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真假绝代 华丽转「声」/焦点人物

假声男高音贾洛斯基 闪亮的王子 当代的艳姬

假声男高音贾洛斯基 (Josef Fischnaller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天使般的纯净歌声、魔鬼般的眩人技巧,现年四十二岁的假声男高音菲利普.贾洛斯基,以精湛歌艺征服各地乐迷的耳朵。音乐学习起步较晚的他,因缘际会遇到伯乐与优秀的老师,加上自己的不懈努力,让原本尖锐、细小脆弱的高音慢慢增厚、圆润,终成今日舞台上闪亮的王子、当代的艳姬……

我在巴洛克音乐里寻找最原始的魔力 ——贾洛斯基

犹如希腊神话般的细致脸孔、天使般的纯净歌声,与魔鬼般的眩人技巧,卅一岁即获颁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的菲利普.贾洛斯基(Philippe Jaroussky),是当今国际乐坛假声男高音中,一颗闪亮稀有的珍珠。现年四十二岁的他,已经出道廿年,为了庆祝这廿年的演唱生涯,贾洛斯基出了一套三CD的金牌专辑,除了七首新单曲外,并收录了历年来的精华曲目;也出了一本长达一百七十页的访谈录《只有音乐才重要》(注1),娓娓道来他的平凡出身、非凡的演唱事业、与佛心般的音乐教育。而巴黎名人蜡像馆也在馆内竖立一尊他的蜡像;法国著名的《音域》杂志也以他作为封面风云人物,各大媒体电台纷纷采访他,听他成功背后的故事。

拥有众人「梦想的声音」,贾洛斯基这廿年来的成就并非偶然,套句次女高音芭托莉(Cecilia Bartoli)的话:「我知道我的歌声美,那是因为我努力让它美的!」由於起步得晚,再加上天生音量的不足,音质也平淡无奇,贾洛斯基只能靠后天不断的努力,让原本尖锐、细小脆弱的高音慢慢增厚、圆润,就像他自己说的:成为一瓶好酒后,听起来才能顺耳。比起十年前,现在的他可以多唱一个高音,在胸腔的音域也比较饱和,可以诠释他的阉伶偶像——卡列斯替尼(Giovanni Carestini,1704-1760)(注2)的某些艰难曲目(注3)。尽管如此,贾洛斯基对花腔的展现,在高音的应用音域mi跟sol之间掌握自如,再加上他高音的音色与童音相似,都是让他成功的关键。

从前从前有一个小王子

相对於其他演出家来说,贾洛斯基的音乐启蒙开始得很晚,因一位国中音乐老师贝尔唐(Gérard Bertram)的多元化教学,贾洛斯基才开始喜欢音乐。贝尔唐曾为他写了一首歌曲〈小王子〉,让他在当地的市立戏剧院登台演唱,这个美好经验一直烙印在他心中(注4)。也因贝尔唐的鼓励,贾洛斯基进入当地的市立音乐院 (Conservatoire de Sartrouville)就读,开始学习小提琴。但由於起步晚,加上第四根手指缺乏独立性,让他知道他永远不会成为顶尖的小提琴家。然而,上帝似乎为他安排了另一条路。在参加布隆涅音乐院小提琴入学考试失败的当天,他无意间与一位声乐学生闲聊。这位学生后来带他认识有名的假声男高音法比斯.狄.法勒勾(Fabrice Di Falco)。在听过法勒勾的音乐会后,贾洛斯基爱上这样的假声音质,再加上自己也喜欢以头声方式唱歌,十八岁的他决定转换跑道,朝向声乐发展,实现这些年来沉睡在他心中的愿望——当个舞台上的「小王子」。

廿一世纪的绝代艳姬

贾洛斯基於是跟随法勒勾的声乐老师妮可.法莉安(Nicole Fallien)上私人课。从发声练习到对歌词的诠释,从巴洛课音乐到佛瑞(Gabriel Fauré)的法国艺术歌曲,法莉安严谨扎实的教学,让贾洛斯基六个月后顺利考入巴黎地方高等音乐学院的声乐组,跟随著名的男高音拉布雷尼(Michel Laplénie)主修巴洛课音乐。然而,课堂上的学习,远不及亲自到法国国家图书馆发掘未知名的乐谱与手稿,此刻,他已经知道未来要走的路。一年后,贾洛斯基参加著名的假声男高音蓝涅(Gérard Lesne)的大师班,因他清亮的音质与轻盈的转音,蓝涅选中他一起录制史卡拉第(Domenico Scarlatti)的神剧《犹大王—赛德席亚》Sedecia(注5)。这一年是二○○○年,贾洛斯基只有廿二岁,还是音乐院的学生,就出版了第一张专辑。

若说蓝涅有慧眼,巴洛克戏剧界大师马勒奎(Jean-Claude Malgoire)与他的戏剧团「渡光」(Tourcoing),则是让贾洛斯基在歌剧舞台上,踏出了人生的第一步,演出蒙台威尔第(Claudio Monteverdi)的三部曲歌剧(Trilogie Monteverdi)。由於没有正式上过戏剧课,与马勒奎剧团的合作,让他学习到许多演出技巧与剧本诠释。一年后,贾洛斯基取得古声乐硕士文凭,隔年,他成立阿塔瑟斯古乐合奏团 (Artaserse)。

然而与乐团指挥家史毕诺西(Jean-Christophe Spinosi) 的合作,才是将贾洛斯基塑造成韦瓦第音乐代言人的关键。一九九九年,在芭托莉出版了《韦瓦第专辑》引起国际旋风后,贾洛斯基也搭了这股顺风车,与史毕诺西共同发行了数张韦瓦第音乐唱片。他发现「韦瓦第」是让新人快速窜红的好经纪人。若说韩德尔是陈年的波尔多好酒,韦瓦第则是冒泡的香槟——闪电快速般的音符、出色多采的旋律,在最繁重的乐种里,使用最精简的音乐素材,可说是「极限音乐主义」的始祖,也因此最容易获得现代人的掌声。

当艳姬遇见女神

二○○八年,贾洛斯基赢得德国最令人瞩目的「古典回声」年度新人歌手。受奖当天,贾洛斯基必须演唱一首曲子,不巧的是那天他生病,几乎是失声状态,只能靠阿斯匹灵来减缓症状。在排练时,台下坐著同样获得年度最佳歌手的芭托莉。贾洛斯基坦承,在自己的偶像面前,唱全世界最艰难的阉伶曲目,而且还是以现代乐团编制来伴奏,只能咬紧牙硬著头皮上阵。排练结束后,芭托莉悄声跟他说:「我要跟你提议点东西。」就这样,二○一○年,他与芭托莉在巴黎普蕾耶勒音乐厅(Salle Pleyel)一同登台演出韩德尔的《凯萨》。此后,两人不论在舞台或是在唱片上皆有多次的合作经验(注6),而也因芭托莉,让他踏上国际舞台,「芭托莉是女神,是真正的歌唱女神,舞台上跟她排练一次,胜过十年的戏剧课。」贾洛斯基如是说。

佛心般的音乐教育

贾洛斯基出生於巴黎郊区一个平凡的家庭(注7),他的父母,尤其是在得知他的性向爱好后,始终支持与包容他。三年前,他的父亲因胰脏癌去世,他开始思索人生的价值。他知道这辈子与他的同志爱人勒忽(Sébastien Leroux)是不会有小孩的,两人於是决定共同创办「贾洛斯基音乐学校」(注8)来培养教育更多的孩童。藉由申请政府经费与获得私人财团的补助,音乐学校每年招收廿五个七到十二岁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提供免费的音乐课程与乐器;另外也提供廿五个名额,帮助十八到卅岁有才能的年轻人成为职业音乐家。

一路走来,贾洛斯基觉得自己很幸运,一直有对的人出现在对的时间帮助他,启发他,并引导他。他也希望将这股正能量传承下去,期许在未来的廿年,与音乐学校的青年学子一起创作更多美丽动人的音乐。

注:

  1. Philippe Jaroussky : Seul compte la musique, conversation avec Vincent Agrech, Paris, Editions Papiers Musique/Humensis, décembre 2019.
  2. 贾洛斯基曾以他作为硕士论文题目,2007年并出了一张专辑《卡瑞斯提尼:阉伶歌手的故事》Carestini. The Story of a Castrato(Porpora, Haendel, etc.), Le Concert d’Astrée, dit. E. Haïm, Erato 2007.
  3. 如韩德尔歌剧《阿尔馨娜》Alcina里的〈在岩石洞穴里Sta nell’Ircana pietrosa tana〉(www.youtube.com/watch?v=iZLCesMpqeY)。
  4. 当年的演出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www.youtube.com/watch?v=CzpjdfywTgA
  5. 贾洛斯基演唱赛德席亚之子伊斯迈勒(Ismaele)一角,这张唱片可在诚品书店找到(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4116362486146)。
  6. 如贾洛斯基参与芭托莉的专辑《任务》(2012),芭托莉也在贾洛斯基的专辑《法里内利》(2013)参一脚。
  7. 贾洛斯基的父亲是在水泵公司的上班族,母亲负责家务。在贾洛斯基身上其实有著四分之一的俄国血统。1917年俄国大革命,他的曾祖父从圣彼得堡逃亡到法国,在巴黎相识同样逃难的曾祖母,两人於是在法国落地生根。然而「贾洛斯基」这个带有浓浓俄国味的姓氏却是与他们无关,而是误打误撞来的。当贾洛斯基的曾祖父逃入法国边界时,人家问他叫什么名字,他用俄语回答:「我是俄国人(ya-russky),结果他的身分证姓氏栏上就被填了Jaroussky。
  8. 关於此学校的详细介绍,可参考academiejaroussky.org/。

人物小档案

◎ 1978年生於法国北部的伊夫林省(Yvelines)。

◎ 2000年发行第一张唱片,2001年取得巴黎地方高等音乐院古声乐文凭。

◎ 四度获得法国古典音乐最佳抒情演唱奖(2004、2005、2007、2010)。

◎ 2008年赢得德国古典回声年度新人歌唱奖。

◎ 2009年获颁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6期 / 2020年0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