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回应当代社会 展现世代新态度 第十八届台新艺术奖与得奖作品

三大奖项得主合影,(左起)陈以轩、曾彦宁、黄思农、林欣怡、田孝慈、Helmi Fita、王序平、李慈湄。 (林铄齐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第十八届「台新艺术奖」於六月六日公布得奖名单,从十七组入围作品中选出并颁发三项大奖:视觉艺术奖由陈以轩个展《委托制作》拿下,表演艺术奖颁给王世伟主创的《群众》,年度大奖则由再拒剧团《明白歌|走唱白色记忆:未竟的故人事与未来歌》夺得。本届的创作作品彰显了一种「世代的新态度」,展现出当今创作者「面对严肃议题,以直面真实的手法,带给观众巨大的想像和开放的解释空间」。

「台新艺术奖」今年迈向第十八届,提名观察人从九十四件作品中复选十七件作品(六组视觉艺术及十一组表演艺术作品)进入最终决选,并於六月六日颁奖现场揭晓视觉艺术奖、表演艺术奖及年度大奖三大奖项,分别由陈以轩《委托制作》、王世伟《群众》、再拒剧团《明白歌|走唱白色记忆:未竟的故人事与未来歌》夺得。

值得注意的是,受全球性疫情影响,今年决选团首度全数由国内人士组成,由纪录片导演、也是首届台新艺术奖得主黄明川领军徐文瑞、陈雅萍、陈正熙、王佩瑶、吴介祥和白斐岚担纲决选委员。黄明川说:「大家都来自相同文化圈,在意见和论点表达上有更直接的对话。」陈正熙补充:「国际评审倾向从艺术性表现或成品概念去思考,对於本地脉络会有些隔阂。从另一角度看,这回奖项的选择更能透露欲传达的讯息,更能看出艺术作品和社会之间的关系。」

入围作品中,今年的视觉艺术阃‘个展艺术家入围,展现个人灵魂的主观性对世界客观性的凝视与对话;表演艺术方面,则更见跳脱传统形式语汇,呈现个体生命面对亲族、家国、社会,甚或艺术纯粹性的深沉探索与反思。黄明川表示:「从昨天到也许七十年前,这种从人跟人、家族、社群还有社会,甚至是久远的大历史,包含了过去到现在,具有议题的研发,还有艺术创作的巨大能量。」上述状态呈现了一种「世代的新态度」,他认为该态度展现了「不再以严肃态度回应议题,没有标明绝对的立场,而是勇敢面对当前与过去,愿意把定论留给观众」。

年度大奖

再拒剧团《明白歌|走唱白色记忆:未竟的故人事与未来歌》

《明白歌》是由再拒剧团与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合作的巡演计画,透过说书、念歌、蓝调等民间说唱艺术,回溯白色恐怖时期未能被言说传唱的创伤记忆。「剧场是关於当下的艺术,而如果你说,剧场从过去至今,作为一个仪式,本来就是连结生者与死者,连结过去事与未来事。那么今天我们歌唱表演的整个目的,其实也就是回到这个剧场最原始的本质。」关於白色恐怖,多数人只知道官方的二二八纪念日,对身兼导演及编剧的黄思农来说,转型正义的未竟之业应聚焦於——将尘封已久的历史档案还原成一个真实的「人」。

《明白歌》走访全台七个白色恐怖的事发乡镇,演出之外也策划亲子工作坊与演后分享,邀请当地讲者与受难者家属分享白色恐怖的故事与情感记忆。「疫情蔓延之际,大家开始谈论5G直播等网路媒介结合剧场的可能。但表演艺术於我们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它『聚众』的力量,人们必须去到一个地方与他人相遇。」黄思农在颁奖时致词提到。《明白歌》初衷是将转译的创伤记忆,带回故事的发生现场。

《明白歌》是再拒剧团自二○一四年《诸神黄昏》以来一直在做的声音剧场实践,结合同样以听觉为表演核心的民间说唱艺术,将没有声音的历史记忆,透过多重角色声音带至演出当下,成为观众最真实的感知经验。「歌唱、言说等『以声述史』的口语文化,在流浪与移动中,把『他方』经验带到『此地』,是最古老的民间表演艺术表现,我们想将此次得奖经验,视为是对这个古老技艺的肯认。」

评审团一致认可:「将沉重的白色恐怖文献,转化为流畅深刻、节奏明晰的声音剧场。四位表演者的演出调度灵活,藉由说演与吟唱再述无数受难者档案,素朴地还原文献的原始视角,传递了纠缠复杂的时空因素和政治环境。」吴介祥说:「歌词歌曲和演唱部分贯穿口述文献的基底,唱与演的穿插适时带动情绪和议题的感性层次,叙事方式的整体设计表现绝佳的原创性。」

第18届台新艺术奖颁奖典礼现场。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视觉艺术奖

陈以轩《委托制作》

艺文产业中,身兼多职的非典型劳动生态早已行之有年。接案工作是支持许多艺术家创作的经济来源,却也时常耗损著创作能量。身为当代与视觉艺术场域的创作者,同时也是表演艺术领域的接案摄影,斜杠身分使得陈以轩在创作/接案时,常常遇到须换位思考的矛盾,於是他将这过程中所产生的自我诘问,转化成新作个展《委托制作》,回应自身的创作脉络及接案处境。

在这个半自传性的作品中,陈以轩将自我身分转换为委托方(甲方),以甲方身分勾勒出乙方故事,他「聘雇」廿几名同样也是斜杠身分的影像创作者一同参与,乙方在各种「委托」的指令下,走位、互动演出一场场即兴的室内群舞,隐约辩证甲方和乙方、创作与接案之间的关系。由於工作时常要手持摄影机追逐舞者动态,陈以轩从这些拍摄经验获得灵感,设计出十多种走位与动作,安排演员探索并展演「拿著摄影机的身体」。作品还包含参与者的访谈自我揭露,以八频道录像同步呈现,在凤甲美术馆空间中围成椭圆形的环状投影,探讨当代的艺术家,如何在求全生存和创作自由之间权衡前进。「感谢这份际遇,让接案从创作的敌人变成战友。」陈以轩在得奖时感性表示。

黄明川说:「感动於作品本身的原创性,这个命题相对没那么严肃,不过也是世代的重要议题,这个时代的影像工作者要活下去本来就不太容易。」评审团一致肯定:「《委托制作》结合参与式的共同创作、夸张的表演,以及对『专业格式』的反讽,用流动的镜头细腻搭配音乐与动作影像,让录像装置空间变成电影画面般的生动场景,把现实世界带入美术馆,也使艺术空间交缠在影像社会的网络中。」

《明白歌|走唱白色记忆:未竟的故人事与未来歌》 (张景泓 摄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表演艺术奖

王世伟《群众》2019 松菸Lab新主义

《群众》由王世伟主创发起,田孝慈编舞演出,加上Helmi Fita的烟雾灯光设计,及李慈湄的音效声场集体创作。「革命」一直是王世伟探索的主题。二○一四年三一八学运爆发,人在法国的王世伟参与响应,他同时思索,个人意识的觉醒,和群体如何开创集体命运,其目标未必等同。「研究六八运动后发现,很多法国人在运动后选择自杀。」创作概念隐约成形,和田孝慈合作的初版本表现语言与身体间的牵制。后来更贴近自身思考,如果社会运动诉诸的是群体的力量,那么「以充满抗争现场语汇的独舞,表达个人在群体中的矛盾与孤寂」便是如今作品的核心。

相较只聚焦特定一个抗争运动,《群众》希望多方切入思考抗争活动的象徵。田孝慈从画家哥雅的版画出发,模拟抗争与非抗争的力量,同时也带进被观看的姿态及能量,将观者投射的回应加入建构作品整体。李慈湄首度尝试把语言讯息当作音乐处理,打破声音的直接联想,转换抗争现场中的声音。Helmi Fita透过空间各方的灯光烟雾,将观众纳进作品之中。制作人王序平表示:「团队全是独立工作者,大家的经历很类似,能互相支持,在美学上的追求也相近。」她代表远在巴黎不克前来的王世伟致谢词:「没有你们,我们只能在艺术创作的路上孤军奋战,在这个价值混淆的年代,创作像是一个深呼吸,让我们停下来,好好思索现实状态。」

《群众》对应著当下的时局变化,发展过程正是香港反送中运动最紧张的时刻。王世伟怎么看待自己与群众运动之间的距离?「我不是抗争者本身,但看到这些新闻,我被触动充满情绪,这回应到我在剧场中身为观众的位置,这种距离感一直在创作初期陪伴著我,也影响了演出一开始设定的观看距离,及作品上的美学距离:虽无法参与,但身在其中。」

「精采实践集体创作,充分运用空间潜能,由远观欣赏到近身相伴,邀请观众鼓起勇气面对社会运动中,幽微的个人生命情境,在激昂对抗与孤独压抑之间,召唤继续坚持的希望。」不落入政治表态窠臼,回应骚动的全球局势,体验并省思抗争之於个人与社会的意义。是《群众》的摘奖理由。白斐岚评述:「深刻呈现街头运动中关於自我与群众的种种辩证关系,是政治而非诉求,冷静而非冷漠,行动而不激动,让我们切身感受著那些在群情激愤间往往被忽略的,细微却真实存在的复杂感受。」

《委托制作X陈以轩个展》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王世伟《群众》2019 松菸Lab新主义 (王弼正 摄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1期 / 202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