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打造一艘文化与艺术的大船 观察丹麦埃尔西诺文化庭院的营运方向和策略

「文化庭院」改造自造船厂,是一个向群众展开双臂的公共空间。 (Steen Larsen 摄 The Culture Yard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前身为造船厂的「文化庭院」,是埃尔西诺市府为当地产业转型之作,文化庭院的经营兼顾出推展地方文化特色与国际交流,近年更与台湾创作团队及场馆有不少合作,如与狠剧场的《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长达五年的合作计画。对文化庭院而言,跨国合作与科技应用,是他们用以吸引国际观众群的策略。这个策略支持了许多表演艺术与科技艺术的实验,让许多好的作品得以被生成,不仅只为场馆带来观众,同时更为埃尔西诺带来观光的人潮,使当地丰富人文景观被看见。

当人类文明发展成全球化与科技化的型态,在二○二○年的今天,跨国合作和科技应用已经不再是件新鲜事,反而是不少文化艺术场馆的日常。文化艺术场馆的营运,要怎么样考量本身的条件,灵活运用跨国合作和科技应用,来支持艺术创作、文化发展等相关目标,并且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场馆风格,是个十分有趣的命题。位在丹麦埃尔西诺 (Elsinore) 的「文化庭院」(The Culture Yard) ,在最近几年分别和台湾的创作团队及场馆有不少合作,原定四月份於台中国家歌剧院2020台湾国际艺术节(NTT-TIFA)演出的《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与《夺爱最终回》,文化庭院皆参与其中。本文专访文化庭院节目部的经理苏丝.维克索(Søs Vikkelsøe)与狠剧场的艺术总监周东彦,试著从场馆内部的领导者,与场馆外部合作艺术家的不同观点,来谈谈跨国合作与科技应用,可如何帮助一个场馆达成它的使命。

向群众展开双臂  兼顾地方文化与国际交流

文化庭院是在埃尔西诺市政府的规划下成立的,目的是要将埃尔西诺的产业中心由过去的造船工业转型为文化产业。他们将伫立在海港边一座曾经辉煌一时的造船厂,改建成为现在的文化庭院,并结合当地本来就颇负盛名的「克伦堡」(Kronborg)——莎士比亚名剧《哈姆雷特》中的著名场景,来打造出埃尔西诺文化观光的两大亮点。前来文化庭院的人们,可能是专程来看一场演出,也可能是受场馆里的有机食物餐厅吸引而来——这是一个向群众展开双臂的公共空间。

历史上,埃尔西诺的造船经验为地方的工艺与机械技术奠定厚实基础,是这里的地方特色之一;而地理上,文化庭院的所处位置距离首都哥本哈根四十分钟车程,而只需要搭船廿分钟,就可以抵达瑞典南部,为场馆的营运提供足够的便利性与开放度。这些历史与地理的客观条件,让文化庭院制定出地方文化特色与国际交流盛事并重的经营方针,每年举办约一千个大大小小的活动。其中颇负盛名的,是北欧的科技艺术盛事:「点击艺术节」(Click Festival)——传承当地的工艺与机械技术知识,投入到科技艺术领域——是文化庭院的重要特色之一。

节目部经理苏丝.维克索表示,经营团队针对地方与国际的观众群分别有不同的节目规划和执行方法。举例来说,如果今天在要为当地规划儿童节目,除了安排在文化庭院进行的演出,同时也会和学校一起合作,发展相关课程,还会把节目带进社区的文化空间表演。而他们在地方上举办的活动相当多,几乎每天都有,所以这些文化艺术的能量是要进入到当地人的生活中,而不仅只是在文化庭院的这栋建筑里面。至於丹麦其他地区,以及国际的观众群,则是以经营各类大型、有特色的艺术节活动来吸引他们,这些活动多集中在每年的春夏季举办,而且常有户外的演出,让这里充满节庆的氛围。「点击艺术节」就是一个聚集国际艺术家与观众,在文化庭院创造的平台上,持续探索与实验科技艺术创意的一个大型活动。策展上十分大胆,往往可见不少前卫、新颖的作品,也经常邀请大师级的艺术家参与,是个高水准的艺术节。

《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 (王鸿骏 摄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慧眼识得「狠剧场」  结下五年合作缘分

台湾团队「狠剧场」就曾经和文化庭院跨国共创结合科技艺术的剧场作品《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成为二○一九年点击艺术节的开幕演出。谈及这次的合作经验,狠剧场艺术总监周东彦首先提起的,是对文化庭院艺术总监麦可.福克(Mikael Fock)的敬意。周东彦表示,场馆在选择合作的艺术家时,其实经常会先考虑艺术家的名气够不够大,能不能为场馆带来一定的效益,不过福克却非如此,而是以作品内容、才华,来看一位艺术家。当时,周东彦在国际的舞台上才刚起步,福克因缘际会看见了周东彦的作品,对他十分欣赏,两人也相谈甚欢,后来就邀请他到文化庭院,和当地艺术家一起实验 4D BOX浮空投影技术的表现与运用可能。作为一位文化艺术中心的领导者,福克具备一双慧眼,并拥有如同一个顽童般的精神,对艺术的可能性总有好奇心,也因此能使文化庭院的节目内容在艺术上具备一定的高度。

与文化庭院的合作,在创作上十分自由。周东彦与台湾、丹麦两边合作的艺术家们,在每段驻地创作期间,於相异中互相激荡,又共同探索文化、地域、技术与创作上的未知。随著发展故事、影像与技术的应用方式,各个元素渐渐呼应彼此、融为一体,最后终於找到了属於这个作品独特的表现与形式。看著这个作品走过五年时光,周东彦说,这个经验让团队在跨国共制方面成长很多,而团队成员的生命经历、世界的样貌,在这五年间的流变,也会反映在作品的发展中,是一件很美的事。

不过,如同每件事都会有正反两面,跨国共制与科技应用在执行面上也会有许多难处,而此时更需要场馆与创作团队的互信合作。举例来说,《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中的4D BOX浮空投影技术,是文化庭院开发的特有技术与硬体配备,当作品要到台湾或各国演出,必须要有一定的经费才能打造支援4D BOX浮空投影技术的剧场空间,如何为作品觅得足够经费,便是当时曾让双方感到十分头痛的问题。周东彦说,经历这几年与文化庭院,及荷兰、澳洲场馆的合作,他已经理解每个跨国共制都会遇上特定的难题,加上国情、习惯不同,团队本身真的需要能够灵活应对各种情况;场馆方面,关键或许在於内部的工作人员是否由上到下都对这个跨国共制拥有相同理念。如果有,许多事情都比较容易解套;反之,这个合作的过程则可能是加倍地艰辛。

《夺爱最终回》 (S?ren Meisner 摄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远近都交陪  展开文化创意的壮阔之旅

对文化庭院而言,跨国合作与科技应用,是他们用以吸引国际观众群的策略。这个策略支持了许多表演艺术与科技艺术的实验,让许多好的作品得以被生成,不仅只为场馆带来观众,同时更为埃尔西诺带来观光的人潮,使当地丰富人文景观被看见,是这个城市发展文化产业的重要布署。苏丝.维克索说,文化庭院成立至今十年,目前有很不错的成果,未来,场馆的营运目标不变,会在这十年所建立的基础上深入发展。他们仍会重视在地文化、持续拓展与国际间场馆的连结;其中,特别会与邻近国家瑞典的场馆密切合作,共同创造北欧的文化认同感,也将持续每年和亚洲的场馆或艺术家建立合作关系,保持场馆营运的多元与丰富性。建於旧时代造船厂上的文化庭院,在这个新的时代彷佛也正在努力打造著一艘能从埃尔西诺海港出航的大船,想关注一个城市是否能成功地由工业往文化产业转型,埃尔西诺与文化庭院或许是个值得持续我们长期关注的范例。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4/01 至 06/30。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8期 / 2020年0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