇业,就少了一个月的票房收入,至於已经花下的制作、行销费用,也不见得全部都能从保险回收,这就是双重损失。而另一方面,接下来的四、五月,是美国非营利表演界传统的年度募款餐会时间,能不能如期举办现在都未可知,再加上疫情如果造成经济衰退,募款收入肯定要再减少。美国表演艺术,两大收入就是募款和卖票,这些都会受即时的市场变化而增减,这一来,损失有多少,目前很难估计,许多没有储蓄(Endowment)的单位,能不能撑过这关也很难说。相对来说,欧洲是政府拨款,通常是只要会计年度开始时划定了,就一定可以到手。

新戏来不及演  东尼奖得延期?

百老汇业界则有不同的问题。百老汇一向信守“The show must go on”的箴言,不轻言停演,即使九一一时也只停了两晚。史上比较长的停业,都是劳资纠纷,最长的一次是一九七五年长达廿五天,最近的一次是二○○七年,持续十七天。每次停演,总有些票房收益不佳的戏就此下档,这次恐怕也难免。但更棘手的是,每年的三、四月,是新戏开演最密集的时候,因为要赶东尼奖入围。今年的截止日是四月廿七日,颁奖日是六月七日,但剧场目前预定关到四月十三日,即使如期重开,能不能在短短两周内让所有新戏都开演?如果不行,东尼奖是不是要延期?都是问题。

这些问题,疫情一日不缓,就会一日加重一日。但病毒不听人诉苦,不受政治控管,一旦开始扩散出去,就只能等其走过生理周期,表演艺术界有没有这样的本钱跟病毒耗下去,惟有面对疫情的挑战,亦步亦趋。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4/01 至 06/30。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8期 / 2020年0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