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戏曲

明华园戏剧总团《鲲平卷》 穿越古今聚焦本土 戏说百年信仰传奇

《鲲平卷》排练现场,扑展出庙会阵头气势。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将於九月下旬推出的明华园戏剧总团新作《鲲平卷》,由编导陈胜国采集南鲲地方传说,有如卷轴般穿越古今两百年,连环铺陈故事,结合明华园擅长的神仙戏和台湾乡土历史,重现外台戏班常演的《囝仔公斗五府千岁》。这回明华园精锐尽出,除了铁三角——孙翠凤、陈胜在与郑雅升,团长陈胜福苦心栽培的青年军也担当重任,陈昭婷、陈子豪、李郁真皆上台展现功力。

明华园戏剧总团《鲲平卷》

9/19~20  14:30

9/19  19: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11/7~8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2-33939888、04-22511777

「山呀山哟连绵不断,远山接近山哟……」台大吉他社的学生们一字排开唱著《今山古道》,正以为是一台民歌金韵演唱会,怎知到了间奏,竟撵入戏曲锣鼓:「仓台台七台……」倏地转换庙会场景,阵头家将踩著大锣抽头的鼓点霸气亮相!他们高举罗伞,步罡踏斗,簇拥著两大神尊「李府千岁」和「囝仔公」,眼看双方一触即发,难道这是神仙大战?但怎么又选举造势的即视感?其实,这是明华园戏剧总团新作《鲲平卷》一景,国家文艺奖得主陈胜国采集南鲲地方传说,有如卷轴般穿越古今两百年,连环铺陈故事,使明华园擅长的神仙戏和台湾乡土历史有更紧密的结合,让众人熟知、外台戏班常演的《囝仔公斗五府千岁》多了当代人文关怀的精神。

一场神明大战 开启南鲲代天府传奇

台湾五府千岁信仰相当普遍,尤以台南南鲲代天府有「全台王爷总庙」之称,每到王爷寿诞,就有络绎不绝的进香团,并曾於二○一七年举行三百年一次的罗天大醮,获颁金氏世界纪录,可见其号召力。然而在代天府后方,还有个神秘的阴庙万善堂,供奉著「囝仔公」,据说凡是来参拜王爷的人,必须也拜囝仔公,这不成文的规定,来自「囝仔公大战五府千岁」的传说。

传闻中,囝仔公原是在?榔山放牛的牧童,大雨中发现一处风水宝地,此处集天地灵气,遇雨不湿,不久后於此处坐化(一说为暴毙早夭),聚地为神。而南鲲的五府千岁因旧地被冲毁,寻觅新处盖庙,恰恰相中?榔山。囝仔公抗议,坚称这是他本来的据地,有银针插地为凭;五府千岁则认为这是他们先发现的,有铜钱为记。双方僵持不下,找来土地公作主,掘地之后竟发现是「银针插铜钱」,谁先谁后难说清,於是双方展开一场阳神对阴神、五大人对一小孩的大战,最后由观音出面化解,双方共享香火。编导陈胜国说:「战争最后需要女性柔软的力量来抚慰世人,即使神威浩荡,最重要的还是慈悲之心。」

?榔山传说至今仍为当地耆老传颂,据说当时原有数百户人家,禁不起神仙大战每晚飞砂走石所苦,纷纷迁走,最后只余下两家。陈胜国著眼於此,设计剧中双方大战一路打到现代,囝仔公斗法移山倒海,台上同时有新闻播报台风洪水。他说:「神明的法力最终是用来济世济民。」五府千岁大千岁见江河呜咽草木同悲,不忍连累苍生,不愿还手,囝仔公看到自己冲动造成的惨状,於是收手罢战。如此编排手法与其说是穿越,更近乎平行时空,以古今穿插对照的方式重述传说,一来呈现台湾人因敬畏自然,转而对神灵虔诚;二来道出有权势者争斗,受难的是无辜百姓,天人古今皆然。

饰演大千岁李大亮的孙翠凤(右)与饰演囝仔公的女儿陈昭婷(左)练习武戏对打。 (林韶安 摄)

「男二」孙翠凤依旧劳心 铁三角各擅其长

无敌小生孙翠凤此次扮演大千岁李大亮,她笑著说自己是「男二」,但实际上一点也不轻松。「漫头!转身!」孙翠凤吆喝提醒,以免对打的下手有所闪神失误,武戏把子手起刀落,每一下她都记得比身边的人还清楚。除此之外,还得严格要求饰演囝仔公的陈昭婷。「出场你得赶这一锣!」一个节骨眼不合拍,孙翠凤要求陈昭婷再来一次,丝毫没有因为主演是自己女儿就有所宽宥。两个半小时过后,团长陈胜福放大家休息五分钟。孙翠凤才喝口水、看剧本,却不见她喘气喊累,时间一到,挺直腰杆,提枪上阵。

明华园的戏向来是「生:孙翠凤、旦:郑雅升、丑:陈胜在」铁三角组合,其中郑雅升和陈胜在可说是歌仔戏最佳旦丑CP,《鲲平卷》也有他们打情骂俏的表演。此次他们分别饰演观音菩萨和土地公,甚至来到现代经营传播公司。编剧笔下的这对CP是贯穿全剧的重要枢纽,亦是甜蜜调剂,对此,郑雅升表示,过去都是小旦爱上小丑,这次编剧写了两个人不能在一起,她终於可以拒绝追求!

陈胜在(左)与郑雅升(右)分别饰演土地公和观音菩萨,是贯穿全剧的重要枢纽,亦是甜蜜调剂。 (林韶安 摄)

旦角陈昭婷脱胎换骨 青春新星耀眼

团长陈胜福强调:「明华园廿年磨一剑。」他苦心栽培明华园青年军,近来崭露头角,星光耀眼。大场面群戏中,陈子豪率领「男子军团」翻跟斗、大开打,甚至走起家将阵头,比庙会声势壮阔。用杆子就分别扛起囝仔公和李府千岁,压著脚步不摇不晃,将主演气场威势托至最高点。上回在《大河弹剑》挑大梁的李郁真,这次饰演三王吴府千岁,和囝仔公的武戏中,火炽又俐落,既要表现被伤到额头,身架又不能减损神明气势,诠释相当具有难度。

最辛苦的莫过於饰演囝仔公的陈昭婷。为了胜任角色,从三月开始特训,虽然娃娃生一类的戏对她而言不是第一次,但囝仔公武戏吃重,俨然是种「脱胎换骨」的煎熬。她说:「娃娃生和武生不同,娃娃生得无时无刻在最亢奋的状态,就像金鼎电池一样。」而有此深刻体会,昭婷表示,看著刚上幼幼班的儿子,不时拿起道具手舞足蹈,不正是台上的囝仔公?此外,昭婷觉得,用现代人的观点来看,囝仔公无非是有灵异体质的小孩,童年其实没什么朋友。她诠释的囝仔公,天真烂漫中藏有几分孤单落寞,在〈坐化〉那场更显揪心。

戏班有句老话:「戏不够,神仙凑。」神仙戏多半容易落入俗套,明华园则在神仙戏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后疫情时代演出《鲲平卷》,是呼应王爷驱除瘟疫的民俗信仰,亦让我们重看这片土地曾发生过的事――征战总有和平落幕之时,疫情亦有归零解封之日。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3期 / 2020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