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艺评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微光下的阴影启示

以乐曲为中心,事件一层层推进连动,某方面来说,汉斯.季默的音乐在此出剧作处理的是时间性的向度,以听觉展陈将视觉画面带入叙事的残余,彷如一场催眠仪式般反覆启动一幕幕原本停格的事件画面,藉此打破线性时间的性质,形成一种内在时间的观看。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无力的语境 失能的脉络

《鞍》或许是在对自己血脉中的胡撇仔精神进行正反辩证,试图建构一个工整的「拼贴世界」,然后再自行拆解:「难道胡撇仔真的需要被整理并且重新建构一条准则吗?」如此看来,《鞍》便得到了新的当代意义。意即以戏剧语境、美学形式的构筑与拆卸,后设性地探讨胡撇仔剧种的「精神」。复杂的混搭形式、无法臻於完美的脉络,拼贴的语言,异文化的植入,都在在展现了属於胡撇仔该存在的「野性」。

PAR /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合折子为全本,析勇将之情性

从第一场〈啮臂别母〉以降,曾汉寿所饰的吴起合北曲的跌宕雄浑、但又有南曲以悠缓达成情感积累之效,使浑厚唱腔利於表述人物生命的诸多情怀,让整体演出节奏在明快当中,仍能达成抒情的特质。而第二场〈杀妻求降〉中,郭胜芳所饰的田氏女在诉说家世背景与婚姻期待时,则展现出旦角的柔美身段与水磨曲韵,虽然并非主角,但与吴起相对照,此刚柔并济的演出特质,已足使昆剧在演出上达成传统与新变的平衡。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平易近人的文化推广

由戏剧带入文化,再推广历史,也许只能让观众了解到冰山的一角,但平易近人的呈现方式,反而更打动人心。文化或历史的推广不见得需要大制作或名人加持,不论是放在剧中的阿波舞,或是藏在幕后现场演奏的日本传统乐器,52PRO!的用心,也值得台湾制作团队借镜。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当表演不作为舞台里的主角

《惊园》透过装置及视觉建构以其独特的叙事方式,并透过跨文化/跨形式,不同元素的调度达到舞台呈现上的均衡,进而对剧场的概念本身提出诘问。而考量马文的专业背景,或许表演在《惊园》里的「被稀释」也是可以理解的。无论如何,《惊园》绝对是一个值得一看的优秀作品,在跨界已成显学的今日艺坛,《惊园》对表演形式的叩问确实给出了一个令人惊艳且振奋不已的答案。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遗失的拼图

「致亲爱的孤独者」以女子的视角串起故事的起承转合,试图以角色面临的孤独与困境,带领观众正视内在的自己,并试图带领观众进行一场反思的旅程。或许,我们都在试图拼凑著属於人生的拼图,也试图於其中完满那原本遗失了的角落……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挤与不挤的空间

在遇见彼此前,剧中角色们被过去的一切推到了现在,眩晕地问著:是怎么一回事?但藉著重述、聆听故事,颠簸、破碎的关系得到某种圆满的可能。整出剧像是续写著未完,帮过去觅得现在。在有点挤又不太挤的车内,司机乘客共同疗愈,但也让人不禁想问:所谓完满,难道不也是一声「啊,事过境迁,也就只能这样了吧」的轻吁。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欲望的纠葛,礼法的崩坏

礼乐的崩解,是出自於个人欲望无止尽的探求,但在这之中总有人固守礼法,如宣姜怨太子「拘束讲人伦,莫敢越礼逾法」,是「脸上写著『仁孝』二字的可怜虫」,一如文姜嘲讽鲁桓公是不知情趣的「鲁男子」。但愈是固守标举,则愈彰显礼法的失落,也嘲讽了礼法人伦的拘束性与在面对人欲时的脆弱。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被压抑的唏嘘

《穷人的呼声》透过工作坊的培力与呈现,有意图让平常被压抑的移工,在公共空间主动抵抗权威与歧视,冲淡劳动阶级与族群意识。可惜在於,创作者在剧中所呈现的劳动现场极为片面,即便其有意点出每个职业在不同环境中,备尝各种艰辛,并欲透过移工迁徙的路径连贯场景,但创作者却用粗糙、单一手法直接拼凑,反而难以看见多种被压迫者的面孔,重叠桥段、戛然而止的转折导致批判的声响被碎裂化而渐弱。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众身体的植被:《极相林》作为一种生成X舞蹈

这是一出关於生成的舞蹈,但却不由雀跃的手足所庆祝,而是被舞者匍匐、搁浅於舞台上那不良於行的拍击声响歌颂著。或者,如时而闪现於舞台上的绿色光束,既是与肢体角度相互折射的藤蔓,同时也是刺穿身体、使之无法动弹的标本针。何晓玫作品的问题正於此展现――舞蹈如何作为拒绝与摆脱意志加诸於身体的表达?