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抢先看 World Stage

从香港出发的疑问句,交出遍布宇宙的答覆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形体作品《○》

《○》排练现场。 (又一山人 摄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二○一九年的香港扰攘不休,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CCDC)行政总监黄国威打了通电话给舞蹈艺术家邢亮,电话中,他问:「我们能为香港做些什么?」这大哉问邢亮当下回答不出来,觉得担子太大,何能承接?直到黄国威再问:「若找又一山人合作呢?」邢亮踌躇一会儿,便答应了。全新长篇形体作品《○》就此催生。

邢亮/又一山人/城市当代舞蹈团全体舞者《○》将延期至2021年举行

公开彩排线上直播

4/30  19:30

INFO  https://bit.ly/3bDPBni

YouTube直播:https://youtu.be/Sf4Lr4Hm9xg 

Facebook直播:https://www.facebook.com/ccdc.page/live

故事得从邢亮与跨界视觉艺术家又一山人的首次合作说起。二○一七年的舞蹈影像作品《N照跳》,又一山人邀请邢亮作为这支舞蹈纪录片的重要角色之一。以平面设计出身的又一山人这回跨足电影制作,想法充满弹性,邢亮回忆:「拍摄过程是即兴的,我非常喜欢那样的状态,依照他给的影像做反应、以直觉行动。」

其中,让邢亮印象最深刻的是首映后的演后座谈,又一山人说了句话——在《N照跳》的尾声,镜头带到维多利亚港湾、时间是四五点的落日,画面氤氲动人,又一山人请到作曲家龚志成谱曲。「我希望最后的配乐,是让香港充满希望的、能让观众能够感受到香港的朝气与能量。」他这么交代。几天后曲子完成,又一山人问龚志成:「你认为这就是香港充满希望的感觉吗?」邢亮解释,这首曲子在山人第一时间听到时,应是不大符合他的期望,然而龚志成闻之点头,答曰是的,这就是他欲表达香港的希望;「那好,我就用你这首音乐。」又一山人说,他的果断、包容与信赖,简直颠覆邢亮三观,让他无比敬佩,这也是何以邢亮愿意接下那巨大命题:「能为香港做些什么?」他非只身一人,而与又一山人共为联合导演,交出名为《○》的作品,愿以此答覆。

答案,是删除标准答案

「在《N照跳》他是主导,我辅助。」邢亮说,到了《○》则是他俩同时导演,从设计出身的又一山人想法与众不同,多有跳脱既定舞蹈思维的意见。「若是以前,会觉得跟这种人沟通有障碍,是种束缚。但现在我反倒觉得能因此激发出些新的火花。」邢亮坦率,说以前只要任何与他主观性不同的便全盘否定,近年则不然,「会有这样的转化,主因应是我开始接触了佛学。」

佛道思想里的「空」,并非空无,而是拥有容纳一切的力量。他举例:「像我们这种从小搞专业舞蹈的,脑袋里自然会产生一种『标准』。」标准指的是如形体或者表演逻辑上的,这些技艺固然重要,然而倘若徒剩技艺不免沦於表象了——「我举个例子,以现代舞来说,大家都在寻找风格。但当风格真的被建立起来之后——“It's that”,就这样了。可能性全然失却!」而佛学给予邢亮的,是将标准重新淘洗一切,融合、转化,是能包藏所有。

他谈到碧娜.鲍许(Pina Bausch)说过的那句经典:「I'm not interested in how people move but what moves them.」(我在乎的是人为什么动,而不是如何动。)强调碧娜的原文是“move”而不是“dance”,「若是如此,那么她讨论的是人类的行为,所有行为动作都是舞蹈的一环。也因为这样,你在碧娜.鲍许作品中看到的每一个舞者都是他们自己,每一个舞者都在彰显自己的生命力。是这些个体的总和,建立起碧娜.鲍许的风格,而非单一形式。」

邢亮(左)与又一山人(右)。 (Vivien LIU@Studio UNIT 摄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无论喜不喜欢,它都在

因此,回到《○》。虽然这个作品的缘起是香港,然而排练到了后期,邢亮并不再只是把焦点放在香港这环境。「我个人特别喜欢一句话:入境随俗。」他说,在哪个土地里就让自己成为那里的人,使思想如流水,身形各异,本质不变。「因此,我不愿以区域来界定人,那样一点意义都没有。」

在《○》中,邢亮与十四位舞者工作的时候,他探问的是:「在你生命中最想做的,最有感触的东西是什么?」他说:「当所有舞者,都很真诚地把生活、把他们的看法展示出来的时候,那十四种诚实的状态,会非常自然地与香港连结,而不是被区域、种族、文化禁锢。」关於生命的意义,邢亮回答:「那应是遍布宇宙的。」艺术或许只是个杂耍,若我们仅将它视为呈现技艺媒介的话。然而,生命何尝不是呢?邢亮字字句句说得铿锵有力:「以生命来说,你见不到本性,一切只是过眼云烟,看不到终极的核心的话,就只能见到一个现象。」

总体而言,《○》则是一出探触本质的作品。为此,他希望能在舞台上展现所有舞者思考的方式,述说众人在这块土地共同探讨的主题,而非寻找另一种编舞风格。《○》欲打破惯性,打破逻辑思维,使舞台上表现的:「不单单是呈现我这个导演交给他们的动作,最宝贵的应是我们从中发现自己还有多少可能。」

最后,回头再问:《○》的本质为何?邢亮毫不犹豫地回答:「包容」。

「无论你喜不喜欢,它都在里面。所谓的艺术,就是允许任何东西都存在。」他说。《○》的主题应不单单只讲述香港,却是透过此地的现象,进而思考生命的本体。这是邢亮作为一名艺术家的祈愿,也是他生而为人的期盼。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4/01 至 06/30。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8期 / 2020年0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