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阅读社会的剧场XX野田秀树

四组关键词,一窥野田秀树的剧场魅力

The Character (野田地图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集编导演於一身的野田秀树,总能吸引当红明星演员的合作,针砭社会与回溯文化的关怀,在作品中展现无遗,而其作品的演出打破传统悲、喜剧二分法,用嘉年华似的绚烂、炫技式的夸张表演、口技般的高速台词,制造出欢快活泼的剧场气氛,但在高超炫目之下,其实埋藏深刻的哀伤,与日本社会黑暗扭曲的苦涩现实。让我们透过四组关键词,一窥野田式的无敌剧场魅力,从何迸发!

集编导演於一身的全能戏剧人,戏剧圈的不老顽童,也是现任东京艺术剧场总监的野田秀树,在日本戏剧界无人不晓。他从大学时代投入戏剧创作,四十年来维持每年一至两部新作的高产量,至今已累积六十余部作品。

在台湾,野田的一般知名度或许不如同辈的三谷幸喜,不过他的作品经常汇集当红演员的梦幻阵容,关切日本演艺圈的观众对他的大名应不陌生。到底他的巨大影响力和重要性从何而来?为何每次公演都能有全明星队似的豪华名单?底下从四项关键分别说明。

瑰丽宏大的本公演

天皇问题、社会批判、战争剧等社会文化省思

野田目前并未组织剧团,而是打著制作公司「野田地图」名义,每回召集不同卡司演出,主要的大型演出称作「本公演」。

本公演的代表作品众多,好比《赝作.盛开的樱花林下》、《潘朵拉之钟》、EGG、《逆鳞》等等,最大特色是以独创的多层次寓言风格,展现对日本社会文化、历史、战争的批判与省思。观众虽不见得人人看懂剧作家的深意,不过犹如「打翻百宝箱」般集结各式奇思妙想的独特风格、熟练的大场面调度,搭配上机锋处处逗人发笑的台词,令想看门道或看热闹的观众都能各取所需,获得震撼与满足。

因此,每回公演期间虽然都长达两、三个月,门票也不便宜,却总会在开卖瞬间秒杀。有时本公演连宣传内容都令人费解,不过「野田地图」的招牌便是品质保证,即便不晓得这回剧作家葫芦里卖什么药,总之先抢票再说!

《赝作.盛开的樱花林下》 (野田地图 提供)

小而精巧的番外公演

聚焦「非」写实的狂骚身体

为了尝试异於本公演、大舞台的创作方式,同时方便国际交流,野田另辟一系列的小型「番外公演」,由他亲自与外国演员合作演出。这些作品多为空舞台、少人数的表演,故事较短,道具简单,容易巡回。台湾目前已有剧团翻译并演出《赤鬼》和《THE BEE狂蜂》,皆是这类型的代表。

野田不太参与影视演出,近作多为惊鸿一瞥的友情客串,理由当然不是他无法做写实表演,而是觉得「什么都来不及端出来就结束了」,意犹未尽。野田自己发明一套演技,以便配合他充满奇想的剧本。演员必须一面奔跑,做出各种挑战人体极限的杂耍式动作,一面还要机关枪似地扫出一大串长台词,难有片刻静止。不同於常见的写实演技讲求自然,野田讲求速度感,以及从头到尾不能放松的高度张力。这种近乎「过剩」的演技,只存在於野田亲自执导的作品中,许多一线演员都抢著体验。近来野田在本公演的戏分相当有限,总是将光环让与他人,反倒是在番外公演上,更能清楚直击野田本人的演技发挥。

借镜传统艺能

堪比歌舞伎「扮演」的演技特技嘉年华

野田的非写实演技概念并非平空出现,在此先稍微岔题:日本歌舞伎中,有一项演出传统称作「女形」,以男演员来扮演女性角色。久而久之,女形成为歌舞伎的独门绝活,不再以模仿「真实的女性」为目标,重点反而转到「扮演」上。理由是女演员扮女性并不需要技巧,但男演员却要动员诸如化妆、服饰、演技甚至远近法等元素,用尽全力来说服观众。

歌舞伎女形为了「化身现实中不能成为的形象」而大幅动员,刻划出仅存在於舞台上的夸张、怪异却美丽的人物像,与野田的演技原理有共通之处。此外,这回在台湾上演的《滚啦》(注)也置入大量传统艺能元素,如能舞台的形制与歌舞伎的身段,更有许多奇怪浮夸、刻意为之的身体表现,诸如性别互换、迪士尼式、动漫式、人偶式,犹如一场非写实身体的特技嘉年华。

EGG (野田地图 提供)

八○年代的深刻影响

针砭时弊和探讨历史文化根源

野田崭露头角的背景,是八○年代日本的泡沫经济。由於企业的热钱流入艺文圈,大学生组成的小剧团大量产生,一时间风云汇聚,人才辈出。诸如三谷幸喜、鸿上尚史等人,都崛起於当时的学生剧团,与野田经历相似。好景不常,泡沫经济的结束相当不堪,不但经济崩溃,更有阪神大地震及奥姆真理教引发地下铁沙林毒气事件。天灾人祸带来强烈的终结与虚无感,令野田开始创作针砭时弊和探讨历史文化根源的作品。

多年以后,野田终於能面对自己青春岁月的八○年代,一口气连写三部作品,收录在《试著相信廿一世纪的剧本集》(2011)中。全书开篇的本公演The Character影射奥姆真理教事件,是一部令空气为之冻结的肃杀之作。夹在两出严肃大戏之间异色的喜剧小品,便是此番来台上演的《滚啦》。

这三部作品尽管题材各异,共通点是在气氛上,都能嗅到奥姆事件前后社会上狂躁不安的氛围;在内容上,都在诘问人与群体间的「信赖」为何物。本作《滚啦》呈现最基本的群体——家庭内的信赖崩坏,家人间互相猜忌、各有算计。本次演出的英文版更动大量细节,使之符合今日网路社会人手一机的样貌,也补上更多嬉闹与温馨的桥段,但剧中人物的躁动状态与怪异的坚持,在掀起诧笑之余,应该也令人坐立难安。

此外,虽说《滚啦》属於番外公演,却一反惯常的空舞台,以夸张色彩、奇装异服、诸多道具充塞空间。这些特性一方面与当今消费社会的物质过剩密不可分,另一方面也多少保留了作品最初呈现的八○年代底蕴。

综观野田的作品,他喜好打破传统的悲、喜剧二分法,用嘉年华似的绚烂、炫技式的夸张表演、口技般的高速台词,制造出欢快活泼的剧场气氛,但在高超炫目之下,其实埋藏深刻的哀伤,与日本社会黑暗扭曲的苦涩现实。他代表性的本公演作品,由於牵涉复杂的历史文化与文字游戏,翻译困难,目前台湾尚未引荐。观众或许较难体会到「剧作家野田」纵横自在、穿梭古今的剧本魔法,不过这回在两厅院实验剧场演出的《滚啦》,必能让观众从另一侧面大饱眼福,近距离目睹「演员野田」长达七十五分钟的满场演出,见证他亲身示范特殊且充满魅力的演技。

注:日文版原题《给我到外面来!》,指双方意见不合,到外面打一架解决之意。本次来台湾上演的是英文版,题目也随之更动,英文版原题为One Green Bottle

《逆鳞》 (野田地图 提供)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6期 / 2020年0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