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无话可说不如用唱的 然后不断地唱 《我为你押韵X情歌Revival》

杨景翔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他们有想过《我为你押韵—情歌》会红,但没想到会如此长红。情节描述一位潦倒的编剧遇见一名神秘女子,情节看似芭乐,实则韵味无穷。那年冯勃棣(Birdy)的剧本在台北文学奖中被雀屏中选,评审之一的李慧娜询问杨景翔导演的可能,两个当时初出茅庐的艺术家靠这出戏打出知名度,叫好叫座巡演横跨海内外,写下台湾小剧场亮眼的成绩。

杨景翔演剧团《我为你押韵—情歌Revival

3/67  1930   3/78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3/1415  1430   3/14  1930

台中国家歌剧院中剧院

INFO  www.facebook.com/yangtheatre/

芭乐爱情戏如何上演百场不辍?不如转而问潦倒的主角人生何以写成一出戏?关键即在文中使用的各种对比冲突:以韵味十足的台词诉说无韵可押的烦恼,以幽默的方式歌颂悲惨的人生。强烈的语感节奏与风趣的剧情,是《我为你押韵—情歌》历久不衰的原因之一。

一演再演 多年后咀嚼出新意

对导演杨景翔来说,此戏格外珍贵,不仅因为是他首部能够一演再演的作品,更是随著岁月成长,能够让他不断咀嚼剧中新意的作品。

「我在之前的导演版本中,都是用一种温暖、轻快、美好的方式在诉说爱情相遇的过程,但是经过这几年,我反而更能体会主角的孤独,正是因为这种孤独才会有一种话很多的感觉。」杨景翔进一步解释,虽然剧中爱情事业两失利的主角不断说著:「我跟你没什么好说……」却也为了解释两人何以无话可说,而说得更多,藉此发现对方是彼此的知音——「就是这种感觉!一种『我愿意听你的故事』,这种茫茫人海中只有你能理解对方的恋爱感,是我过去导演重点。但今年我会转而去经营现代人的孤独。」《我为你押韵—情歌Revival》於焉诞生。

被放大的幽微情感 让我们再讲一遍

所谓的孤独,并非只有「单身与否」,而是对应现在各式各样、层出不穷的发言管道,说得愈多却发现听得人愈少,这种「发表过剩」的时刻会让人的心头产生巨大的孤寂,反而慢慢萌芽出「一切都没什么好说的」的状态。这样的心境,与近十年前Birdy所写下的《我为你押韵—情歌》似乎不谋而合。

剧本透过语言文字,精准地传达出华人向来羞怯、不愿直接诉说的情感,具体而微地隐喻人生的状态。这么多年来,杨景翔每回重新回头翻阅台词,依然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幽微的情感被文字放大了。」

无论是为爱情或者孤独押韵,惟愿情歌继续唱著,芭乐恋情亦能成眷属,曲终人虽散,来日剧场相见,灯光熄灭,让故事再讲一遍。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6期 / 2020年0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