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Special | ARTalks

不用照片,我们如何思念一个人,也关於我们为何作剧场

余彦芳在大纸上以自己为本,画出父亲的身形。 (陈艺堂 摄 黑眼睛跨剧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消失三》优秀之处,在於能「从比喻中再生比喻,从画面再生画面」,白布加上(站立的)静止人物,有了蜡像隐喻之后,接下来,彦芳钻入白布里头,观众慢慢下台回座。隔著白布,隐约只见彦芳身形,白布加上(躺卧的)静止人物,有了死亡的隐喻,而后,白布底下灌入风,一人拉住白布一角上下甩动,整片白布化作波浪,一波、一波、一波,又是一个时间与消逝的比喻。

《关於消失的几个提议Ⅲ》

11/22~24  新北板桥 舞剧场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5期 / 2020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