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疫扰大地,「艺」勇前行

病毒肆虐、肺炎蔓延之际 强调与观赏者同场共感的表演艺术 不可避免地成为重灾户 如同十七年前的SARS 入场量体温、观众戴口罩 停演、延期……场景重演的当下 在全球化的今日 灾情可说是雪上加霜   在此非常时期 表演艺术界如何因应? 政府提供了哪些援助机制与纾困政策? 公立场馆又提供了哪些应对协助方案?   这一波疫情 是否也是台湾表演艺术圈自我体检的一个时机? 面对未来,思考存续、又有哪些是可借镜或是开拓的可能? 就让我们「艺」勇前行,携手度过这漫漫的艰难时刻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瘟疫关上剧场之门 继续生存的大哉问 表演艺术产业,疫情下如何度难关?(上)

十七年前的SARS,重创过台湾的表演艺术产业,但表演团队挺了过来,而当下正热烧蔓延的武汉肺炎,在时空条件变换之下,为表演艺术带来的是更严峻的寒冬,我们又将如何应对?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现实中,虽有文化部与各场馆的纾困方案与协助,与除了有与其他行业面临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艺术产业更有其本质性的脆弱体质,如何活下来,继续让人们可以享有艺术的动人力量,是所有从业者必须面对与思考的严肃课题。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瘟疫关上剧场之门 继续生存的大哉问 表演艺术产业,疫情下如何度难关?(下)

十七年前的SARS,重创过台湾的表演艺术产业,但表演团队挺了过来,而当下正热烧蔓延的武汉肺炎,在时空条件变换之下,为表演艺术带来的是更严峻的寒冬,我们又将如何应对?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现实中,虽有文化部与各场馆的纾困方案与协助,与除了有与其他行业面临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艺术产业更有其本质性的脆弱体质,如何活下来,继续让人们可以享有艺术的动人力量,是所有从业者必须面对与思考的严肃课题。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疫情肆虐下 一探剧场未来 访国家两厅院总监刘怡汝

肺炎疫情袭来,以现场性为本质的表演艺术更是重灾区,现今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已建议停办「百人以上室内活动」,更多演出面临停演抉择。作为台湾表演艺术界重要场馆的国家两厅院,一举一动都是其他单位的参考指标,艺术总监刘怡汝指出,除了透过疫情期间特别方案,以配套措施让表演艺术圈获得喘息、以协力方式让团队延续创作活动外,她也觉得这次疫情正是表演艺术界自我体检的机会,可同时思考未来剧场的欣赏模式与可能性。

PAR / 第327期 / 2020年03月号

TT不和谐2019 「历史的返视、评论的在场」第五讲

2019年剩下四天就过完了,作为本年度不和谐开讲的最后一场,现场的长桌被摆成一个快要成为圆形的多边形,讲者与来者纷纷找到自己的位子,彼此围坐。今天要谈的是「乐评」。

PAR / 第327期 / 2020年03月号

TT不和谐2019 「历史的返视、评论的在场」第四讲

TT不和谐开讲进入第五年。过去较常被关注、讨论的是市场端跟创作端,而今第一次以「评论」为题,马拉松式地在十一月的每周三晚上固定聚会。表演艺术工作者们共同从不同年代、不同角色位置,来重新审视评论书写这一门「艺术」,以及它天生无可抵挡的多重矛盾性。 第四场以圆桌共谈为目标来进行评论的评论,邀请讲者郭力昕、黎家齐、汪俊彦、吴思锋,反刍前几场内容并分享他们的所思所想。

PAR / 第327期 / 2020年03月号

TT不和谐2019 「历史的返视、评论的在场」第三讲

降雨冬夜,气温约廿度,社会创新实验中心一楼广场举办饶舌歌竞赛,音浪声不断,2019「不和谐开讲」迈入连续第三周。表演艺术评论台站长纪慧玲开场,表示凄风苦雨、外头有歌唱大赛的夜晚,讲座内容考验同时参与者体力与脑力。今夜上下半场题目分别具聚焦与发散性质,前者由徐玮莹主讲、苏威嘉回应「舞评论/述之自由与不自由——以舞剧场《自由步》舞评为例」;后者为由傅裕惠主讲、周慧玲回应「评论的历史性/在场性」。

PAR / 第327期 / 2020年03月号

TT不和谐2019 「历史的返视、评论的在场」第二讲

主持人纪慧玲开场先介绍讲座活动与今天的讲者,这次筹备「评论的历史」回顾讲座时,主要回顾的文本群为《民生报》「民生剧评」、《PAR表演艺术》杂志(以下简称「PAR杂志」)与「表演艺术评论台」。发现除了王墨林,陈雅萍也是从1990年代持续书写评论到今天,跟台湾舞蹈创作、生成、发展有一定的关系,因此邀请陈雅萍谈舞评人的评论史,以及如何看当代舞评人的养成。

PAR / 第327期 / 2020年03月号

TT不和谐2019 「历史的返视、评论的在场」第一讲

2019年TT不和谐开讲,以「历史的返视、评论的在场」为题,由表演艺术评论台策画,并与《PAR表演艺术》杂志合办。表演艺术评论台台长,也是本次主持人纪慧玲,因表演艺术评论台自2011年开台所累积的大量评论书写,促使其不断思考这样的「过量生产」是否有产生实质意义?无论是对评论者、对创作者、对文化政策或是对艺文生态,是否确有产生影响?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虚实之间,悲喜内外 阅读社会的剧场XX野田秀树 从日本社会事件到瑰丽创作下的感伤

真实与虚构,确实是两个语意、意涵相左的词汇与概念,却在剧场、电影、电视剧、文学等创作里找到连结的位置;也就是,创作者如何在不同类型的作品里,既重写真实世界所发生的种种,又於虚实交错的枝节蔓生里,反映出我们在所谓真实里所难以言道、或纠结於心的悲喜杂揉。 今年,国家两厅院TIFA台湾国际艺术节邀请日本小剧场第三世代最具代表性的剧作家、导演与演员野田秀树,带来他面对自己青春岁月的八○年代所写下的英语剧《滚啦》One Green Bottle,用绚烂夸张的表演与高速台词,制造欢快活泼的气氛,埋藏深刻的哀伤,与日本社会的扭曲、苦涩;而其创作的远因,是阪神大地震及奥姆真理教引发地下铁沙林毒气事件,带来强烈的虚无感。 因此,本期企画将打开日本的社会事件,追溯其传统剧场的历史,再到近年的影视作品,如何将这些事件重新捕捉;最后,切入野田秀树的剧作风格、经历,与《滚啦》进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